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6
1346
吳大澂 匡廬紀遊卷
水墨、設色紙本 手卷 一八九一年作
前往
1346
吳大澂 匡廬紀遊卷
水墨、設色紙本 手卷 一八九一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吳大澂 匡廬紀遊卷
(1835-1902)
水墨、設色紙本 手卷 一八九一年作
畫家題引首並書遊記及詩
顧澐繼畫一幀
楊峴、俞樾、崧駿、彭祖潤、湯滌題後跋

引首:
匡廬紀遊圖。辛卯祀灶日。吳大澂自題。

款識:
〈一〉 海會寺。廬山真面目,惟海會寺得攬其全。余與若波顧君商確作此圖,歸而成之。大澂。

〈二〉 九疊雲屏。九疊屏在五老峯東北,時有雲氣往來,儼然董思白仿雲林畫筆。此從吳章山至海會寺道中所見。愙齋。

〈三〉 三峽澗。蘇子由〈棲賢寺記〉所謂:「谷中多大石,岌嶪相倚。水行石間,其聲如雷霆,如千乘車行者,震棹不能自持。雖三峽之險,不是過也。」橋曰「三峽橋」,橋下有招隱泉,泉之西為易實父觀察所築書樓,有亭翼然,在清流急湍間,度橋而東二里許為棲賢寺。愙齋記。
潁濱遊跡止棲賢,我到棲賢足不前。力疾遊山真好事,它年重訂再來緣。臘月十四日畫竟又題一絕。

〈四〉 白鹿洞書院。五老峯坡陀南下突起一山為後屏山,其下為白鹿洞書院。愙齋吳大澂。

顧澐畫:
〈顧澐〉
辛卯秋七月,愙齋先生過皖,偕入廬山,兩人扶病而遊,乏躋勝,具肩輿,至海會寺、三峽澗、栖賢古剎,繞至白鹿洞而歸,餘皆不能窮其勝。先生得詩十餘首,既歸圖成四景,復長篇記述遊蹤,雖一邱一壑,栖神明於其中矣。因予侍先生同遊共嘯,遂命拙筆續圖一幀,珠玉備前,瓦礫復何著筆,違山之後每憶未見石梁瀑布為憾,夢擬是圖以補,結想此遊乃窮於屐齒者少,快於臥游者多矣。質諸先生,當發一粲。壬辰人日,顧澐識。

