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8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徐悲鴻 放牧
(1895-1953)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三七年作
款識:
廿六年夏日。
悲鴻再歸南京。

鈐印:「悲鴻」。

藏印:「曼士珍藏」。


130.6 by 77 cm. 51 3/8 by 30 1/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展覽

新加坡,維多利亞紀念堂,〈徐悲鴻遺作展覽〉,一九五四年二月十九至廿一日

出版

〈徐悲鴻遺作集〉(新加坡,中華美術研究會、南洋美專暨南洋學會,一九五四年),圖版8
〈徐悲鴻畫集〉(臺北,中華書畫出版社,一九七五年一月一日),頁108
〈徐悲鴻彩墨畫選〉(人民美術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六月),圖版41

相關資料

註:一九三五年,徐悲鴻致函廣西省秘書長蘇希洵,提出前往當地遊覽採風。是年底,他從南京啓程赴桂,居停南寧、桂林等地,舉辦展覽,與藝術界會面,獲當地各界人士熱烈歡迎。悲鴻對此地印象甚佳,心情舒暢,並熱心當地美術事務,往後七年間多次往訪小住,更在此買地置房,部分藏品亦存於此。他被當地秀麗風光深深吸引,其〈南遊雜感〉中即有對各勝景如桄榔樹、陽朔等詳細描述,更有「山光蕩漾,明媚如畫,真乃仙境也」之慨嘆。此情此景,為其筆下提供了不少創作元素及新鮮題材,如極富代表性之灕江春雨、晨曲等。

本幅寫於一九三七年夏,若參照一九三六年所作〈榕樹雙牛〉,兩者尺幅、構圖甚類,可知源出自此。該幅上題「丙子夏日遊桂所見」,蓋是年夏悲鴻復遊桂地,畫中巨榕,或為位於陽朔月亮山景區之老榕樹。該樹逾千歲,樹圍七米,高逾十七米,枝繁葉茂,綠蔭蔽日,覆蓋數畝,極為壯觀。此異木奇觀為當地旅遊勝景,亦不少古今文人畫家好吟寫之對象,悲鴻見之,或深受啟發,靈感頓生,遂引入畫。

其筆下早有牧牛僮子題材,多以特寫出之,偏重人物及牛隻之刻劃描寫。本幅明顯將焦點置於幾近佔據全畫面之參天巨樹,粗幹虬枝,姿如龍盤虎踞,層層綠葉,鬱鬱蒼蒼,密聚遮天;樹影婆娑下,僮子背靠盤根虬枝,乘涼吹笛,牛隻飽餐後一旁卧地休息,畫面一片恬淡閒適,或亦畫家在桂時心情之反映。在四尺整幅的畫面上,僮子僅高逾寸,與巨樹比例差異懸殊,益顯古木氣勢恢宏,大自然不朽之生命力,洋溢滿紙。

本幅下筆時維一九三七年夏,時剛離桂返寧,悲鴻對此新得畫題或甚為愜意,遂復寫之,攜至星洲贈好友黃曼士,分享此行遊歷所得之佳構。

參考資料:
一九三六年〈榕樹雙牛〉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一九九一年五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59
「悲鴻星洲紀事」收錄於〈悲鴻在星洲〉,歐陽興義編著(新加坡,藝術工作室,一九九九年一月),頁205


黃曼士舊藏徐悲鴻、齊白石書畫精品(編號2738-2742)

本輯源自星洲著名收藏家黃曼士舊藏。

黃曼士與兄黃孟圭乃徐悲鴻藝術知音,識於微時,悉力扶助其藝事,對他在南洋廣受推崇尤起關鍵作用。悲鴻引二人為「生平第一知己」,拜為「大哥、二哥」,情誼之篤,自不待言。

黃曼士(1890-1963),福建南安人,出身名門。一九二三年下南洋,時烟草業發展蓬勃,他任南洋烟草公司新加坡分行總經理,因而致富。他嗜雅藝、盆景,亦好蒐藏,集古今扇畫數百,有「百扇齋」之號。

一九二五年,兄黃孟圭在歐考察,與留法之悲鴻結識,酷賞其藝,頓成莫逆。以官費留學之悲鴻不時被中斷資助,且不善理財,與妻蔣碧微境遇窘迫,得黃氏悉力支持,並托付其在星洲之二弟曼士相助,此亦悲鴻赴南洋之源起。

自此至四十年代,悲鴻多次往返星洲,皆寓黃曼士於芽籠35 巷之「江夏堂」中。觀摩「百扇齋」收藏外,亦得以潛心作畫,畫馬之作尤夥,遂得「萬馬奔騰江夏堂」之譽;油畫名作如〈放下你的鞭子〉等亦誕生於此,令星洲成為國外集悲鴻作品最豐之地。黃氏為人胸襟豪邁,疏財仗義,悉心照料徐氏生活食宿、提供畫具外,亦以其政商、文化界廣濶人脈,為悲鴻熱心引介南洋僑領造像,賺取潤筆,遂令其聲譽更隆。兩人友誼終身不渝,當悲鴻欲赴海外時,黃氏即慨助旅費;當悲鴻為抗戰辦展募款時,黃氏即擔任重要贊助人;當兵臨城下,將淪陷之時,亦賴黃氏將大批重要藏品匿藏秘密古井保存;當悲鴻驟然逝世,黃氏舉辦〈徐悲鴻遺作展〉於星洲,以資紀念。

多年來,悲鴻贈黃氏昆仲作品精且夥,如為家人繪像、嘉禮、祝壽等,形式多樣,中堂、長卷、匾額、對聯、扇面、油畫等,數量逾百。黃曼士好庋藏,悲鴻不時從國內為其搜羅佳作,或從畫家索求,甚或轉贈個人收藏,日後「百扇齋」之齊白石、任伯年書畫得譽收藏界,不無悲鴻襄助之功。

本輯源自黃曼士舊藏,上具其藏印,部份乃悲鴻親攜往星洲轉贈,部份乃於當地寫贈,其中包括一九五四年黃氏舉辦之〈徐悲鴻遺作展覽〉之展品,俱屬畫家精心所出,題材多樣,精絶之甚,堪作各題材之代表者,見証徐黃三十寒暑之深厚情誼。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