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2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

朱耷(八大山人)
蕨瓜圖
釋文:藤果葛碎根,根碎乃薇蕨。二月拳伸筆如鐵,拳到倪迂儘阿獃。拳去倪迂沒奢說,少年鹵莽拳頭高。爭甚閒爭討甚饒。八大山人。鈐印:「驢屋人屋」
鑑藏印:(何賓笙)「京口何氏收藏」
水墨紙本 立軸
25 x 39.7 厘米,9 7/8 x 15 5/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挺勁刻削,逸氣滿紙-八大山人《蕨瓜圖》

朱耷於明亡之後逃禪空門,至五十五歲焚浮屠服,還俗後初自號「驢」,後又號「八大山人」。時生活貧苦,略現癲狂,方還俗時,禪理、癲狂、家國之思滿繞心中,充滿矛盾,創作既有恬靜之筆,亦有誇張之奇。於十年內風格數變,自拘謹走向狂放,為其晚年藝術奠基。
《蕨瓜圖》雖未落年款,然以其主題、用印、題款、書風應可推論,本幅即創作於此間,時八大山人近耳順。因居住條件限制,多畫斗方,畫風延續其早歲寫生之風貌,作瓜果蔬食熟捻於心,闡述禪理愈見精妙,故國之思滿溢紙上。本幅中倚斜橫倒之雙瓜緊扣《傳綮寫生圖》(fig.1)中八大自題:「無一無分別,無二無二號」之禪理,愈簡愈元,愈元愈真;雙蕨則有生活甘於恬淡、安食薇蕨之思,亦有薇蕨伸拳,有志難伸之乏力。
本幅書風用筆挺勁刻削,屬款「八大山人」,用印「驢屋人屋」亦皆為此時之特色。書風上,劉九庵先生曾於專文中論此時風格,表示「這種難言的隱痛和不平也表現在他畫畫的落款和簽名上」,如上海博物館藏朱耷仿黃庭堅行書《酒德頌》,書風縱橫奇倔,波瀾料峭,落款「驢」,鈐印同本幅;如北京故宮藏《古梅圖》(fig.2),落款「驢屋」,書風與數年後自題跋文可明顯看出此時書風用筆之尖銳挺拔,有別於晚年;又如南京博物院藏《牡丹竹石圖》,畫風受白陽影響明顯,用筆迅疾,疏朗清健,簽款「八大山人」剛健柔美,鈐印同本幅。
八大山人復歸塵俗,此十年間,繪畫不論花鳥、山水,書法不論仿黃山谷、習董文敏等皆有傳世之作,而後發展出自我風格,影響後世深遠。本幅《蕨瓜圖》作於此時,見禪思之深刻,見遺民之忿忿,恬靜簡淡中現不平之鳴,一如張庚《國朝院畫錄》中之讚「蒼勁圓晬,時有逸氣」。
本幅左下鈐「京口何氏收藏」 ,屬民國初年著名鑑賞家何賓笙。何賓笙,揚州人,字芷舲、稚苓,號青羊居士,齋名青羊鏡軒。近代書畫家、鑒賞家、書畫經紀人,曾參加揚州著名詩社「冶後春社」,與陳師曾、吳昌碩等多有交往。其過目經手書畫名跡甚多,今故宮八大山人《墨花圖卷》(fig.3),作於四十一歲僧號時期,是八大山人的早期作品,亦為其舊藏。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