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9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于非闇 時樂鳥圖
(1889-1959)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四五年作
款識:
時樂鳥嚮在禁籞,歷壬子、甲子,始養稷園;壬午歲化去,一時吟壇競詠,傳為佳話。乙酉嘉平寫於玉山硯齋。非闇並記。

鈐印:「于照之印」、「非厂居士」、「雕青嵌綠」、「壯夫不為」。


129 by 61.8 cm. 50 3/4 by 24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一九九○年十一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11

出版

〈雕青嵌綠.清逸絶倫 ─ 一代花鳥大師于非闇〉,刊於〈大觀〉月刊第七期(臺北,雅墨文化事業有限公司,二○一○年四月),頁23
〈中國近現代繪畫叢刊 ─ 于非闇〉(臺北,雅墨文化事業有限公司,二○一○年十二月),圖版43

相關資料

註:


「中山公園有一隻鸚鵡,從頭到尾有二尺長,灰白而加黑斑的闊嘴,朱紅色的頭,綠黃色的簔衣,藏青色的翅膀,朱紅色自下額至臀,紅的可愛,兩管朱紅的尾翎,襯上幾根石青色的小羽,它的美麗,是莊嚴,是雄厚,是端麗,是富有熱烈色彩的。」

一九四七年,于非闇撰〈記公園時樂鳥〉一文,細述北平中山公園蓄養鸚鵡之狀。本幅所寫者,丹首碧翼,身披彩衣,體健豐腴,蜷足立於梧樹上。枝幹粗拙,如虬龍盤屈,密葉滿鋪,以細筆鈎出,厚填靛藍,邊沿鈎金,與上文描述同出一轍,可知作品源自寫生無疑。鸚鵡則出諸精微寫實,桐葉偏於裝飾,兩者合置,富麗絢爛,氣派煌然,卻又不掩其生機天趣,堪稱富貴野逸,一爐共冶!

于非闇筆下鸚鵡概分兩類:一得稿於宋徽宗〈五色鸚鵡卷〉,四十年代屢有所出,以春卉為背景,如杏花、玉蘭、桃花等,敷色較輕柔清麗,畫面氣息雅淡,如〈五色鸚鵡〉、〈玉蘭鸚鵡〉等。另者即時樂鳥,相同年代亦有數本,源自一九四二年禁苑移養中山公園之故事。

「時樂鳥」之稱始自唐玄宗蓄五色鸚鵡,按東漢楊孚〈南海異物志中〉「時樂鳥,鳴皆天下太平,有道則見」之說,故喻社稷靖平、政治清明。于非闇所繪「時樂鳥」乃晚清時,伍廷芳獻呈慈禧者,原為一雙,一在頤和園樂壽堂,後似歸溥心畬;一在紫禁城,後移至中山公園。一九四二年,故都已陷敵手,日人在園內舉辦「戰利品」展覽,參觀者藉園中時樂鳥承平之喻,借物喻事,反諷展覽粉飾太平。是年,此鳥物化,文人爭相吟詠憑弔,非闇於畫中題「壬午歲化去,一時吟壇競詠,傳為佳話」,即述此事,亦可見取此題材之背景。本幅寫於抗戰勝利後,畫家下筆時,心情迥異於早前數本,惟著力用功之處如一。

參考資料:
背景為桃花之〈碧桃翠羽〉、背景為春杏之〈五色鸚鵡〉可參見〈中國近現代繪畫叢刊─ 于非闇〉(臺北,雅墨文化事業有限公司,二○一○年十二月),圖版25,50
背景為玉蘭之〈玉蘭鸚鵡〉可參見〈遷想妙得 ─ 中國近現代書畫擷萃〉(臺北,羲之堂出版事業有限公司,二○一四年十二月),圖版17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