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6
2886
沈尹默 行書自作詩詞合卷
水墨紙本 手卷
前往
2886
沈尹默 行書自作詩詞合卷
水墨紙本 手卷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沈尹默 行書自作詩詞合卷
(1883-1971)
水墨紙本 手卷
陸丹林署簽
汪東題引首
謝稚柳、吳湖帆題跋

簽書:沈尹默法書自作詩詞卷。丹林。

引首:
秋明餘事。丹林先生屬。汪東。

款識:
〈邁士以春日小詩見示,偶然興至,逐復繼聲,適豈明以雜文近著二種
寄贈,滕以小牋,言文若足觀,比諸飲酒,亦是一種消遣法耳。北平
天氣漸暖,人皆郊遊,自謂樂遊不如苦坐,故有末章〉
春冷猶遲百草芳,春光漸共柳絲長。清明前後多風雨,自住江南已慣常。眼中有法手無法,失卻當前好畫圖。已復安排詩句寫,到頭還是一言無。狂遊枯坐總無端,春色撩人太可憐。消遣苦茶菴裏法,只參文字不參禪。

〈答羨季問近來有詩否〉
奈此一場春夢何,高樓又見柳傞傞。花明草輭饒情思,爭此長條意態多。看花病眼怕春晴,雨裏郊原亦懶行。不是當牕有楊柳,恐無一字報先生。

〈讀誠齋集〉
好詩那費吟哦力,搜索枯腸自是癡。兩宋三唐俱不朽,幾人文字炫珎奇。萬有縱渠放眼看,寰中象外本相干。半山心力渾拋盡,吟到黃陳始覺難。唐賢溫婉宋尖新,風格雖殊意趣真。蠅腳弄晴詩好在,誠齋猶是眼前人。

〈答知交問〉
苦才何事羨紛華,深汲應教短綆嗟。用舍行藏君莫問,詩書爛熟是生涯。謀國知慚天下士,敢將蔬食傲何曾。人間風月仍多暇,收拾聲名恐未能。

〈日日讀誠齋詩再題〉
凍蠅寒雀亦奇才,都入荊溪集裏來。誰說深人無淺語,淺之又淺見誠齋。萬端經緯莫關渠,暇即吟哦得即書,成就素描生活史,始知文字不應無。

〈贈劉三〉
清新詩句賦江南,護落隨人諫果甘。詩酒正堪驅使在,彌天四海一劉三。八分能寫今阿買,凡鳥真成不敢題。物論他年爭得免,紛紛野鶩與家雞。謂費子鳳。

〈答劉三〉
門牆敢望褚河南,隸草推君意自甘。清鑒飛揚俱在眼,漫歸賀八付朱三。大難佛出救不得,黍離麥秀且莫題。民力雖微民氣在,此聲非惡喜聞雞。

〈答和劉三自壽二首〉
高名逸氣滿東南,蔗境從來老益甘。梅鶴稱殤千萬壽,不邀須月自成三。不采蘭根笑所南,從空慷慨意彌甘。雙星伴月中天麗,四拜陳詞願只三。

〈憶劉三〉
寫得新詩欲寄誰,一尊相對賞心違。高樓黃葉落應盡,望斷孤雲人不歸。

〈黃晦聞輓詩〉
晦聞不避世,於世無所悅。橫眉事苦吟,一寫肺肝熱。晚好亭林集,夙善毛詩說。揚抱非尋常,為人立大節。置身千載上,邈與時代絕。君真作古人,亦復可歎息。蒹葭儼在望,從之何由得。

