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3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

朱耷(八大山人) 1626-1705
芙蓉蘆雁
鈐印:「何園」、「八大山人」
題跋:
(李瑞清)此八大山人晚年筆也。設色尤難得,山人少時用筆極工致。卅年前曾見之。晚歲乃濃塗大抹,一瀉郁勃不平之氣。故雖極草草,其意皆工,無不中繩墨者,故贗者一見即辨之。不徒其荒率高逸之致為不可及耳。己未(1919)六月,清道人。鈐印:「清道人」
(陳佩秋)清道人梅清前輩是大千張爰先生師尊,於四僧頗富收藏,尤以八大石濤研究頗具權威,判其真偽九不離十。此圖既有前輩題識,當是真跡無疑。又余早歲嘗見八大山人題亂雲江西真個俗掛畫掛四軸,不是春夏秋冬便是漁樵耕讀,又見其美協藏四屏條,署款於末一條,而其余三條只鈐八大山人及何園印章二枚,則今此條芙蓉蘆雁上右有何園,八大山人之印,當屬四屏之第三條秋景即是。庚寅(2010)冬健碧識。鈐印:「陳佩秋印」、「秋蕊香室」、「南陽陳氏」
(蕭平)八大山人芙蓉蘆雁大軸,實乃失群之大屏也,佩秋女士考其為四季花鳥四屏之第三屏秋景,似亦可信。山人晚歲賣畫為生,其作略偏於拙而多有枯筆散鋒,斯作可謂典型圖,右下鈐有廷佐鑒賞圖書印,乃清康熙名宦,兩江總督郎廷佐。左下又有清晚名士顧沄臣、羅振玉藏印,可見遞藏有緒也。清道人長跋言辭鑿鑿,逾增其趣,遺民墨寶珍之珍之。時甲午(2014)立秋燈下,戈父蕭平識。鈐印:「蕭平」、「平之」
鑑藏印:
(郎廷佐)「廷佐鑑賞圖書」
(顧雲臣)「抱拙居」
(羅振玉)「雪堂」
(陳佩秋)「佩秋審定」
(蕭平)「蕭平鑑定」
「箇石樓收藏」
設色紙本 立軸
199 x 56 厘米,78⅜ x 2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展覽

《支那美術繪畫第五回展》,東京帝室博物館,1920年10月

出版

(1)《美術繪畫展覽圖冊》(第五回展),東京帝室博物館,1920年10月
(2) 八幡關太郎著,《傳記-名人特輯號》,《狂畫人八大山人》,1935年9月1日,頁90-96

相關資料

八大山人心境至暮年略有改變,於憤恨、孤獨及淒涼之間,添增一份趨於恬靜安寧、企求穩定之意,此時好作大幅立軸,以濃塗大抹,洩胸中之氣,寥寥數筆,皆有其意,情感深邃,餘味不盡,題材多有鶴、蘆雁、鴛鴦等文人野趣,雖因賣畫及交往需求,常有構圖相似或相同之作,卻同時強化其繪畫造型之特色。

《芙蓉蘆雁圖》即為此例,本幅高逾六尺,寬約二尺,設色鮮明,構圖簡略而厚實,得天然之趣,畫中芙蓉出於山崖,略顯生機,蘆雁蹲坐危石,縮頸瞪目,亦與之融為一體,居危而安,反映畫家心境。此外,本幅之構圖與上海博物館收藏同名軸相似,皆為大幅立軸,有二禽於左下,其一仰望低垂芙蓉, 特色強烈而明顯,如李瑞清於邊跋所述:「其意皆工,無不中繩墨者,故贗者一見即辨之。不徒其荒率高逸之致為不可及耳」。

《芙蓉蘆雁圖》流傳有序,並經展覽出版,依年代序整理,本幅鈐有郎廷佐之鑑藏印「廷佐鑑賞圖書」,郎氏字一柱,順治時官至國史院侍讀,後拔擢至江南江西總督,或與八大有交往,可能直接購自藝術家。其後,或由羅振玉東渡至日本,經晚清大儒李瑞清題跋,藏於日籍收藏家關信太郎處,1920年受日本著名學者森鷗外(時任日本帝室博物館館長)(fig.1)邀請,於東京帝室博物館(今東京國立博物館)展覽,出版於《美術繪葉書第五回》且印行明信片,又於1935年經八幡關太郎專文《狂畫人八大山人》(刊於《傳記-名人特輯號》)出版並詳細介紹。

據陳佩秋先生依其鑑定經驗及八大山人作畫、落款、鈐印之習慣考證,本幅應是四屏春、夏、秋、冬之第三屏「秋景」,蕭平先生附議,認為本幅為「失群之大屏」,然而本幅構圖清晰完整,亦有相似獨立之作,不失為八大山人暮年繪畫之一典型作品。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