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3
3653
清乾隆 窰變釉梅瓶 《大清乾隆年製》款
前往
3653
清乾隆 窰變釉梅瓶 《大清乾隆年製》款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清乾隆 窰變釉梅瓶 《大清乾隆年製》款

來源

Gardner 先生於1908年入藏,後於家族傳承
紐約蘇富比2008年9月17日,編號496

相關資料

梅瓶豐肩斂腹,線條流暢優雅,突顯窰變釉鮮亮、流動之特色。宋代名瓷鈞窰,釉色典雅,廣得後朝仰慕,清雍正、乾隆二帝尤為鍾愛,命御窰督陶官唐英(1682-1756年)傚仿燒製。

清代御窰造瓷技術高超,得以成功重現宋瓷釉色,可見一斑。唐英竭力仿製鈞釉,雍正七年(1729年)派助手吳堯圃帶同藝匠往鈞州,造訪當地匠人,調查鈞窰器釉料製法。雍正十三年(1735年),唐英刻《陶成紀事碑記》述,御作坊按鈞釉創製最少九種釉色,其中五款按清宮珍藏、特送至景德鎮作坊之宋代鈞瓷研製。景德鎮御窰研製仿鈞釉,工藝之巧,創思之妙,從此等記載可見。

景德鎮創製仿鈞釉色,耀眼炫目,得時人讚賞更勝宋鈞,1815年,藍浦《景德鎮陶錄》,載「釉具五色,有兔絲紋,紅若胭脂朱砂為最,青若蔥翠,紫若墨者次之……此窰……多黃沙泥坯,則器質不佳。古說特就古鈞器言之耳,若今鎮陶所仿鈞器,土質既佳,瓶缸尤多美者。」(柯玫瑰,〈Jun Wares and their Qing Dynasty Imitation at Jingdezhen〉,《The Porcelains of Jingdezhen. Colloquies on Art & Archaeology in Asia No. 16》,倫敦,1992年,頁155)。

藍氏比較宋代鈞釉與清代仿鈞釉成色,然二者成分相異,燒造程序亦是大相逕庭。宋鈞釉色是依燒造時瓷窰內化學反應而生,清代仿鈞釉則以三釉相混傚之,後者細緻胎骨更襯得釉色鮮明耀眼。

窰變釉梅瓶,並書乾隆年款者甚為罕有,暫得樓舊藏一例,現藏上海博物館,錄於《暫得樓清代官窰單色釉瓷器》,香港,2005年,圖版49;另二類例藏於懷海堂,展出於《機暇清賞:懷海堂藏清代御窰瓷缾》,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2007年,編號69、70,同錄唐英〈陶冶圖〉局部,描繪二窰變釉梅瓶。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