〈伯鷹愛袖手吟邊語因示〉
好語無多儘可刪,餘情賸付酒杯寬。先春梅萼撩人發,袖手吟邊亦大難。

〈勸履川學書〉
二王法一新,歐虞極其變。繼志幹蠱才,卓爾唯登善。逐立唐規模,猶承漢讓禪。當時姜薛儔,僅窺登善面。氣骨輸高腴,風華恣輕蒨。栖梧文暢碑,差堪點俗眼。若無顏平原,此事誰取辦。瘦金度金鍼,意佳筆則謾。海嶽有大志,仍為李邕絆。退谷矜取神,貌遺何由見。爾後更無人,趙秦非妙選。描十失八九,才長逾韈線。槃槃曾公子,風力由強腕。平時不作書,落筆如流電。願暢褚宗風,精意入提按。淨几明牕底,為我費東絹。不至竟不休,毋輕棄筆硯。

〈答友人勸勿飲酒〉
古來賢達人,飲酒不愧天。我識酒趣無酒量,自從眼病尤頹然。有時不合杯當前,撫杯如撫琴無弦,妙趣要令無聲傳。故人千里長太息,為我愛酒心熬煎。既不是李太白,又非學陶彭澤。詩中偶爾提酒字,屠門大嚼空自適,其實何嘗飲一滴。

〈蔡孑民輓詩〉
飲酒溫克有初終,小德大德將毋同。君子不爭亦不讓,胸中何止百輩容。憶昔北學昌宗風,要與時人分過功。成毀論定百年後,當前物議非至公。無首之吉見羣龍,天德終當愧此翁。

〈次韻答鵷雛〉
我亦黃葉樓上客,尊前相視問語默。蓬飄萍泛會合難,雨散雲收光景疾。曼師久作塔中骨,劉生已失雲間翼。新知歡樂信難量,感舊傷時增太息。向人懷抱聊復爾,高談豈敢輕捫蚤。書生何計赴時艱,應慚詭為蒼生出。幾輩牢愁出忠憤,競誇新詞惜往日。要知讀書重肝膽,未怪舉世輕儒術。天生我才必有用,不賢識小須量力。經國事業付英豪,游藝精誠專楮墨。時論未公我不憑,古法久疏今當密。直從點畫究根源,棐几堪書聽削拭。有用無用各一時,王翁論扇資口實。妙語抵我撩我答,君由何處得此筆。

〈得見晦聞詩集感題〉
故人聲效卷中回,淡墨枯吟信黃才。百世人情猶可曉,一生詩派豈能開。籠紗往迹塵今壁,游屐新痕上舊坐。四海滔滔歸一瞑,江南付與後人哀。

〈喜見大千時初自敦煌歸,舍館尚未定也,因贈〉三年面壁信堂堂,萬里歸來鬢帶霜。薏苡明珠誰管得,且安筆硯寫敦煌。

〈追懷黃劉二子〉
蒹葭黃葉故樓空,黃大劉三恨卻同。空有楹書遺後世,賸憑詩卷說衰翁。華經薜荔牆翻雨,北海芙蕖棹送風。轉眼堪驚陵曾改,當時唯歎路西東。

〈題蒹葭樓集〉
詩思森泓久所參,卷中尋味更潭潭。 高情一往入寥廓,流輩能言無二三。陂澤納喧從草蔓,欄干透雨助花酣。社園春日風沙惡,欲北驅車卻向南。
丹林先生吟正。三十八年五月廿五日於滬上。尹默。


驅車峻阪臨無地,合早作,歸休計。槃案之間聊年歲,閑中風月,老來書畫,用盡平生意。西南泊美東南醉,萬里漂零過吳會。說著西湖仍有味,柳橋花港,是經行處,魚鳥還相妾。〈青玉案.飲茅台酒陶然有作〉。

一向歡娛能有幾,春情秋思無窮。年來禁得荷花風。百樽斟酌了,扶醉繞珎樷。萬事古今休細論,大江淘盡豪雄。海塵三見意匆匆。合將長笛起,吹恨月明中。〈臨江仙.夜讀宋人小詞有作〉

