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1
2741

黃曼士舊藏徐悲鴻、齊白石書畫精品(編號2738-2742)

齊白石 芋葉雙蛙
水墨紙本 鏡框
前往
2741

黃曼士舊藏徐悲鴻、齊白石書畫精品(編號2738-2742)

齊白石 芋葉雙蛙
水墨紙本 鏡框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齊白石 芋葉雙蛙
水墨紙本 鏡框
款識:
八十七歲白石老人製於藝專。

鈐印:「老白」、「三百石印富翁」。

藏印:「曼士珍藏」。


123.5 by 33.3 cm. 48 5/8 by 13 1/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百扇齋」收藏中,在徐悲鴻作品外,以齊白石與任伯年之作量夥而質精,享譽收藏界。事實上,齊、任之藝亦為悲鴻所崇拜者,黃氏或受其藝術觀點耳渝目染,亦勤於搜求,收藏益豐。

徐、齊在二十年代末曾共事於國立北平大學藝術學院,悲鴻時任院長,齊老則任教職,後一直保持往來。二人年齡雖相差卅載,惟惺惺相惜,關係頗切,信函往來不輟,悲鴻每到北平,常往拜訪。其常用印「江南布衣」、「吞吐大荒」、「荒謬絕倫」等,俱由老人奏刀;悲鴻亦不時致函索畫或預訂作品辦展,白石對藝友所求未有怠慢,屢寄以佳作,悲鴻亦按筆單回寄稿酬,故經年收藏逾百,且皆為具代表性之精製。一九四六年八月,悲鴻再次出任該校校長,時已易名國立北平藝術學校,翌年二月復聘白石老人為教授,八月,其四子齊良遲亦被聘為導師,父子薪酬、津貼皆有賴悲鴻照拂。

本幅寫於白石老人「八十七歲」時,上題「製於藝專」,即一九四七年復任北平藝專教席之時。據黃孟圭女兒黃美意撰〈徐黃二家 ─ 記徐悲鴻和黃孟圭黃曼士兄弟的友誼〉一文,「徐悲鴻深知二叔喜愛齊白石的畫作,在北平藝專校長任內,曾為二叔選得好幾幅齊白石的妙品,幅幅精美。」可推知本幅應屬其一,乃悲鴻在任內代好友精挑所得。

畫中構圖極簡,大塊芋葉幾佔畫面上半,枝幹矗立,旁有雙蛙相對細語。全畫以水墨出之,濃墨寫葉,餘者稍淡,見質感差異,上下前後層次頓生。全畫寫來墨韵淋漓,似塘畔一角,水氣瀰漫,而筆筆帶勁,快意酣暢,無拘於細節收拾,一蹴而就,盡顯白石縱筆率意之功,可見在藝專授課時身心舒懷,神元氣足,摰友亦眼光精到,挑此「妙品」,以應海外摯交所請。

參考資料:
〈徐黃二家 ─ 記徐悲鴻和黃孟圭黃曼士兄弟的友誼〉可參見〈大成〉雜誌,第一一九期(香港,大成出版社,一九七八年二月一日),頁5-16

黃曼士舊藏徐悲鴻、齊白石書畫精品(編號2738-2742)

本輯源自星洲著名收藏家黃曼士舊藏。

黃曼士與兄黃孟圭乃徐悲鴻藝術知音,識於微時,悉力扶助其藝事,對他在南洋廣受推崇尤起關鍵作用。悲鴻引二人為「生平第一知己」,拜為「大哥、二哥」,情誼之篤,自不待言。

黃曼士(1890-1963),福建南安人,出身名門。一九二三年下南洋,時烟草業發展蓬勃,他任南洋烟草公司新加坡分行總經理,因而致富。他嗜雅藝、盆景,亦好蒐藏,集古今扇畫數百,有「百扇齋」之號。

一九二五年,兄黃孟圭在歐考察,與留法之悲鴻結識,酷賞其藝,頓成莫逆。以官費留學之悲鴻不時被中斷資助,且不善理財,與妻蔣碧微境遇窘迫,得黃氏悉力支持,並托付其在星洲之二弟曼士相助,此亦悲鴻赴南洋之源起。

自此至四十年代,悲鴻多次往返星洲,皆寓黃曼士於芽籠35 巷之「江夏堂」中。觀摩「百扇齋」收藏外,亦得以潛心作畫,畫馬之作尤夥,遂得「萬馬奔騰江夏堂」之譽;油畫名作如〈放下你的鞭子〉等亦誕生於此,令星洲成為國外集悲鴻作品最豐之地。黃氏為人胸襟豪邁,疏財仗義,悉心照料徐氏生活食宿、提供畫具外,亦以其政商、文化界廣濶人脈,為悲鴻熱心引介南洋僑領造像,賺取潤筆,遂令其聲譽更隆。兩人友誼終身不渝,當悲鴻欲赴海外時,黃氏即慨助旅費;當悲鴻為抗戰辦展募款時,黃氏即擔任重要贊助人;當兵臨城下,將淪陷之時,亦賴黃氏將大批重要藏品匿藏秘密古井保存;當悲鴻驟然逝世,黃氏舉辦〈徐悲鴻遺作展〉於星洲,以資紀念。

多年來,悲鴻贈黃氏昆仲作品精且夥,如為家人繪像、嘉禮、祝壽等,形式多樣,中堂、長卷、匾額、對聯、扇面、油畫等,數量逾百。黃曼士好庋藏,悲鴻不時從國內為其搜羅佳作,或從畫家索求,甚或轉贈個人收藏,日後「百扇齋」之齊白石、任伯年書畫得譽收藏界,不無悲鴻襄助之功。

本輯源自黃曼士舊藏,上具其藏印,部份乃悲鴻親攜往星洲轉贈,部份乃於當地寫贈,其中包括一九五四年黃氏舉辦之〈徐悲鴻遺作展覽〉之展品,俱屬畫家精心所出,題材多樣,精絶之甚,堪作各題材之代表者,見証徐黃三十寒暑之深厚情誼。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