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9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清乾隆 青花礬紅蒼龍教子祥雲海水紋梅瓶 《大清乾隆年製》款

來源

傳德國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逐珠求道:青花礬紅蒼龍教子梅瓶
薛好佩博士

本品梅瓶,器形秀麗,造型比例恰宜,瓶身繪雙龍,大小二龍穿雲駕霧,張目咧嘴,戲逐烈焰寶珠,乃御製青花礬紅彩瓷精品。雙龍搶珠圖案,常見於織品,尤其是滿清朝服、吉服,並繡日、月、海水江崖等章紋。此類紋飾甚少見於梅瓶,本品為罕例。

本瓶呈對龍紋飾,有別於較為人熟悉的五爪九龍戲珠圖,如2012年5月7日售於香港蘇富比的雍正青花釉裏紅梅瓶,編號579,九龍騰雲馭浪,姿態各異。雍正梅瓶或為乾隆瓷款之藍圖,公私收藏有例,如北京故宮博物院之乾隆款梅瓶,錄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裏紅(下)》,上海,2000年,圖版205。多倫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館藏一例,刊於《T.T. Tsui Galleries of Chinese Art》,多倫多,1996年,圖版124。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另一件青花龍紋梅瓶類例,九龍色取礬紅,載於《故宮珍藏康雍乾瓷器圖錄》,香港,1989年,圖版8(圖一 )。

本瓶龍紋繪飾精巧,龍首面目栩栩如生,龍鬚隨風飄揚、龍身鱗片起伏鮮明,傲翔祥雲波濤之間,整體圖案細緻繁麗,乾隆御瓷之審美取向,由此亦可見一斑。本品紋飾之涵義及象徵,有助了解此瓶價值。中國傳統裝飾圖案中,以大小二龍為題材者,多呈對龍狀,稱為「蒼龍教子」。關於此圖案,同場拍賣之清乾隆松石綠地洋彩蒼龍教子天球瓶(拍品編號3614),專文有所詳述。本品除以「蒼龍教子」為題,亦摻入起源於道教的中國民間傳說「雙龍搶珠」。1

傳說中,一群仙女於天池洗浴時遭遇熊怪襲擊,獲兩條於池中修煉的青龍所救。仙女回天界後,向王母娘娘禀報青龍相救之事,二龍獲賜寶珠一顆,以增益其修煉功力。寶珠雖得一顆,但二龍並無相爭,反而互相謙讓,望對方得其益處,因此寶珠常在二龍之間躍上落下,閃爍金光。

玉皇大帝聽聞青龍潛心修煉、精誠謙厚之心,派太白星君再贈珠一顆,二龍各得一珠,最終得道成仙,此後常察看民間疾苦,逢旱播雨,使百姓溫飽無憂。於是百姓修廟供奉,以謝龍恩,並示虔敬。2 自此龍成為民間崇拜對象,更是中國傳統祥瑞圖案之一。

景德鎮御窰工匠,固熟悉此民間傳說,在督陶官唐英督導下,將「蒼龍教子」與「雙龍搶珠」結合;寶珠象徵吉祥美德,二龍逐珠,寓意父子同心修行,為善求真。可想大龍應是乾隆皇帝,小龍為皇子永琰,即後來之嘉慶帝。

寶珠的象徵意義值得進一步探討。寶珠既為元氣、真元之所在,明亮生光,多呈紅或白球狀,周邊有火焰環繞,於早期道教中為陽氣之代表,亦意指精神與肉體之修煉,而「神」乃「心」之所在,故謂精神為「心神」。古人認為,心主宰人的智力、情感和意識。3 寶珠代表智慧和悟道,故亦與佛教教義相通。在中國藝術中,龍乃至高無上的皇權象徵。本瓶紋飾之涵義豐富複雜;雙龍與寶珠的意義雖已為人所熟悉,然而在瓷匠巧心安排下,兩個民間傳說合二為一「新」紋飾。

本品似未有相類近例著錄,但可參考 W.W. Winkworth 舊藏乾隆年款釉裏紅袖珍梅瓶,五爪龍成雙,穿行祥雲飛蝠間,其中一條龍從江崖波浪中騰升,1972年12月12日售於倫敦蘇富比,編號102,後入 F. Gordon Morrill 收藏,1973年展於波士頓美術館。再比較一件乾隆款青花礬紅彩雲龍戲珠紋長頸瓶,售於香港蘇富比2016年10月5日,編號3302。

1 青龍,乃四靈之一,主東方,代表太昊與東方七宿,又象徵春季,依道教學說屬木,其餘三靈則為南朱雀、北玄武、西白虎。
2 修煉及道教煉氣、煉丹之術,藉此延年,甚或得道成仙。
3 見 Roel Sterckx,《Chinese Thought: From Confucius to Cook Ding》,倫敦,2019年,頁169。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