〈吳大澂〉
石梁飛瀑。愙齋題。

題跋:
〈吳大澂〉
遊廬山記。光緒辛卯秋七月,本齊、本善兩姪將赴金陵應試,余與偕行,過焦山,遇洪文卿同年,句留三日,因思輪船溯江而上兩日可達潯陽,遂假道皖江,與顧君若波訂匡廬之遊。二十二日,由皖解維,二十三日過石鐘山,泊舟崖下,與若波登岸小憇,江天一覽,心目俱快。午後達九江,若波與余各乘肩輿行十里,暮色蒼然,炊煙四起,恐前路無投宿之處,輿夫有難色,遂宿十里鋪,翼日踰吳章嶺,嶺不甚陡,上有小廟,老僧煑茗留客。余以病軀不能遠陟,晚宿鯽魚橋,旅店中得詩二首,是日行三十里耳。二十五日行至茶庵,停輿片晌,歫海會寺十餘里,途次見雲氣繚繞中隱見五六峯,若立若坐若徙,倚而環侍,突厄參差,多有畫理,以意度之,此五老峯也。其左邐迤而下平坦如城垣,連亘數里者,九疊雲屏也。過此入松林中,蒼翠蓊鬱,中無襍樹,濃陰夾道,衣裾盡綠,樵徑紆僻,若無人蹤,隱隱聞鐘聲,而不見寺門,心竊訝之。一旋轉間,見寺僧三兩人往來密林中,則海會寺在焉。老僧至善,年七十餘,自述壯歲時立志冥修,獨坐山頂古洞中,讀華嚴經,魏默深太守源往訪之,勸其結一茆龕,免受洞中陰寒之氣,老僧日夜趺坐龕中,終歲不下山,樵夫野老時時拾松枝、擷野蔬,或負斗米贈之,得不飢死。粵逆犯豫章時,廬山廟宇數十百所,焚燬殆盡,而老僧一茆棚孑然獨存,得不死於兵火。今寺中修建梵宇數十椽,皆眾善士協助功德,老僧從未托鉢募一香火,緣自媿無能耳。問其誦經有何領悟,亦不語。其苦行清修如此,亦可敬矣。寺後正當五老峯之麓,諸峯矗立雲表,肩比鱗次,老僧曰:廬山面目惟此最真。今日天氣晴朗,山色分曉,可入畫。余與若波各攜筆墨至寺門外,乘興伸紙,手圖一稿,峯巒凹凸,皴擦天然多作斜折紋,似石谷子仿關仝筆法,今人以古人為師,古人以造化為師,不我欺也。若波又為老僧畫一小幅,余則高臥禪榻,力有不逮矣,作詩一首贈之。二十六日,由海會寺至觀音橋,即蘇子由〈棲賢寺記〉中所謂三峽橋也。橋下澗水所經古名三峽,澗有泉曰招隱泉,斷崖怪石,縱橫於澗底,水流曲折,不能直達,與石爭道,如怒蛟破壁而出,交鬭於雷雨中,聲聞十餘里,見者愕眙側足不敢前,耳為之震,目為之眩,不知瞿塘灧澦堆風景何如?它處山水無此奇險也,橋門左右多刻宋人題名,余則倦於登降,不能卒讀;旁有觀音菴,吾友易實父觀察所築書樓三楹在菴之左,下瞰鰲石,建亭以當其衝,屋後藝蘭數百本,亦極幽雅,實父已回湘中,山僧導余啓扃而入,登樓周覽,則藏書萬卷,縹緗壓架,知實父它日歸隱於此有終焉之志,其自撰聯語云:無恐怖懸離顛倒夢想,有崇山峻嶺清流激湍。余與若波裵回久之,正憑眺間,忽雷雨大作,山水奔騰砰湃,挾泉而下,三峽若不能容,飛瀑橫流,長松怒號,有千軍萬馬之聲,竹木環匝,隨風鼓盪,飛翠欲滴,鳳舞鵬搴,此又天助奇觀,令人驚駭欲絕,余得詩二首,不能摹繪萬一。古人畫水畫雲畫雨有極神妙者,而不能畫風,亦技之窮矣。頃刻天晴雲散,芒鞵泥滑,而輿夫勇於前進,遂由三峽至棲賢寺,循澗而行,每遇噴泉峭壁,古木叢篁,輒舍輿而徒,流連不忍去。僕人告余曰澗中有古刻,諦視則忘機處三字,款似道周二字,或係黃石齋先生之筆,不可考矣。土人相傳,棲賢寺有三寶:五百羅漢圖二百軸,康熙間方伯金公鐵山,名世揚,所留浙人許從龍畫,世目為許虎頭,筆意古厚,有唐人貫休遺意。寺僧出示五六軸,有雲龍獅虎,皆極縱橫跌宕之致,雄偉而不失諸俗,即此數幅略見一斑矣。又出甕瓶中貯舍利子數百顆,明如水晶,以髮引之猶珀拾芥,或云堅固子,不知何代高僧所留遺也。又藏一石鼎,紅白相間如瑪瑙,粵東產石,多有類此者,不足貴重,寺僧以為漢玉鑪,故亦寶之。殿中設有金塗塔,係明時製作,鑄有篆書數行,乃俗工所為,不甚記憶矣。寺中屋宇,兵燹以後,多未修建,頹垣荒草間,時有古刻石,不及細訪,禪房無棲息之所,遂由棲賢寺至白鹿洞書院,時已薄暮,山長華堯峰觀察祝三適赴南昌,院中諸生亦多往應秋試,齋舍皆空,余與若波借榻一宿,兩廊門側,石刻林立,大半皆明人書,余得陽明先生擘窠大書數幅,款署正德庚辰,餘不能盡拓,連日已倦游,亦不能徧覽諸刻,但見院後五老峯合如仙掌,與它處所見又不同矣。峯下有後屏山,山麓數里間古木成林,蔚然深秀,名山勝蹟,鍾毓賢才,又不僅層巒疊翠,供游釣、恣眺覽而已。山半平坡,有亭翼然,在院之西偏則鹿眠亭也。二十七日午後出山,遙望彭蠡,帆檣如織,煙樹蒼茫,山色湖光,清暉相暎,亦畫中妙境矣。八月朔始抵金陵,歸而敘其大略,書於圖後,以紀一時遊興云。
遊廬山詩十二首。(文略,不錄)光緒十有七年辛卯嘉平月,吳大澂。

