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2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清乾隆 御製黃玉浮雕螭龍圓方雙聯瓶

來源

趙從衍(1912-1999年)收藏
紐約蘇富比1987年10月9/10日,編號186
香港蘇富比1999年11月1日,編號566

展覽

《博古存珍:敏求精舍金禧紀念展》,香港藝術館,香港,2010-2011年,編號216

出版

《香港蘇富比三十週年》,香港,2003年,圖版374

相關資料

天圓地方:御製黃玉螭龍雙聯
薛好佩博士

本品工藝精湛,創思新穎,以碩大黃玉製成螭龍雙聯瓶,寓意吉祥,並切合當時品味。高浮雕威猛祥龍,並琢八小螭龍遊於如意雲間。此雙聯瓶,一面為琮、一面為管,波濤圍繞瓶身,生動巧緻。淡黃玉包漿光滑,玉匠隨形雕作,利用原石褐色,營造畫面栩栩如生。

本瓶之形,一方一圓,與流水祥雲、生動螭龍相映成趣。古籍記載有天圓地方之說,而此瓶揉合方圓,乍看之下,似是簡單設計,其實涵義豐富。瓶身祥龍,比喻皇帝,配合構圖,展示天子無上聖威。而螭龍遊石而上,穿越波濤,似力爭上游,繼承帝位,擁皇權、耀天威。

如欲理解本瓶隱藏涵義,可先研究方圓二形於中國藝術之重要地位。最早期之圓形器,其中一式為玉璧,早見於中國東北及東部紅山(約公元前3800-2700年)及良渚(約公元前3400-2250年)文化貴族古墓。據《周禮》,統治者當「以蒼璧禮天,以黃琮禮地」。1 雕琢完美圓形殊不輕易,或因如此,玉璧深受珍重。古人有天圓地方之說,今人則以圓形為團圓善美,此概念受道教思想影響甚深。道教陰陽太極圖,代表陰陽互抱互濟,和諧合一。

方形邊線平直、棱角尖銳,代表規條法規,與圓形成對比。方法者,正確之法也。正方,意指正而方,言行方正,即形容道德正直。本瓶琮式器形部份,亦屬古器典型,良渚文化江蘇太湖多座古墓均有出土。玉琮,外方內圓,集合方圓二形,神秘獨特,自古以來為藏家追慕收蓄,然而玉琮本質及功能至今仍然成謎。近期考古出土發現,玉琮多與男性陵墓相關,如屬權貴者,一墓可置多件。2 而玉琮為何外方內圓,學者則至今仍未達成共識,戰國宋玉(活躍於公元前298-263年)《大言賦》曰:「方地為車,圓天為蓋,長劍耿耿倚天外。」3,如此境界,應為天下男子最高所求。

此賦展示,古人認為天圓地方,篷圓如天,車方如地,故此天如篷覆蓋大地。古有蓋天說,古時天像學說也認為天穹中央有一柱,日月星辰在與大地平衡的情況下繞中柱而旋轉不息。4

綜觀上述所論帝權象徵豐富,故此幾乎肯定乃屬御製,加諸雕工精細,物料上乘,創思層出,當斷代乾隆。乾隆愛玉而收藏甚廣,據宮廷檔案記載,所藏玉器,無論質量,均勝前朝,現時故宮博物院所存三萬件玉器,三份之二乃乾隆一朝所製或入藏。除收藏外,乾隆帝也喜翻陳出新,如本品之器,匠心獨運,相信乃迎合聖上品味而作。5

此御製玉瓶,前屬香港一代船王及物業發展商趙從衍(1912-1999年)所藏。趙氏藏瓷數十載後,六十年代始蒐玉器,尤喜尺寸碩大、編制恢宏之品。6

玉雕雖然每件均獨一無二,唯可比較一件清宮舊藏雙聯玉尊,載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玉器(下)》,1995年, 編號145(圖一),和一件雙連蓋瓶例,載於《中國玉器全集》,卷6:清,石家莊,1993年,圖版236(圖二),同書另見黃玉仿古螭龍紋瓶,圖版241,以及兩件白玉雙連瓶例,圖版243及244。

1 《周禮正義》,北京,2000年,卷35,頁1390。
2 參考曾藍瑩,《漢代對於天的想像和視覺轉化》,倫敦及劍橋,2011年,頁43。
3 嚴可均,〈全上古三代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卷10,頁2上。 英譯見註2,頁45。
4 有關蓋天之天像學,見註2,頁47,或參考德克.L.考普裡,〈古代中國的「蓋天說」天文模型〉,《清華西方哲學研究》,2016年,第2期。
5 有關乾隆之收藏,參考薛好佩,〈Qianlong: The Imperial Collector〉,《Arts of Asia》,2006年,第36期2號,頁66-84。
6 埃斯卡納齊,薛好佩整理,《中國藝術品經眼錄:埃斯卡納齊的回憶》,倫敦,2012年,頁113-4。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