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3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

沈周 1427 - 1509
落花詩卷
釋文:
百五光陰瞬息中,夜來無樹不驚風。踏歌女子思楊白,進酒才人賦雨紅。金水送香波共渺,玉堦看影月俱空。當時深院還重鎖,今出牆頭西復東。
陣陣紛飛看不真,霎時芳樹减精神。黃金莫鑄長生蔕,紅淚空啼短命春。草上苟存流寓跡,陌頭終化冶遊塵。大家準備明年酒,慚愧重看是老人。
擾擾紛紛縱復橫,那堪薄薄更輕輕。沾泥寥老無狂相,留物坡翁有過名。送雨送春長夀寺,飛來飛去洛陽城。莫將風雨埋寃殺,造化從來要忌盈。
似雨紛然落處晴,飄紅泊紫莫聊生。美人天逺無家别,逐客春深盡族行。去是何因趁忙蝶,問難為説假啼鶯。悶思遣撥容酣枕,短夢茫茫又不明。
春歸莫怪嬾開門,及至開門緑滿園。漁楫再尋非舊路,酒家難問是空村。悲歌夜帳虞兮淚,醉侮烟江白也魂。委地于今却惆悵,早無人立厭風旛。
芳華别我漫匆匆,已信難留留亦空。萬物死生寧離土,一塲恩怨本同風。株連曉樹成愁緑,波及烟江有倖紅。漠漠香魂無點斷,數聲啼鳥夕陽中。
笻枝侵曉啄芳痕,借爾庭階亦暫存。路不分明愁喚夢,酒無聊頼怕臨軒。隨風肯去從新嫁,棄樹難留絶故恩。惆悵斷香餘粉在,何人剪紙一招魂。
賣叟籃空雨滿城,鏖芳戰豔寂無聲。白頭苑吏閑陪掃,紅粉閨人驀著驚。莫論漫山便麄俗,還憐點地亦輕盈。亂紛紛處無憑據,一局殘棋未算贏。
千分顔色儘堪誇,只奈風情不戀家。慣把無常玩成敗,别因容易惜繁華。兩姬先殞傷吳隊,千艶叢埋怨漢斜。消遣一枝閒柱杖,小池新錦看跳蛙。
香車寶馬少追陪,紅白紛紛又一廻。昨日不知今日異,開時便有落時催。只從箇裏觀生滅,再轉年頭証去來。老子與渠忘未得,殘紅収入掌中杯。
玉蕋霞苞六附全,一時分散合無縁。風前敗興休當立,窓下關愁且背眠。田氏義亡同五百,唐宫怨放及三千。無人相喚江南北,吹滿西興舊渡船。
落柄開權既屬春,少容遲緩亦誰嗔。酷憎好事敗塗地,若被閑愁殢殺人。細數只堪滋眼纈,仰吹時欲墮頭巾。不應捫虱窮簷者,薦坐公然有錦茵。
錦裝林館繡池臺,徹底從頭今在哉。斷酒不堪詩並廢,嬾遊祗把病相推。節推繫樹馬驚去,工部移舟燕蹴來。爛熳愁踪何地著,謝丞惟有一庭苔。
打失園林富與榮,羣芳力莫與時争。將春托命春何括,恃色傾城色早傾。物不可長知墮幻,勢因無頼到輕生。閒窓戲把丹青筆,描冩人間懊惱情。
千林紅褪已如摰,一片初飛漸漸添。梨雪沍堦人病酒,絮風撩面妾窺簾。併傷鳥起餘芳盡,汎愛鰷争小浪粘。可奈去年生滅相,今年公案又重拈。
昨日才聞叫子規,又看青子緑隂時。秋娘勸早今方信,杜牧來時已較遲。脱當不歸魂冉冉,濺枝空有淚垂垂。淹留墻角嫣黃甚,暴殄芳菲罪阿誰。
芳樹清尊興已闌,抛堦滚地又成團。帶烟窓扇櫺斜透,夾雨簷溝瓦半漫。老衲目皮閑作觀,小娃裙衩戲成歡。無端打破繁華夢,擁被傷春卧不安。
樂遊園裏眼俱空,只在今朝事不同。錯道海棠依舊日,生憎楝子下梢風。圬人鏝上泥柔粉,桑婦筐中緑映紅。便認未開如已謝,一般情况寂寥中。
為爾徘徊何處邊,赤闌干外碧簾前。亂飛萬點紅無度,閑過一鶯黃可憐。觀裏又來劉禹錫,江南重見李龜年。送春把酒追無及,留取銀燈補後縁。
東風刮刮劇情吹,萬玉園林孑不遺。席捲橫収西楚貨,國亡空愴後庭詞。拂紅回去思前度,搔白看來惜少時。莫怪留連三十咏,老夫傷處少人知。
款識:長州沈周。鈐印:「啟南」、「石田」
鑑藏印:「黃氏家藏」
水墨紙本 手卷
31.3 x 303.3 厘米,12 3/8 x 119 3/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注:本幅詩文可見於《石田詩選》,為《落花詩五十首》中其三十一至其五十。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