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0

拍品詳情

聚菁琳瑯-顯赫私人御瓷珍藏

|
香港

明宣德 青花纏枝花卉紋花澆 《大明宣德年製》款

來源

法國西部私人收藏
巴黎蘇富比2010年12月16日,編號33

相關資料

宣德一朝為中國青花瓷之鼎盛時期,而本拍品又為宣德瓷器當中最獨特、最珍罕的器形之一。明憲宗擅藝好雅,因此在位期間,御瓷興盛,質臻藝絕,其中又以御窰青花尤為出眾,於清代備受推崇,連帶早明各朝珍品於清宮檔案中均稱為宣德青花。

永樂、宣德兩朝皆製瓷器花澆,形制大同小異。永樂年間,御窰亦有燒製白釉花澆,皆無款。明初,回族航海家鄭和多次下西洋(1405-1433年),與伊斯蘭各地交流甚為密切,當時中原所製瓷器更深受舶來工藝文化影響,有以伊斯蘭金屬器為範者,這類花澆即為一例。到了清代,此類花澆似乎深得雍正帝(1723-1735年間在位)青睞,傳世雍正〈古玩圖〉兩軸,記錄清世宗御藏珍器,分別斷代1728及1729年,畫中可見三件早明花澆,形飾相近,下承木座,可資參考。其中一軸乃大維德爵士舊藏,現存大英博物館,另一則屬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藏品,圖見《盛世華章》,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倫敦,2005年,編號168及169(編號169右上花澆飾紋更與此極為相近,圖一)。

十五及十六世紀伊斯蘭金屬及玉器有見形制相近之例,但此類花澆之雛形,或可追溯至年代更早的波斯器物。參考一壺,製於十或十一世紀東伊朗,以及四件十五世紀青、紅及黃銅器例,圖見 Assadullah Souren Melikian-Chirvani,《Islamic Metalwork from the Iranian World. 8th-18th Centuries》,倫敦,1982年,編號8、109、113-4及116,唯五例皆帶圈足,或曾帶圈足。也可比較一件伊斯蘭玉花澆,斷代1450-1500年,無圈足,載於 David Roxburgh 編,《Turks: A Journey of a Thousand Years, 600-1600》展覽圖錄,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倫敦,2005年,編號184。再比較撒馬爾罕白玉帶圈足例,製於1417-1449年,見馬文寬,〈A Study of Islamic Elements in Ming Dynasty Porcelain〉,李寶平、Bruce Doar 及 Susan Dewar 編,《Porcelain and Society, China Archaeology and Art Digest》,卷3,第4期,2000年6月,頁7-38,圖20。另約作於1450-1460年之〈The Sultan and His Court〉描繪蘇丹王及其親兵,畫中可見數件青花器,其一為花澆,圖錄於 John Carswell,《Blue & White: Chinese Porcelain Around the World》,倫敦,2000年,圖67。此外尚可參考一件十五世紀中期伊斯蘭陶製花澆,上以藍料繪畫中式龍紋,圖見 Margaret Medley,〈Islamic and Chinese Porcelain in the 14th and Early 15th Centuries〉,《香港東方陶瓷學會彙刊》,第6期,1982-1984年,圖15。

此類花澆,因其風格獨特,故乃宣德瓷器中最著名之一,記載甚詳,然而傳世例作甚罕。清宮舊藏一例,圖見《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裏紅(上)》,上海,2000年,圖版121,同書並載飾紋略異之例,上繪朵妍較近萱花,瓣葉宛如羽毛,圖版120,兩例皆見於王光堯、江建新主編,《明代宣德御窰瓷器-景德鎮御窰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瓷器對比》,北京,2015年,圖版72-73。台北故宮博物院也有一例,曾展於《明代宣德官窰菁華特展圖錄》,台北,1998年,編號11。上海博物館也有藏例,載於陸明華,《上海博物館藏品研究大系:明代官窰瓷器》,上海,2007年,圖版3-27。倫敦大英博物館大維德爵士舊藏花澆,形飾也與此近,見畢宗陶,《Blue and White for China: Porcelain Treasures in the Percival David Collection》,倫敦,2004年,編號18。景德鎮明代御窰遺址出土因窰燒失誤之殘件,紋飾與此同,經重修後載於展覽圖錄《景德鎮出土明宣德官窰瓷器》,鴻禧美術館,台北,1998年,圖版23。

此類花澆,鮮見於拍賣場,其中罕例包括仇焱之舊蓄(約1950年),後為胡惠春及玫茵堂遞藏,售於紐約蘇富比1985年6月4日,編號2,後再售於香港蘇富比2011年4月7日,編號53,圖載於 Helen D. Ling 及仇焱之,《抗希齋珍藏歷代名瓷影譜》,香港,1950年,卷1,圖版38,以及康蕊君,《玫茵堂中國陶瓷》,倫敦,1994-2010年,卷2,編號674。Wright Segelin 夫人舊藏也有飾紋相同之花澆,1968年2月20日於倫敦蘇富比拍出,編號88,後在香港蘇富比1989年11月14日易手,編號 21,圖見 Nuno de Castro,《Ceramica e a porcelana Chinesas》,波爾圖,1992年,卷2,圖版18。R.H.R. Palmer 舊藏例則售於倫敦佳士得1982年6月14日,編號81,後再於香港蘇富比1988年5月17日拍出,編號22。

另且參見紋飾相異之宣德署款花澆,同是纏枝花卉,但瓣若羽毛,而非蓮花,一例先後入紐約 Thomas Cole 伉儷及趙從衍珍藏,售於倫敦蘇富比1974年7月8日,編號188,後兩度易手於香港蘇富比,先後為1987年5月19日,編號236及2002年10月30日,編號 283,曾展於《Ming Porcelains: A Retrospective》,China House Gallery,華美協進社,紐約,1970-1971年,編號11,圖並載於 Duncan Macintosh,《Chinese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倫敦,1986年,圖版23。還可參考香港蘇富比售出兩例,其一為蘇林庵舊藏, 1995年10月31日,編號314,另一則原屬琵金頓珍藏,2016年4月 6日,編號22(圖二)。

聚菁琳瑯-顯赫私人御瓷珍藏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