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7
2877
金城 臨石谷師生山水合卷
水墨紙本 手卷 一九○九年作
前往
2877
金城 臨石谷師生山水合卷
水墨紙本 手卷 一九○九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金城 臨石谷師生山水合卷
(1878-1926)
水墨紙本 手卷 一九○九年作
李詵署簽
徐世昌題引首
李瑞清、吳昌綬等題跋

簽書:
金鞏伯臨石谷西亭合作長卷。李詵題簽。

引首:
江河萬古。弢齋題。

款識:
此吾耕煙師所作而未竟者也,如九仞之山,尚虧一簣耳。余弗忍其弗完,略加點染,以綴成之,至若結構之佳處,具隻眼者,自能一望而知,無俟余贅及也。壬寅長夏。楊晉謹識。

耕煙散人作此圖未竟,弟子楊子鶴惜其勿完也,為足成之。按石谷卒乾隆丁酉,子鶴之綴成此卷自題壬寅長夏,則去石谷之卒殆六年矣。子鶴為石谷入室弟子,故其跋語自謂結構佳處,具隻眼者,自能辨之。予於宣統己酉橅此,則去子鶴之作又百八十八年,似王耶似楊耶,予并不自知,後之觀者又奚從而知之,然予又焉知夫世之賞鑑者,不有許予為摩詰得之於象外者歟。歸安金城橅於宣南西柳樹井並識。

題跋:
〈李瑞清〉
國朝論畫者,莫不言三王。言三王者,莫不推石谷。石谷畫能陶鑄宋元各家都歸腕下,而邱壑結構隨筆而成,煙雲變滅直通造化,故南田翁傾倒至矣。此卷為石谷晚年之作,子鶴足成之。子鶴畫功力極深,余曾見其畫冊兼石谷、南田、漁山之勝,乃知世所傳,不但石谷多偽本,即子鶴亦多非真迹。
拱北道兄出所臨石谷畫卷相示,用筆用墨直如攝影,今人驚歎屢日。非世之畫家,但解橅其形質位置而已,此中艱苦,難與今之賞鑒者言也。宣統三年七月。李瑞清。

〈吳昌綬〉
閒來放筆為長卷,氣體高華與俗殊。鄭重清暉師弟意,平生留作臥遊圖。北樓主人舊作出示命題。仁和吳昌綬。丁巳閏二月。

〈李傅元〉
高峰參差石犖確,小山幽秀饒松竹。琅玕數展當遊山,那問耕煙與子鶴。王楊嗜畫筆有神,知音皕載傳其真。蒼崖斷處我最喜,此中應有采薇人。辛亥冬,題應拱北仁兄屬,藉博一粲。玉峰李傅元作於滬瀆寓廬。

〈徐世昌〉
布衣豈合老雲嵐,畫上金鑾墨更酣。萬里長江奔腕下,一生低首染香庵。
西田雲去見西亭,春漲秋巒幾度經。三百年來書畫史,又皴秋色到西泠。水竹邨人題。

〈程十髮〉
歸安金拱北前輩提倡畫學,創湖社於北京。此乃半個世紀以前事也。今讀金拱北臨王石谷山水卷,題此誌佩。癸酉首夏,雲間程十髮題於三釜書屋。

鈐印:
〈金〉 「金城之印」、「拱北」、「經郛」(三鈐)、「藕湖南岸是儂家」、「藕廬」(二鈐)。
〈徐〉 「雙隱樓」、「徐世昌印」、「徐世昌」、「乾坤一布衣」。
〈李〉 「梅庵主人」。
〈吳〉 「筋力將朽」。
〈李〉 「傅元印信」、「榕農一號芝坪」。
〈程〉 「十髮」。


引首:46 by 128 cm. 18 1/8 by 50 3/8 in.
畫心:46 by 718 cm. 18 1/8 by 282 ¾ in.
後跋:46 by 173 cm. 18 1/8 by 6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中國書畫拍賣,二○○一年四月,編號167

相關資料

註:本幅乃金城臨王翬、楊晉師徒合作的山水長卷。據所錄原卷上楊晉題跋稱:圖乃王翬(1632-1717)未竟之作,卒後六年(1722)由其弟子楊晉補成。

王翬乃清初「四王」之一,其山水畫自創一格,集諸家之大成,故得「畫聖」之譽。從學者甚眾,稱「虞山派」。楊晉(1644-1728)即其入室弟子,嘗與繪〈聖祖南巡圖〉,其師作圖有人物、與橋、馬牛等,皆命他補之。

本幅以山水為主,間綴人物,起首始於層岩疊嶂,密樹重林,步步推進,見高士棲居於竹篁深處,再隨曲徑通幽,越嶒崚石壁,眺望鷗鷺迴翔,遠帆點點,天光水色,推展至遠岸沙堵,遂見頓然開朗。整體佈局由近至遠,步移景換,疏密夾雜有序,法度嚴謹,縝密經營中流露一片自然天趣。其筆墨樸實渾穆,韻味醇厚,呈石谷晚年臻化境之筆,又豈非金城融合古今幾成一體之精妙!難怪他在跋中曰「似王耶似楊耶,予并不自知。」書法名宿李瑞清觀本卷時亦讚嘆道「用筆用墨直如攝影,令人驚歎。」

金城於一九○九年臨本卷,正值精壯成熟之年。他擅書法,工治印,兼及詩古文辭,而畫上溯唐宋,下接明清,歷來名家筆墨都熔煉於其筆下,不單得其規模,兼攝神奪韻,堪稱民國以來集大成第一人。他在京津一帶推動書畫藝術,成立中國畫學研究會,影響深遠,堪稱畫壇宗師。筆下寫成本卷,盡攝石谷遺韻,堪稱盛年代表作。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