〈楊峴〉
匡廬在人境,夢想未曾游。老我因病廢,兩公發興遒。風雲拓兩戒,日月盪雙眸。高唱新詩句(公有游山詩十二首),山神應點頭。畫手王摩詰,能為山寫真。九江匯煙水,五老(峯名)變昏晨。天入羣峯黑,坡迴千石皴。衹疑最深處,應有古仙人。
愙齋侍郎游匡廬歸,寫圖見示,因題其後。壬辰正月,七十四歲藐翁楊峴稿。

〈俞樾〉
(七絕二首,文略)壬辰暮春之月,愙齋侍郎館丈訪我於湖樓,出此見示,名山名筆,何能贅一辭章。書兩絕句。曲園居士俞樾,時年七十有二,新病𢪸力甚弱。

〈崧駿〉
(七律二首,文略)俚句奉呈愙齋仁兄同年大人屬題即希教正。鎮青弟崧駿。

〈彭祖潤〉
(文略)吾師節鉞餘閒,一邱一壑,手不停揮,兩年以來,不下數百本,在經濟文彰而外別立一幟。吾吳自國朝以來無大名家,吾師每見名蹟,必銳意臨摹,力學不倦如儒生,殆將合華亭、婁東為一手歟。去秋扶病游匡廬,繢成此圖,並作游紀,壬辰莫春,杖履來湖上,出圖命題卷後,不文若祖潤何能賛一辭然。師命不敢違,敬成小詩以申仰跋。(詩略)夫子大人誨正。受業彭祖潤呈稿。

〈湯滌〉
丙辰六月二十四日,仲深先生招飲棗花書屋,出斯卷見示。同觀者邱瑞麟,朱鼎元,蔣楙熙,蔣鳳梧,陳宗蕃,蔡晉鏞。湯滌題記。

鈐印:
〈 吳〉 「愙齋」、「吳大澂」、「吳大澂印」、「愙齋」、「吳大澂印」、「愙齋」、「白雲山樵」。
〈顧〉 「顧澐之印」、「若波」。


引首 frontispiece: 35.5 by 127 cm. 14 by 50 in.
畫心 paintings: 各 35.5 by 80 cm. 14 by 31 ½ in. (5)
後跋 annotation: 35.5 by 669.9 cm. 14 by 263 3/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出版

吳大澂匡廬之遊、寫〈匡廬紀遊圖〉,及撰〈遊廬山記〉,收錄於〈吳愙齋先生年譜〉,顧廷龍編(哈佛燕京學社,一九三五年三月),頁199至203
〈遊廬山雜詩〉廿首收錄於〈愙齋詩存〉卷七,林下集,現轉引自華東師範大學,二○○九年版,頁125 至127

相關資料

註:不下堂筵,坐窮泉壑,筆墨文章皆可玩味,一山一水,無不怡情。紀遊文學、繪畫至明清而盛,於繪畫則由吳門畫派始單辟門類,沈周、文徵明皆有相當數量作品存世;稍晚王世貞等文人墨客積極參與,終令紀遊山水畫成為文人遊歷,著文之外最好之怡情方式。