景安橋上閒生事,仗盃杓,相料理。茗共歸途人笑指,酡顏猶昔,情懷老矣,但未白須耳。杭州好去仍歡喜,怕同當時舊鄰里。載泊買花誰辦此,平湖流夢,年年如是,月白風清裏。〈青玉案. 偶憶杭州景安橋上泊樓買醉情事,忽忽四十年矣〉
酒邊花底,綠髩朱顏今日是。待到來年,一樣春三二月天。三長兩短,說與旁人渾不管。收拾西東,著向眉頭一摻中。
相逢俱老,惟有湖山依舊好。夢裡人間,總覺忙時勝似閒。春風著力,開落千紅非所惜。莫是無情,歛目攢君過一生。〈減蘭偶吟寄呈湛翁〉
拙作錄奉丹林先生教正,尹默。
一千九百六十二年六月一日於上海寓所。

題跋:
〈謝〉 右二卷為龝明先生自書詩詞,蓋前後相去十年矣。後一卷所書詞者,筆勢飛動,雋逸雄健,得未曾有,真所謂人書俱老者。秋明先生既於歷代書法之要旨闡明其奧微,逐發揮於自運,二十年來數數得聞其緒論,拜其墨寶,為平生所服膺。至於詩□詞則下語三分而十分命意,沖夷敦厚之致,所謂之米老論董源畫「平淡天真,唐無此品」者。秋明先生今年八十矣,不獨高年足仰,以論其詩詞法書,信乎其為泰山北斗。此二卷先後於十年間為三水陸兄丹林所藏,遂為紅樹室中瑰寶,豈勝豔羨。
壬寅冬日。煙江樓中題,謝稚柳。

〈吳〉 君詩好處,似鄒魯儒家,還有奇節。下筆如神彊押韻,遺恨都無毫髮。
丹林兄出尹老自書詩卷,因拈〈稼軒詞〉於卷末。壬寅冬至夜書在上海淮海草堂。吳倩。

鈐印:
〈沈〉 「吳興谿中釣碣」、「沈」、「沈尹默印」、「吳興郡」、「游天不周」、「沈尹默印」、「匏公」。
〈謝〉 「謝稚印」、「稚柳」、「煙江樓」。
〈吳〉 「吳湖颿」、「淮海草堂」。

藏印:「紅樹室藏」。


詩堂:29.7 by 65.7 cm. 11 ¾ by 25 7/8 in.
紙一: 30.6 by 361 cm. 12 by 142 1/8 in.
紙二: 28.6 by 231 cm. 11 ¼ by 90 7/8 in.
跋:30.8 by 88.1 cm. 12 1/8 by 34 5/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上款:「丹林」即陸丹林(1896-1972),廣東三水人。早年加入同盟會,活躍於民國藝文界、出版界及教育界。其性情耿直,交游極廣,冒鶴亭評之「能令英雄都入彀,即今惟有陸丹林」。其「紅樹室」收藏書畫文化界友好所贈作品極豐。陸、沈交往最見頻密乃沈氏一九四六年遷滬以至轉居北京期間。「紅樹室」藏品常倩沈氏題跋,沈尹默居京後,陸氏曾數次拜訪,本卷中第二部份應即是六二年沈氏於京書與陸丹林。

註:本卷集陸丹林所藏沈秋明一九四九、六二年行書自作詩詞兩段,合裝為一。四九年一段以七言、五言律詩絕句為多,亦有長歌,共廿首,多為與友人來往唱和,其中〈勸履川學書〉乃沈氏贈藝壇仝道曾克耑論書名章。六二年者則錄詞四闋。今人大多祇以書法論沈秋明,他在民國詞壇實占有一席之地,詩近萬首,詞數百闕,詞人朱孝臧以「意必造極,語必洞微」評之,可見對其詩詞之讚許認可。

以書法觀此,四九年一段書以行書小字,乃其習二王典型面貌;六二年一段,耄耋老人改大筆書之,此時法度已化於筆端,更見畢生精神。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