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6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黃山松雲
(1899-1983)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五二年作
款識:
客居香澥,怱怱經歲,不時與二三朋舊,啜茗陸羽,往來既久,遂成熟客,嘗戲為口號云「滿堂爭看張夫子,識得虬髯不用猜」。頃將別去,朋輩僉稱,不可無以留念。爰寫黃山松雲以代題壁,黃山固以雲霧茶名於世者。壬辰夏,蜀人張大千爰。

鈐印:「張爰」、「大千」。


40.5 by 180 cm. 16 by 70 3/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大千去國離家,自始為尋覓理想安居之地風塵僕僕,輾轉旅居臺北、大吉嶺、東京、香港,終落實定居阿根廷。他五一年底返港,為翌年九月移居作最後準備,期間辦展、打點古畫收藏、購買經史古籍,亦不時與友朋於「陸羽茶室」相敍。蓋大千先生嗜美食,自研菜式,設宴烹調,可謂老饕;且性豪爽,好結交,常與良朋共聚暢談,粵籍友朋亦甚多,故薈聚文人雅士、以精製粵菜聞名之「陸羽茶室」,自是每逢來港不容錯過之處。

臨行前數月間,大千埋首作畫,為各方好友寫贈誌別,如寄贈高華之金箋山水、贈高嶺梅夫人詹雲白之〈美人障扇〉等,以資留念。本幅寫於夏月,特為留贈「陸羽茶室」,從畫上題跋即可見其光顧「陸羽」之頻及品茗時之情狀,『客居香澥,怱怱經歲,不時與二三朋舊,啜茗陸羽,往來既久,遂成熟客,嘗戲為口號云「滿堂爭看張夫子,識得虬髯不用猜」。』他與「陸羽」主人馬超萬亦為相識,馬氏亦曾向其求畫,「陸羽」牆上至今仍懸掛寫贈「超萬仁兄」之山水扇面,與本幅出於同期;另有工筆蘭花,惜被竊去,至今下落未明。

本幅寫於「壬辰夏」,跋上清楚寫明緣起,「頃將別去,朋輩僉稱,不可無以留念」,以黃山松雲為題,蓋「黃山固以雲霧茶名於世者」。名山好茶,與佳茗聞名之「陸羽」,取此出之,亦恰相配。

大千於二十年代已深受黃山畫派諸袓啓發,於石濤、石谿、梅清用功至深,力行「搜盡奇峯打草稿」,四上黃山,搜奇探險,尋找創作靈感,並對該地雄奇險峻之山勢、烟雲變幻之奇景,深深烙印腦海。筆下詩多書多,畫多相片亦多,至暮年仍屢屢入畫,且構圖不一,變化萬千,足見對此題材之情意結,亦無乃思鄉念舊情懷之表露。

本幅以窄長尺幅出之,長六呎,形式類近手卷,惟構圖非以卧遊式移步換景,乃取平遠之效,讓觀者一覽眾山,似刻意遷就「陸羽」廳堂設計,讓眾茶客舉目即及。畫面群峰如笋,高聳穿雲,奇松迭生,乃黃山典型地貌特徵,綴以類近文殊院之樓閣,如百步雲梯之磴道、蒲團松、漫天雲海等,俱當地標誌式之名景。他下筆時無計較地理位置上之準確性,安排自然,足見對當地諸般景色瞭如指掌,下筆時自是手到拿來。筆墨胎息於傳統黃山畫派,惟不迂於一家,山石棱角見漸江之分明突兀,筆墨涉石濤、石谿之形神,以乾濕反覆點染,綿密緊湊,得蒼莽鬱茂之致;設色層層舖染,山谷險峰,輪廓自生,益顯黃山鍾靈毓秀。全畫佈局不重奇險,造境環環相扣,疏密有致,井然有序,意境清曠高遠,中有遊人三兩,更添畫境可遊之意趣。茶客品茗時觀之,此峰巒雄峻之景盡收眼底,自是賞心樂事。

事實上,大千以此佳作寫贈「陸羽」,除誌別外,不無宣傳之意,既分享鑽研黃山題材多年之成果,亦在門庭若市之「陸羽」留佳話,為眾茶客留下深刻印象。故下筆時,題材、尺幅,處處盡顯心思!此作於五、六十年代尚懸於「陸羽茶室」店面,後畫家聲名益盛,為免過份張揚,以招事端,遂未復公開露面了。


「陸羽茶室」珍藏南張北溥作品(編號2756-2757)

「陸羽茶室」, 抗戰前已開業,乃香江少數至今尚經營之傳統粤式茶樓。

茶文化興盛自清末民初,時嶺南人喜品茗,洋商買辦亦好茶敍,茶樓遂成新興潮流。此風在港隨之興起,茶室、茶樓、茶居成一時風尚,以茶室格調最高。「陸羽茶室」即成立於此時,始創於一九三三年,由任職錢莊之馬超萬及酒樓商人李熾南創辦,取唐朝茶聖「陸羽」為號,設舖中環永吉街六號 。七五年遷中環士丹利街廿四號現址。

自四、五十年代,大批國內移民湧入,及後香港經濟起飛,位置經濟重心之「陸羽」,以佳茗美肴作招徠,承天時地利,成為城中名流、華商品茗酬酢之聚腳點。其菜式以傳統廣州粤菜為主,以品質優良著稱,嚴採新鮮、上乘之材料,精製手工點心如釀豬膶燒賣、牛肉丸,經典小炒如雲腿鴿片、脆皮糯米雞、杏汁燉白肺湯等,馳名中外,為食客所津津樂道。對壺中茗尤其講究,陳年普洱積存多年,亦有上等香茗多種,供客細酌。

店內裝潢保留傳統嶺南茶室格調,滿堂清式酸枝花梨傢俱,旁置舊式廂房,古樸盎然,復參合西洋裝飾風之吊燈裝飾、大鐘,恰呈老上海法租界之昔日情懷。別具特色者,乃牆上書畫原迹多幀,如鄧芬〈仿宋花鳥〉四屏、溥儒〈放風箏〉等,俱鑲配圓角酸枝框,益添書香氣息,蓋「陸羽」主人馬超萬雅好藝事收藏,與文藝界相友善。早於抗戰時期,日軍南犯,不少粤籍文人雅士來港暫避時,好聚首於「陸羽」,往後藝文界亦為常客,書畫家如鄧芬、黃君璧、張大千、黃永玉等,粵劇紅伶如薛覺先、新馬師曾、梁醒波、任劍輝、白雲仙等,皆不時唱酬飯敍於此。七、八十年代,每月舉辦雅集,由畫家駱曉山統籌,筵開數席,或即席揮毫,或唱戲,或品茗,自午至晚,結古人蘭亭會為樂。至今,「陸羽茶室」一直維持當年原貌,菜式傳統如昔,情懷依舊,仍是不少文人墨客雅聚之處,部分更是風雨不改,在固定餐桌,每週甚或每天定期光顧。

歷年來,「陸羽茶室」積書畫頗夥,或得書畫家乘興慨贈,或雅集時即席揮毫,又或於市肆搜得,數量可觀。是輯兩幀出自南張北溥,一為兩人合寫之作,另幅〈黃山松雲〉山水大橫披乃張大千在移居南美前,特為留贈「陸羽茶室」誌別而製,題材、形式俱盡見細心考量處,珍藏至今已逾半世紀,尤為珍貴。一室翰墨丹青,亦堪為「陸羽茶室」與文藝界逾八十年因緣作見証。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