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9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明永樂 青花折枝靈芝紋石榴尊

來源

香港蘇富比2000年10月30日,編號101

出版

《香港蘇富比三十週年》,香港,2003年,圖版240
朱湯生,《中國瓷器—莊紹綏收藏》,香港,2009年,圖版8

相關資料

青花寶瓶永樂典範
康蕊君

此石榴尊器形極罕,製於景德鎮,卻僅只永、宣二朝。兩帝篤信佛教,力興其事,石榴尊之燒造與此或有關聯。永樂一朝,佛教題材作品上,多見器形與此近似之瓶,盤口及圈足較高,同飾蓮瓣,頸且綴三聯珠或寶珍,卻以花卉代替折枝靈芝,垂掛飄帶,頂飾三重火焰寶華,展現藏傳佛教八寶祥瑞之「寶瓶」形象。「寶瓶」象徵無盡,寓意福智圓滿。此類寶瓶圖案見諸明永樂戧金漆經板;參考抱一齋舊藏經板,售於香港蘇富比2014年4月8日,編號38()。

石榴尊折沿向下延伸,器形獨特,中國瓷器鮮見。所飾紋樣亦甚獨特,瓶腹飾折枝靈芝,配綴寶珠及蓮瓣紋,或因其口與石榴萼冠相近,在中國此器型謂之「石榴尊」。此造型與年代較早之瓜棱瓶有相通之處,但其口沿不及石榴尊突出,足且外撇。參考四川彭州金銀器窖藏中一瓜式銀瓶,現藏彭州博物館,錄於《彭州宋代金銀器窖藏》,北京,2003年,彩圖版42,頁125,圖167。

此類青花石榴尊,有無款及書宣德年款者。永、宣二朝所出之器,常有局部之異,石榴尊也非例外。朱湯生在《中國瓷器—莊紹綏收藏》論及此尊時,指有款者之器型與無款者有別,無款例口沿下彎弧度稍大,頸稍短,底素胎呈弧狀;而落款者口沿下彎弧度稍小,頸略長,底施釉且呈階梯狀(前述出處,頁52)。

一無款類例,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展並錄於《明代宣德官窰菁華特展圖錄》,台北,1998年,編號13。參見北京出土例,現存北京首都博物館,刊於《首都博物館藏瓷選》,北京,1991年,圖版103。又見吳賚熙舊藏兩相似例,售於倫敦蘇富比1937年5月26日,編號31及32,前者入 L.F. Hay 上校收藏,後再在1939年6月16日倫敦蘇富比易手,編號106,後者則納入大維德爵士典藏,現存倫敦大英博物館,與下文提及之琵金頓舊藏並錄於 Margaret Medley 專文〈Regrouping 15th Century Blue and White〉,《東方陶瓷學會彙刊》,卷34,1962-63年,圖版9。H.R.N. Norton 典藏且有一例,售於倫敦蘇富比1963年11月5日,編號163,曾展於《Mostra d’Arte Cinese/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多奇宮,威尼斯,1954年,編號630。

形制相約、落宣德年款之例,則可參考北京故宮博物院清宮舊藏與北京國家博物館二尊,前者錄於耿寶昌編《故宮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北京,2002年,卷1,圖版100,後者見《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文物研究叢書:瓷器卷.明代》,上海,2007年,圖版33;Derek G. Ide(1979年卒)舊藏一例,後入羅傑.琵金頓(1928-1969年)寶蓄,售於香港蘇富比2016年4月6日,編號19(圖二)。

器形相類但年代較晚之掐絲琺瑯瓶,或嵌寶珠,可能受明初石榴瓷尊所啓。參見一幅天啟皇帝宮廷畫像,其左側繪一掐絲琺瑯例,展於《Power and Glory: Court Arts of China’s Ming Dynasty》,亞洲藝術博物館,三藩市,2008年,頁262,編號149。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