吳大澂宦跡遍大江南北,又嗜游,擅畫,喜作詩文,傳世繪畫作品中,臨古與紀遊乃最常見題材,幕僚陸廉夫擅繪紀遊紀事卷冊,亦深受其影響。

〈匡廬紀遊圖卷〉乃愙齋紀遊代表名作。一八九二年七月,愙齋送吳本齋、本善兩姪南京應試,遊興遂起,一路乘舟南下,與顧若波同遊廬山五日,二十三日由九江出發,越吳章嶺,過五老峰,居海會寺;過觀音橋、遊棲霞寺,宿白鹿洞書院,二十七日方出山。歸後製成此卷,擘窠大字自題引首,一直攜帶身邊,自珍可見。

本卷畫分五段,前四段乃愙齋自製:〈海會寺〉、〈九疊雲屏〉水墨出之;〈山峽澗〉、〈白鹿洞書院〉則淺絳設色;末段乃顧澐手筆,愙齋題名「石梁飛瀑」,筆墨皆從四王正宗而來。五幅非全依時序安排,若細心對照跋尾自書遊記,自可領略其用心:

〈海會寺〉居卷首,乃全景佈置。蘇東坡詩句「不識廬山真面目」似成千古定論,而愙齋偏借海會寺中老僧之語,題以「廬山真面目」,但見五老峯矗立雲表,海會寺坐落山前,晴朗天色,五老峯山巒凹凸,山色分曉。是日,愙齋與顧澐展筆墨於寺前,皴擦天然,一一納入紙中,又商榷作得此畫,著意表現廬山全貌。

〈九疊雲屏〉典出李白〈廬山謠〉「屏風九疊雲錦張」,遊記中寫從吳章嶺下,「其左邐迤而下平坦如城垣,連亘數里,九疊雲屏也」。五老峯再度現身,角度卻有別於前,但見數峯「若立若坐若徙」,諸多變化與〈海會寺〉中之石壁千仞竟有差別,「橫看成嶺側成峰」,確非妄言。

〈三峽澗〉以散點鋪陳之法,寫出數幅中最繁密者,亦是次廬山之遊最精彩處。與〈遊廬山記〉記二十六日行程可一一對應:朱衣文士立於三峽橋上,為全畫中心,橋下澗水名三峽,溯流而上有招隱泉,澗水與石爭道,洶湧呼嘯,橋上人似如文中描述「聲聞十餘里,見者愕眙側足不敢前,耳為之震,目為之眩」。橋西有觀音菴,菴左乃湘人易實甫書樓三楹;橋東二里為棲霞寺。

〈白鹿洞書院〉由棲霞寺回返至白鹿洞書院,乃此次廬山行之尾站,五老峯三現卷中,是次「合如仙掌」,又不同於前貎。二人乘肩輿,七八人隨侍,朱衣於後者與〈三峽澗〉橋上立者乃顧若波,而淺衣前行者正是愙齋本人。至此,連日倦遊,坐肩輿而遙眺,山色清暉,是另一種心境與感受,隨從中有回首顧望者,似有不捨之意。

同行者顧若波所繪〈石梁飛瀑〉,實二人此行未去而抱憾者,他遂依李太白〈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金闕前開二峰長,銀河倒掛三石梁」詩意而作,三道石梁長數十丈,廣不盈尺,瀑布飛瀉其下,如銀河倒掛。畫中二人,一似伸臂指點石梁,一似背手吟詩,正是顧、吳二人寫照。顧題「夢擬是圖,以補結想」,遊與未遊者,皆入畫中,可無憾矣。

愙齋寫此圖卷精力瀰漫,楷書抄錄自作〈遊廬山記〉、〈遊廬山詩十二首〉,洋洋二千六百餘言,〈遊廬山記〉逐日記錄遊歷行程,更有穿插種種探友訪古奇遇,如海會寺之老僧、易實甫之書樓、王陽明擘窠大字、黃道周刻「忘機處」,不勝枚舉之前人石刻……令後人如置身實地,萬里在几席,千載共一時,與畫家隔代同游。

〈匡廬紀遊圖卷〉詩、文、畫三絕合聚,可謂愙齋平生紀遊代表之作,後具文友門人楊見山、俞曲園、崧駿等跋。又具湯滌一九二六年觀後所題,可知是年前本卷已自吳家釋出矣。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