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2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吳冠中 日照群峰
(1919-2010)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八三年作
鈐印:「八十年代」、「荼」、「吳冠中印」。


96 by 179 cm. 37 3/4 by 70 1/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直接得自畫家

出版

〈吳冠中畫集〉(北京,榮寶齋,一九八七年六月),頁4
〈吳冠中繪畫形式分析〉,吳冠中著(四川美術出版社,一九八八年三月),頁75
〈吳冠中畫集〉(四川美術出版社,一九九○年一月),頁22-23
〈吳冠中畫集〉(英文版)(四川美術出版社、外文出版社,一九九○年),頁22-23
〈生命的風景 — 吳冠中藝術專集〉I(I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二○○三年九月),頁206-207
〈世界名畫家全集 ─ 吳冠中〉,吳可雨編著(河北教育出版社,二○○六年十二月),頁192-193
〈吳冠中全集〉第五卷( 湖南美術出版社,二○○七年八月),頁236-237
〈世界名畫家 ─ 吳冠中〉,吳可雨編著(河北教育出版社,二○一○年十一月),頁168

相關資料

到黃山西海,一覽群峰,氣象萬千,氣勢磅礡,但如何捕獲這一覽無餘的整體感受呢,煞費推敲。山、石、松……都是實的,視綫撞上它們,跌跌撞撞,便出不了山谷,繞不過石頭,躲不開松樹,用油畫寫生試試,畫面往往局限在可憐的一隅。鷹擊長空,騰飛於群峰之上,穿翔於群峰之中,盤旋於上、下、左、右,不肯棲止。我試繫長纓追蹤鷹之視野,留下了綫之軌迹。運動中的綫凝固了,憑其疏密構成體面,不足,輔以灰調伴奏,仍不足,撒潑彩點,增層次,鑿峰巒,圍溝壑。峰者,尖突之形。尖,源於底座之寬。由寬入尖,或直截挺進,或轉折而達,於是多種綫路組成迂迴跌宕之畫面。但總的趨勢是垂直感、上升感,因之遠山橫卧,經、緯有意織太空。為顯身段體形之美,群峰淡裝,薄衫,透明露體。畫面追求遍體明亮,惜墨如金,遠山幾抹色塊也為了幫襯其明亮。

日照只是點染光色之感染,紅日濃縮成半圓之點,其形式上的地位更比「太陽」自身的概念重要。── 吳冠中〈日照群峰〉


註:一九七三年,吳冠中獲委派作畫任務,沿途曾赴黃山寫生。畫家譽「黃山集中國山川之美」,其絕險之梯、峭壁奇松,皆攝筆下,惟因「批黑畫」事件,創作驟停,是次搜羅的素材未及衍生更全面的創作。越六年,亂局已靖,畫家遂再赴黃山等地寫生。山上景觀瞬息萬變,時霧繞群峰,時烏雲罩頂,畫家苦未能一覽全豹,遂登西海大峽谷,以俯瞰角度寫群峰崢嶸競秀之貌。

黃山山石崚嶒,其勢既層層拔上,又闊擴千里,畫家遂以綫條捕捉其筋骨,以剛勁的山石垂綫對比海浪似的橫卧波狀綫,抽取山體具象的形式美,手法與同年之〈黃山西海群峰〉速寫,如出一轍。惟畫家將構圖擴至六呎鉅紙時,絕非機械式的放大,他以淡墨掃抹山脊,增強層次,跌宕之勢遂躍然紙上。素白石面上,紅、黃、綠彩點潑撒,皆淡妝輕抹,與雲海中的紅日相互呼應,山體益見明亮。畫上,點、線、面交織互動,方與尖、疏與密、橫與直之對比和諧共存,豈非黃山勝景「冠絕五嶽」之寫照!

畫家寫畢,甚感愜意,遂撰長文描述創作過程,惟相同構圖之作,日後似不復再見,或許〈日照群峰〉已臻極致矣!

有關本幅創作年份,有謂一九八三年,或八四年所出。今依〈吳冠中全集〉,訂為一九八三年之作。

參考資料:
〈黃山西海群峰〉速寫可參見〈吳冠中〉吳冠中藝術回顧展畫冊(上海書店出版社,二○○五年九月),頁175


重要私人收藏現代名家畫(編號2772-2784)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隨著中國推行改革開放政策,百廢待興,遍地商機,不少國際企業及專業服務機構,紛紛進軍內地,致力開拓此新興市場。本輯收藏之主人,乃著名國際會計事務所高層,憑其慧眼,趁此機遇,率先引領公司赴華開展業務,成立辦事處。

自一九八四至八九年駐北京期間,以其嗜好藝術,公務之餘,常往琉璃廠,走訪各書畫文物商店,又因與中國美協等單位負責人結交,得引薦親訪拜會京華著名書畫家,締結友誼,既獲贈畫留念,每遇賞心之作,亦得畫家割愛,歸其所藏。駐京五年,積藏頗豐,多為直接得自畫家,如李可染、黃冑、范曾、吳冠中等。黃冑、范曾尤為交好,往往筆下隨心愜意所出,輒歸之,其中不乏鉅製如范曾〈八仙圖〉通景四連屏,即在特殊機遇下入藏。又因好吳冠中之畫風獨特,以其早歲留學法國之經歷,故邀宴吳氏於當年長城飯店之法國餐廳,相晤甚歡,畫家遂贈畫留念,日後,再得吳氏佳作多幀,包括八十年代經典作〈日照群峰〉六尺傑構等。結束駐華工作後,整批藏品一起攜離,珍藏至今逾三十載,未有示人,今方面世。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