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9
3649
明永樂 鎏金銅綠度母坐像 《大明永樂年施》款
前往
3649
明永樂 鎏金銅綠度母坐像 《大明永樂年施》款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明永樂 鎏金銅綠度母坐像 《大明永樂年施》款

相關資料

依據傳統,永樂時期的宮廷藝匠隱匿其名,他們所製鎏金佛像,鑄造精緻,鎏金豐厚,被視為佛教重器。烏爾裡希.馮.施羅德在《西藏佛教雕塑》記錄了四十五尊西藏寺廟帶「大明永樂年施」之永樂鎏金銅佛像,香港2001年,卷2,頁1237-1291。永樂年間,明成祖朱棣(1360-1424年),致力於強化與西藏宗教領袖之間的關係,造像以供施西藏宗教領袖或寺廟,是以現仍有佛像供存西藏。

永樂鎏金佛像的風格,可以追溯至奉藏傳佛教為宮廷信仰之元代。一件十四世紀早期杭州寺廟的木刻版畫,提供了中國佛教藝術全新風格的證據見 Heather Karmay,《Early Sino-Tibetan Art》,沃明斯特,1975年,頁47-50,圖版26、29及30。在些版畫中諸尊溫柔微笑的面容,飽滿圓潤的軀體,下承多層寶座,反映了當時紐瓦爾(Newar)的藝術風格,深受西藏地區的喜愛,經由著名工匠阿尼哥(Aniko,1244-1306年)將此風格引入中國。在永樂時期幾乎均用類似圖像為藍本,例見史博曼舊藏釋迦牟尼佛坐像,售於香港蘇富比2006年10月7日,編號808,以及大英博物館所藏近例,圖載於 Wladimir Zwalf,《Buddhism: Art and Faith》,倫敦,1985年,編號305及封面內頁。

綠度母是佛教之救世菩薩,協助佛徒超脫生死輪迴。根據西藏神話所述,觀音菩薩因憐憫眾生苦難而流下的淚水積累成湖,湖中蓮花現出「蘊含百萬朵蓮花典雅」之綠度母菩薩相(達賴喇嘛一世對綠度母菩薩的論述錄於 Glenn H. Mullin,《Mystical Verses of a Dalai Lama》,新德里,2003年,頁57)。永樂宮廷崇拜綠度母的熱誠並不亞於西藏善信。據典藏出版記錄,永樂年製鎏金銅綠度母造像至少有十尊存世。Usher P. Coolidge 故藏一尊,錄於 Heather Karmey,前述出處,頁88,圖版56。芝加哥藝術學院藏一品,錄於烏爾裡希.馮.施羅德,《西藏佛教雕塑》,香港,1981年,頁517,圖版144D。鴻禧美術館藏一品,錄於史彬士,《金銅佛造像圖錄》,台北,1993年,頁111,圖版48。蘇黎世瑞特堡博物館 Berti Aschmann 基金會收藏二品,錄於 Helmut Uhlig,《On the Path to Enlightenment: The Berti Aschmann Foundation of Tibetan Art》,蘇黎世,1995年,頁146-148,編號92-93。西藏寺廟又存二尊,錄於烏爾裡希.馮.施羅德,上引著作,頁1276-8,圖版536C-6F。北京故宮博物院且有收藏,見《明永樂宣德文物特展》,北京,2010年,頁247,圖版120。史博曼藏度母,則在2006年10月7日於香港蘇富比出售,編號806。另見一拍賣近例,原屬東京大倉集古館所蓄,曾展於《曼荼羅の世界-玉重コレクション.チベット仏教美術》,東京,2005年,後售於紐約蘇富比2014年3月19日,編號86。

這些永樂造像各具鮮明特色,充分展示永樂造像的原創性及多樣性,卻又符合宮廷作坊標凖。此尊慈相細膩溫柔,風格與史博曼舊藏及北京故宮所存相近,而尺寸較大的兩尊 Aschmann 藏品則比較嚴肅,而 Coolidge 作例則較圓潤親切。然前述所有綠度母造像,塑造和鎏金工藝盡皆完美,一概配以永樂年製典型的珠飾和蓮花瓣座。本品所塑綠度母,化身為氣質細膩的女菩薩,其雙手渙散慈愛與悲憫,展現永樂宮廷藝匠之鬼斧神功,使人深切感受到菩薩普度眾生之大慈悲。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