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5
2935

吳大澂、吳湖帆書畫合輯(編號2925-2936)

吳大澂 致徐康父子札七通
水墨紙本 八開冊
前往
2935

吳大澂、吳湖帆書畫合輯(編號2925-2936)

吳大澂 致徐康父子札七通
水墨紙本 八開冊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吳大澂 致徐康父子札七通
(1835-1902)
水墨紙本 八開冊
陸恢署簽
王仁俊、萬中立題前、後跋

簽書:
舊雨深情。辛卯七月,斗廬裝。吳江陸恢題簽。

前跋:
歲在乙巳九月,訪斗廬先生於蘇城,讀一過。弟王仁俊。

款識:
〈一〉子晉六兄大人執事,去年顧敬之北來,奉到手教,如聆謦欬,一慰數年契闊之思。嗣因奉使朝鮮,馳驅風雪,親朋書翰往復,多疏誦「風雨雞鳴」之句,言念君子時切輖饑,翰卿兄來津,續奉惠緘,極承注念,慣遲作答,愛書來且慚且感,弟所著〈說文古籀補〉,近以東洋紙重印二十部,已函致家兄送呈一部,當較前印略精。今夏專心肆力於大篆,日書楹聯十幅,稍有進境,茲交翰卿兄帶呈一聯求教之。井闌形大騩秦權得題字,確考,尤為古吉金增重。近又得一銅鈞權,重庫平十三斤半,與前獲秦石權五十四斤者適得四分之一,其為三十斤之鈞權無疑。翰卿兄篋中帶有拓本,請鑒定之。弟近書篆文論語,纔及第三卷,中秋後當可書竟也。手復敬請著安。弟大澂頓首。七月十九日。

〈二〉翰卿五兄大人閣下,十四日接誦手書,承示官印三方,「乕步都尉司馬印」不偽,似六朝晚出,非漢魏物;「曹師季眾」頗類近日胥倫仿鑄之印,其色澤用硫磺熏之,足可亂真,多見自能辨別;「晉率善胡邑長」亦疑舊仿,特將原物寄上,乞𧦴收。拙書楹聯,容再寄上。高麗紙幅不大,只可裁作小對,綠色苔牋尤少長幅。手復即頌台祺。愚弟吳大澂頓首。六月十七日。日內有摺弁入都,銅印即交帶上。

〈三〉翰卿五兄大人閣下,前復一緘,計邀青覽,銅印三方,惟「乕步都尉司馬」文尚可取,茲交摺差帶上乞𧦴入,對紙容再寄呈。未知台從何時出都,念念。手泐敬請暑安。弟大澂頓首。六月廿日。

〈四〉鈕匪石先生書皇象本急就章屏軸,乞借一閱。翰卿世五兄執事。弟大澂再拜。

〈五〉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前接手書,碌碌未即裁答,承示拓本,感之。漢印十六方,如百番可得,乞為留之。鼎敦果佳,惜乎無此扛鼎之力,只可割愛,不能兼收並蓄。書此以博一笑。粵中骨董家所呈古器皆偽作,間有真者,價極廉,近獲商鼎商敦二器,不過三十餘金,竟不能不收。拓奉雅鑒。手復敬頌侍福。弟大澂頓首。七月十一日。

〈六〉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接誦手畢,即諗從者抵滬,小作勾留,承為代購宋明甆器七件,犀角大盃,虢季子白盤拓本一紙,並皆佳妙,當屬念劬匯寄足銀六十八兩,乞即察收。小鐘器真字偽,亦係張鳳眼所刻,特託菊裳兄帶繳。手泐敬頌侍福。弟大澂頓首。尊大人前請安。二月既望。

