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4
2864

楊管北家族藏近代名家書畫(編號2856-2865)

張大千 四時花卉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七六年作
前往
2864

楊管北家族藏近代名家書畫(編號2856-2865)

張大千 四時花卉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七六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四時花卉
(1899-1983)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七六年作
款識:
深紅淡白宜相間,先後還須次第栽;我欲四時携酒賞,不教一日不花開。
六十五年丙辰三月,環蓽厂花事漸盛,朝暮坐聊可亭上,看諸孫拔草灌澆,亦一時之樂,亂離中至不易得,急命解事鶵孫研墨調色,乘興寫此,不計時序,信筆揮洒,更拈歐公詩書其上,以為護身之符也。爰居士年七十有八。
孫乳名綿綿,不可不記。

鈐印:「張爰之印」、「大千居士」、「丙辰」、「三千大千」、「大風堂」。


68.7 by 135.4 cm. 27 by 53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一九七六年春,大千決意定居臺灣,遂頻繁往來美、臺兩地,打點移居事宜,本幅即寫於返美短暫居停之際。是時,環蓽厂春卉滿園,孫輩共享種植之樂,畫家遂起「亂離中至不易得」之歎,蓋其去國漂泊半生,萬里投荒,每每離家別友,今終覓得安身之所,此際頓臨親友睽違,眼前兒孫繞膝之情或不復見,且搬家事務繁瑣,或無復賞花之閑情,遂觸景感懷,以園中花事入畫,聊存天倫共樂之寫照。

畫家以四季卉木合置畫圖,春杏紅芍、朱荷翠蓋、黃菊墨竹、老梅水仙,高低起伏,搖曳生姿,佈置符四季之序,惟眾妍左右交織,相依互倚,毋囿季節區隔,靈活巧妙,此畫家所云「不計時序」也。題款「解事鶵孫」與「信筆揮洒」兩行見修補痕迹,乃畫家下筆後未盡愜意,故挖去原句,斟酌字眼重題之。寫畢,仍嫌不足,復補題「綿綿」之名於後,以點示「解事鶵孫」的身份。「綿綿」即葆蘿四女張德先,一九六五年生,自幼伴隨祖父,深得疼愛,其兩周歲時,大千雖抱恙,「仍為懸燈庭樹,延讌親友」。大千以稚孫少慧,作畫時常向其講述觀湖山勝迹之事,每離家外遊,回函多問及綿綿近況,謂「無時無刻不在想念中」。本幅乃大千命綿綿研墨調色者,故亦「不可不記」,足見愛孫之情切。


楊管北家族藏近代名家書畫(編號2856-2865)

楊管北(1896-1977),江蘇鎮江人,航運界巨擘。早歲參加北伐,任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部科長,後投身實業,抗戰時參與毀船以堵截長江要塞之「江陰沉船」,並赴渝協助運輸物資。勝利後,組益祥輪船公司,四八年起任立法委員,翌年遷臺,任復興航業公司董事暨全國商船聯合會理事長。

楊氏篤信佛法,赴臺後,致力協助大專院校成立佛學研究團體。宏揚佛法之餘,亦嗜書畫,趁業務外訪,遂致力搜求,香港集古齋,亦其得畫之所,尤好遜清天潢貴冑一路,見諸本輯,集「松風畫會」溥氏一門與諸家之作,或鞍馬,或山水,洵清逸雅致之品。與心畬尤為交好,在臺時常有往來,而舊王孫寫贈之〈八駿圖〉四屏,筆下鮮見,或應所求而製,以報賞音,亦及張大千作品,「南張北溥」合聚於一,乃傳統收藏品味所趨者!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