3605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清雍正 粉彩春梅靈芝盌《大清雍正年製》款
delicately potted with deep rounded sides supported on a short foot, the exterior superbly and meticulously enamelled with two gnarled prunus boughs, one painted in brown with a forked trunk and windswept to the left, its knots, burls and uneven surface finely accentuated with darker tones of brown, depicted issuing pink buds and blossoms, the latter revealing exquisitely dotted yellow stamens, the other smaller grey bough similarly rendered gnarled and extending to the right across the vessel, issuing creamy buds and blossoms, the lush scene further portrayed with two lingzhi blooms growing near the turquoise-flecked boughs, each layered bloom skilfully highlighted with varying and transmuting shades of purple, the base inscribed in underglaze blue with a six-character reign mark within a double circle, wood stand
10.1 公分;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倫敦佳士得1964年6月29日,編號170
弗雷德里克.奈特收藏
香港蘇富比1982年5月18日,編號43

相關資料

如花韶華:粉彩春梅靈芝盌
薛好佩博士

本品典雅婉约,從中可見中國傳統對花卉之欣賞態度,以及背後繁複多面之含義。四時花卉,芬芳秀麗,營造氣氛,同時傳遞自然生態及季度變化,乃自然規律及節奏之符號象徵,因此,花卉在中國藝術當中地位顯著。唐代杜秋娘(約公元825年卒)〈金縷衣〉曰:「花開堪折直須折,莫代無花空折枝」1,勸少年珍惜光陰,欣賞自然世界美好事物,從中可見古代文人視花卉為自然之代表,見證時日變化。

群芳之中,梅花常見於傳統藝術,象徵冬季,預示春來。嚴冬之際,萬物沉寂,草木花卉尚未發枝,冬雪遍地,唯梅花獨放,故此世人愛其刻苦耐寒,形態高雅,蘊籍謙遜。杜秋娘〈金縷衣〉以金縷華衣比喻名利,規勸少年人勿貪名利,應把握光陰,欣賞自然。中國文藝,常為簡單事物注入豐富想像,寓意美好吉祥。松、竹、梅並稱歲寒三友,梅、蘭、菊、竹則謂四君子,象徵高潔。梅芝並置,則甚鮮見。

雍正帝美學觸覺敏銳、品味獨到而喜愛傳統中國紋飾,同時追求品質卓越,本品正屬臻絕之例。本盌梅花紋飾畫意盎然,淨白及粉紅為主色,梅枝無葉,暗示梅花冬季綻放,意寓長壽、萬象更新。2 梅枝癭瘤喻高壽,嫩芽花苞發自禿枝,生氣盎然。新舊對比,突顯冬往春來。

如前所述,畫匠以靈芝入畫,別具深意。靈芝色呈紫棕、表面滿佈皺痕,形狀粗短,外表不足稱美,卻屬最受歡迎中國藝術紋飾之一。傳統認為,靈芝乃仙草,長於仙際,能予凡人身心能量,食聖山靈芝,如聯繫自然。道教對靈芝尤為重視,仙家神農的圖像更多飾有靈芝滿籃,足見瑞芝深入民心。

本品靈芝紋飾,寄托追求長青之願望,與杜氏〈金縷衣〉及道教長生之說互相呼應。雍正帝奉行道教,熟讀古籍,對〈金縷衣〉亦應非常熟悉。再者,《唐詩三百首》僅杜氏一人為女性,故此可推斷〈金〉詩頗受皇帝重視。

梅芝之飾,製作時間早於較為人熟知的梅竹雙清靈芝或桃樹茶花的配搭。比較一例,尺寸較小(直徑9.2公分),外壁繪淺粉紅梅花靈芝,內壁則繪三花盛放,或為本品之靈感來源。該品屬清宮舊藏,曾展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琺瑯彩.粉彩》,香港,1999年,圖版70(圖一)。梅竹靈芝紋飾可參考日內瓦鮑氏收藏一雍正對例,尺寸稍大,署款,載於約翰.艾爾斯,《Chinese Ceramics in the Baur Colllection》,日內瓦,1999年,編號A 590及A 591(圖二),同書並載一對盃例,前述出處,A592及A593(圖三)。艾爾斯論鮑氏收藏盌例時,提及這盌,指此為日內瓦所藏的近例。另一梅竹靈芝盌例,尺寸較大(圖四),曾屬英國高級專員 William Kenneth Slatcher C.V.O.(1926-1997年)收藏,售於巴黎蘇富比2016年6月23 日,編號93。鮑氏收藏還有一盤,繪梅花、桃花及茶花紋飾,伴以翠竹,前述出處,載於A589及封面。

此盌花卉紋飾,隱有正統派清六家之一惲壽平(1633-1690年)的繪畫風格。清六家除惲壽平外,尚有吳歷 (1632-1718年)、王時敏(1592-1680年)、王鑑(1598-1677年)、王翬(1632-1717年)及王原祁(1642-1715年)(後者又合稱四王),承文人畫家傳統,風格宗旨深受晚明董其昌(1555-1636年)影響,著重筆法技巧,用墨謹慎含蓄,以展示畫中主題事物之美。惲壽平乃中國首位採用寫生技巧及風格之畫家,作品之像真神似,前無古人,亦冠絕同儕。《惲壽平摹古冊》花卉畫作以礦物顔料鉛白配粉紅,風格與本品梅花相近,兩枝梅粉紅與雪白相對,色澤透亮,表現春季盛開花朵之嬌嫩秀雅。

本盌來源顯赫,曾屬著名中國藝術藏家弗雷德里克.奈特收藏。他活躍於歐洲,乃荷蘭保險業富商、二十世紀重要中國藝術藏家亨利.奈特(1971年卒)侄兒。據 Roger Bluett 述,亨利.奈特首先集成十八世紀歐洲瓷器收藏,再從父訓入藏中國風格瓷器,於海牙斯海弗寧恩公寓之內陳設收藏,1954年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亞洲藝術展,策展人 Jan Fontein 挑選奈特收藏多件中國藝術品,典藏因而為世所識。3

據朱湯生指,弗雷德里克.奈特與大維德爵士、迦納爵士、瑞典王儲古斯塔夫六世.阿道夫及亨利.奈特等歐洲中國藝術鑑藏家同期。弗雷德里克年少時經常到訪伯父家,因而認識中國藝術。他後來更承繼伯父中國藝術收藏三份之一,由此可推斷二人關係密切。他於1960年代晚期開始建立個人收藏,購入多件唐至清代瓷器。香港蘇富比1982年5月呈獻其收藏之專場拍賣,朱湯生為拍賣圖錄撰寫引言,評論收藏涵蓋各式珍器,每品皆精心細選,本盌正屬其中。收藏當中每品均為佳例,有助認識該款藝術品之特色,研究價值極高。4 弗雷德里克為人行事出眾,明辨善鑑而用心收藏,是次呈獻清雍正粉彩春梅靈芝盌,極能反映他對十八世紀中國宮廷藝術之品味及認識。

1 英譯見梅維恒,《The Shorter Colombia Antholog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Literature》,紐約,2000年,頁114。梅維恒表示,詩中金縷衣代表仕途榮譽。
2 見周方,〈Symbolism in Chinese Porcelain〉,《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1962年夏,頁24。
3 Roy Davids 及 Dominic Jellinek,《Provenance. Collectors, Dealers and Scholars: Chinese Ceramics in Britain and America》,倫敦,2011年,頁276。
4 朱湯生,〈前言〉,《The Frederick Knight Collection Catalogue of Important Chinese Ceramics and Lacquer》,蘇富比,香港,1982年。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