〈七〉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前復一函,並寄還小鐘,又託念劬代匯一款,諒已察收。頃崧 孫弟帶到手書,承寄商匜周鈢宋甆各種,並惠印泥古鏡,至感至感。惟父乙壺器本不古,文則張鳳眼所刻,當時李伯漁得自秦中,其作字父字總不得法,此為造化所限,否則「乕賁中郎」不可辨矣。近有山左客帶來一鼎,奇貨可居,視其文,亦係張刻。新獲古鈢八十餘,至精者五十餘方,印譜已動手,合勝之、伯圜、穆甫三君為之,必可精美,當為執事留一部也。茲託念劬匯去漕平銀一百七十六兩,乞即察收。手復敬頌侍福。弟大澂頓首。成王尊方鼎可先問價,馮氏一卣不必得矣。二月廿六日。

後跋:
此時成王鼎尚藏歸安沈氏,光緒廿有八年春,歸我梅巖寶笈為所藏周金之冠,當日曾紀小詩曰:姬周尊鼎祀成王,大寶欣逢喜欲狂。壓倒古今藏鑒者,世傳法物總尋常。其飾鳥之奇,文字之精,色澤之雅 ,已詳載拙著梅巖金石題跋矣。癸卯冬十一月重來蘇州,翰卿兄出眎此札,因識冊唇。漢陽萬中立。

鈐印:
〈吳〉 「龍驤將軍」、「敬事」、「龍節虎符之館」、「張武」。
〈王〉 「王仁俊長壽印」。
〈萬〉 「萬」、「中立」。


尺寸不一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上款:此件含信札七通,乃吳愙齋寫與徐康、徐熙父子,其除一札與徐康,餘皆寫與徐熙。
徐康(1814-約1888),字子晉,號窳叟,江蘇蘇州人。世擅岐黃,其人博雅嗜古,工寫篆隸,甄別尤精,著有〈前塵夢影錄〉,皆論古譚藝之篇。
徐熙,字翰卿,號斗廬,徐康子,承繼父業,以鬻古物為業,與愙齋、陸恢等皆交善。

註:徐子晉、翰卿父子雖以骨董為業,鑑古尋源,皆有精擅處,故與愙齋投契,引為知音。除代搜求器物外,品評考證,切磋交流,非尋常商賈與客人利益之交可及。

札中談論皆涉鑒古,或古印之真贋,或銅鼎之論值,古印青銅、箋紙書法、宋明瓷器、犀角印泥……無所不包;愙齋札上鈐「龍節虎符之館」,更鈐以所藏古印「龍驤將軍」、「敬事」等數枚,與同好分享之愉悅流露箋字之間。一八六一年,愙齋未及而立,已與子晉過往,譜中有「正月九日,至縣署候徐子晉,見拓本小品數種」、「二月朔日,徐子晉來,出示漢印」等記載。本件中一通致子晉信札,言辭甚謙,一紙晚輩對長者之尊敬求教。據札中「近書篆書論語」句,當書於一八八五年愙齋居京時。此時子晉年事已高,大小事宜似付兒翰卿,翰卿與愙齋年歲接近,往來更頻繁,鑒古雅集,游山訪古,常見載於愙齋詩文,愙齋為官廣東、河南時,徐翰卿皆親身探訪。愙齋有詩句「斗廬直率缶廬狂,文采風流相頡頏」,將翰卿與吳昌碩並稱。編號2936之另件愙齋藏品拓本四屏即出自翰卿手拓。

本件中致翰卿六札,札〈五〉書於吳愙齋一八八七、八八年居粵間;札〈七〉「印譜已動手,合勝之、伯圜、穆甫三君為之」,乃指一八八八年二月,王同愈、尹元鼐與黃士陵費時三月輯成二千餘方古印之〈十六金符齋印譜〉。可推此六札許書於一八八七至八八年前後數年間。

一八九一年,徐翰卿將與愙齋往來書札裝訂成冊,並請彼此皆熟識之陸恢署耑以「舊雨情深」,以誌藝誼。題後跋者萬中立、王仁俊,或為好古者,或為金石家。

萬中立,字梅巖,湖北漢陽人,好鑒藏,吳昌碩曾為之治印。
王仁俊(1866-1913),江蘇蘇州人。光緒十八年(1892)進士,官至湖北知府,精於史學及敦煌學。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