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3
1393
徐悲鴻 推轂圖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四一年作
前往
1393
徐悲鴻 推轂圖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四一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徐悲鴻 推轂圖
(1895-1953)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四一年作
款識:
苦吾身,清我心,幾許無魂漂魄人。
辛巳。悲鴻。

鈐印:「東海王孫」。


104 by 66.1 cm. 41 1/8 by 27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二○○七年十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283

相關資料

註:本幅寫壯漢推獨輪車,上負重物,赤膊跣足,跋涉崎嶇山路上。如此構圖、題材絕少出於悲鴻筆下,若對照其鉅製〈六朝人詩意〉則可知淵源所自。

目前所見〈六朝人詩意〉藏新加坡「袖海樓」,乃畫家一九三九年七月寫於星洲的逾六呎整紙橫幅。上題「苦哉遠征人,畢力於時難,高山盤腳底,陰雲及樹端。野胡來東上,長驅入西關,惜看白日景,何時解冰川?」又謂「寫舊稿六朝人詩意」。圖中兩人分乘黑白馬,錦衣羅服,一前一後,行於山陂路上,後有壯漢推車負物跟隨。本幅圖中人物取自該畫局部,亦即抽出推車漢子一節獨立成篇。悲鴻謂「寫舊稿」,指原本乃面世於一九三九年前。一九三三年五月,他赴法京參加中國美術展覽會,當地〈世界畫報〉翌月有專文報導該活動,稱展品中「最特別者為近代著名畫家徐悲鴻君之〈六朝人詩意〉」。又一九三二年十二月,悲鴻應〈讀書雜誌〉邀約,撰〈自傳〉,內容提及其代表作「中國畫有〈九方皋〉、〈六朝人詩意〉……」由此可知該畫最早應寫於一九三二年或以前。而人民美術出版社八十年代初出版〈徐悲鴻彩墨畫〉,其中印有〈六朝人詩意〉,與三九年重寫本幾出一轍,惜印製效果欠佳,題款部份並不清晰,目錄未附畫幅尺寸,卻標明一九二九年作,似從舊畫集中翻攝。從上述資料判斷,〈六朝人詩意〉應寫於二九年,稿本應被畫家隨身攜至星洲,十年後重寫,而兩年再有本幅「節寫本」。

原稿所題「六朝人詩意」應指樂府詩中的〈從軍行〉,六朝不同作者皆有此作,因首句曰「苦哉遠行人」,又稱「苦哉行」,內容字句有異,惟題旨俱「苦天下征伐」。悲鴻的歷史人物題材畫,多借古喻今。二九年所出的〈六朝人詩意〉,也許指涉北伐統一但內鬥未息,各方勢力連年互攻,民不聊生,苦於徭役。十年後的重寫本,目標恐轉移到東寇入侵上,「野胡來東上,長驅入西關」的含義更見名顯。

本幅寫於一九四一年,悲鴻往返星馬間,惟局勢更蹇,太平洋戰火迫近眉睫。畫中焦點在於推車漢子,從題識及描繪重點更置於傜役之苦,推車者肌肉骨骼之寫實處理,凸現其使力之強,也反映了所負物件之沉重,這與〈愚公移山〉中掄鋤鑿山者的描繪方式相同。從傳世畫跡中,似未見悲鴻有所重複。畫上具挖款痕跡,應是受贈者上款被挖掉,這恐與日寇攻佔星洲有關,蓋悲鴻奔走南洋,籌款抗日,被敵視若眼中釘,不少具上款之作恐因敏感招禍,遂被移去甚或毀掉,這亦歷史離亂中的見證也。

參考資料:
一九二九年本〈六朝人詩意〉可參見〈徐悲鴻彩墨畫〉(人民美術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六月),圖版10
一九三九年本〈六朝人詩意〉可參見〈袖海樓藏畫選〉(上海書畫出版社,二○○六年七月),頁136-137
〈徐悲鴻年譜長編〉,王震編著(上海畫報出版社,二○○六年十二月),頁114、121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