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3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寂鄉舞
(1899-1983)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五○年作
款識:
寂鄉舞。
此印度國際大學舞蹈之一種,詩人泰戈爾名其所居曰「寂鄉」,遂名其舞,亦曰「家鄉」也。庚寅四月,大千居士寫記。

鈐印:「張爰」、「大千鈢」。


100 by 53.8 cm. 39 3/8 by 21 1/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30

出版

〈香港蘇富比二十週年(1973-1993)〉(香港蘇富比有限公司,兩木出版社,一九九三年),圖版689

相關資料

註:「寂鄉」,印度加爾各答北郊之小鎮,原址只得小樓一幢。印度詩聖泰戈爾路經,對這片環境恬靜、蒼翠鬱綠之土地留下深刻印象,一九○一年舉家遷居至此,寓所取名桑蒂尼蓋登(Santiniketan),意曰「和平之鄉」,日後多被稱曰「寂鄉」。他在此留逾半生,一九一三年獲諾貝爾文學獎後,部份奬金在當地創建印度國際大學,推動東西文化思想交流,令此寂寂無聞之鄉郊,成為享譽海內外之學府。日後不少文藝界人士如徐志摩、徐悲鴻、季羨林,赴印時亦有到訪。

一九四九年底,張大千偕夫人徐雯波自香港赴印度,在時任駐印大使羅家倫安排下,籌備新德里畫展事宜。展畢,前往阿堅達石窟考察壁畫,並四出遊覽風光名勝,聞名已久之「寂鄉」亦行程之一。一九五○年四月中旬,畫家與夫人前往該地,於印度國際大學美術學院中,客席教授中國畫學,兼鑽研印度藝術,並舉行個展,展出近作及臨摹敦煌壁畫多幅。畫上署年「庚寅四月」,即公曆五月中至六月中旬,未明示地點,大千伉儷或仍身處寂鄉,或甫離開,在大吉嶺小住之時。

事實上,早於一九四五年,大千已取印度舞者入畫,時尚未赴印度,筆下所出,乃據好友葉淺予〈印度獻花舞〉為藍本而成。畫上題謂「印度國際大學紀念泰戈爾,諸女生為獻花之舞,姿態婉約,豔而不佻,迨所謂天魔舞也耶。其手足心皆敷殷紅,則緣如來八十種隨好,手足赤銅色也。觀莫高窟北魏人畫佛,猶時有亦現此相者。偶見吾友葉淺予作此,漫效之並記。」日後,大千為好友沈葦窗藏葉淺予繪另幅〈印度獻花舞〉題詩堂亦憶述此事:「淺予歸國,館余成都寓居近半年,每寫天竺寂鄉舞女……奇姿逸態,如將飛去。余愛慕無似,數數臨橅,偶有一二似處。淺予不為訶責,轉為延譽,余感愧無似。」

本幅畫題〈寂鄉舞〉,又題曰「印度國際大學舞蹈之一種」,可知下筆時畫家已到訪寂鄉,親身觀賞當地舞蹈表演。題材已非手托花籃之「獻花舞」,而是目遇之「寂鄉舞」,細節與取材自葉淺予本之處理,見明顯區別。舞者身穿印度傳統紗麗,手心、腳掌均「敷殷紅」,蓋「緣如八十種隨好,手足赤銅色也」。其雙手伸展,提踵立足,纖細腰肢隨明快節奏搖晃,令裙擺如蝶般向外散張旋轉,圍巾「如將飛去」,飄揚空中;身上頸鍊、耳環、烏髮,亦隨之揚起,體態優美,盡顯婀娜之姿,動感自生。

全畫以工筆細寫出之,鈎畫精準,綫條細而帶勁,乾淨利落,亦帶出跳脫的節奏感;舞動之裙擺、飛揚之圍巾,弧形線條上下相互呼應,恰好均衡畫面空間。色調素淡,以淡赭、白粉為基調,裙上花飾滿描,精巧清麗,益顯秀雅飄逸,僅於舞者臉上以朱色紅唇醒之,倍增嬌豔魅力。

畫中主角雖為印度女郎,惟造型、膚色、以至臉部五官輪廓之處理,乃偏向「中國化」,類近中國仕女韻味,並非純粹客觀寫生,這亦其筆下印度仕女之慣常處理手法。事實上,不論人物造型、手相指節的精確描寫,以至無背景以凸顯主體的處理,處處可見受敦煌壁畫藝術之影響。

從存世畫迹所見,大千先生筆下取舞蹈入畫者,如一九四三年寫西寧塔兒寺觀舞所見〈蕃姬醉舞圖〉、一九四七年寫西康藏族少女舞蹈之〈跳鍋莊〉,或上述一九四五年臨葉淺予之〈印度獻花舞〉外,數量極罕也。本幅舞者「姿態婉約,豔而不佻」,尤著重動感之呈現,與畫家筆下常見仕女倚欄或執扇之嫻靜造型,大異其趣,難怪大千先生「愛慕無似」!

參考資料:
張大千一九四三年〈蕃姬醉舞圖〉可參見〈張大千四十年回顧展〉目錄(三藩市,美國舊金山砥昂美術館,一九七二年),圖版20
葉淺予一九四八年作〈獻花舞〉可參見〈雄獅美術〉第十期,一九八八年十月,頁84
張大千一九四五年作〈印度獻花舞〉可參見〈梅雲堂藏張大千畫〉目錄,高美慶編(香港,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一九九三年),圖版12
張大千一九五○年作〈降聖圖〉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二○○○年十月,張徐雯波女士藏大千書畫專拍,編號177
張大千一九五○年作〈辨才女郎〉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二○○○年十月,張徐雯波女士藏大千書畫專拍,編號178
葉淺予一九八一年作〈印度獻花舞〉及張大千詩堂可參見〈情義之交 ─「游藝堂」藏張大千書畫集〉(香港蘇富比有限公司,二○一二年九月),圖版45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