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7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秋壑松泉
(1899-1983)
潑墨潑彩紙本 鏡框 一九六七年作
款識:
丁未十月既望,五亭湖上,爰翁。

鈐印:「張季」、「大千唯印大年」。

藏印:「張約之印」、「心一」。


86 by 147 cm. 33⅞ by 57⅞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畫家三子張保蘿舊藏
一九九○年三月得於香港

出版

〈名家翰墨〉第四十期,張大千前期山水畫特集(香港,翰墨軒,一九九三年五月),頁107

相關資料

註:本幅乃張大千留贈三子葆蘿之作,上具其藏印。張約(1931-2017),字心一,又名葆蘿,出生於安徽郎溪。張家子女皆以叔伯子女分男女排序,故葆蘿排為十二子。先生早歲將其過繼予二哥張善子,故偶稱曰「十二姪」,並自稱「叔」,以示尊重。

一九四九年,政局遽變,大千九子七女中,定居海外的,有三子心一、六子心澄、四女心嫻、七子心夷、五女心沛、九子心印和七女心聲,當中以葆蘿較年長,也能讀寫中文,故在家裡擔當半個當家人,隨侍父親作畫外,亦為家中大小事務打點奔走。

葆蘿擅畫,大千亦極為支持,七十年代,父子在美國曾屢次舉辦聯合畫展。七十年代末,大千回臺定居,葆蘿則留居美國加州。多年來,大千留贈葆蘿作品甚豐,如〈三巴話舊〉、〈松壽圖〉、〈夷陵三遊洞〉、〈瑞士雪山〉等代表作,本幅即其一。

一九六七年,原定居巴西「八德園」之大千,面對家園即將被興建成水庫,夷為平地,無奈著手尋覓新家園。這段期間,他輾轉巴西、美國兩地,不時往加州小城克密爾短住。當地四季氣候温和,景色宜人,亦便於治療眼疾;且華人人口遠多於巴西,藝術活動蓬勃,不少舊交比鄰而居,對其心情、生計更為有利,故日後築「可以居」、「環蓽盦」亦皆在此。

蒙特利半島海濱乃當地著名風景區,沿岸碧海藍天,波光粼粼,白帆點點,岸邊懸崖峭壁,老松古柏滿植,枝幹勢如蟠龍,蒼勁多姿,如斯風光,處處可入畫,在大千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象,亦為筆下好寫之松柏題材增添新靈感。

是年,大千活動頻繁,在加州史丹福大學及萊克美術館分別有個展,又擬在秋冬期間在臺舉行展覽,趕畫連連,筆債甚多,惟其精力旺盛,恰好激發創作之原動力,故潑墨潑彩亦在這段期間發展至巔峰,不論半抽象以至全抽象,皆操控自如,佳作迭出,如〈山雨欲來〉、〈山色空濛〉、〈潛霍峨嵋〉等經典作皆出於此時。

本幅於一九六七年底寫於巴西八德園「五亭湖上」。雖為潑彩,畫境非以常見之壯闊山水,反取山中一隅之松泉,構圖與蒙特利半島蒼松虬姿之景甚類,或衍發自此。畫中嶙峋巨岩橫卧,上方見老松如裂石而出,跨越畫面頂部,流泉從石塊夾縫間激濺,益見動感。畫家以半抽象法出之,先以水墨意筆狀寫山石流泉,薄敷淡赭,復大刀闊斧潑灑礦物顏料於上,以石綠石青配碧翠蒼松,前景以白粉花青狀流水淺渚,層次頓生,營造煙嵐氤氳間,清泉涓涓之景。全紙滿塗,幾無留白,紙色稍呈淡黃,於泉水源頭僅露方寸,即在近乎密閉空間中透出一絲光芒,引領觀者視覺眺遠,山壑益顯幽深,涼意自生。

大千得此佳構,頗為自珍,遂留贈子嗣葆蘿,藏之寶之。日後復有同類題材作品面世,如一九六九年作〈孤山密林〉絹本,乃添潑墨為之,林蔭更見深邃;一九七○年,以巨幅絹本寫〈松壑瀑泉〉,惟潑墨潑彩之效減弱,更偏重筆墨描寫,上題「絶壁過雲開錦繡,疏松隔水奏笙簧」,題材雖近,畫意又不一樣了。

參考資料:
一九六九年作〈孤山密林〉可參見〈張大千在加州 ─ 傳統中國畫風的國際發展〉(加州,三藩市州立大學,一九九九年),圖版18
一九七○年作〈松壑瀑泉〉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88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