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9
1249

泰國私人珍藏近現代精品(編號1247-1253)

張大千 天竺女郎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五○年作
前往
1249

泰國私人珍藏近現代精品(編號1247-1253)

張大千 天竺女郎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五○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天竺女郎
(1899-1983)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五○年作
款識:
庚寅五月朔。大吉嶺涉事。蜀人張大千爰。

鈐印:「張爰長壽」、「張大千長年大吉又日利」。


80 by 38.6 cm. 31 ½ by 15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張大千「腕底偏多美婦人」,筆下人物畫以仕女最膾炙人口,除好寫古典美人,偶取摩登女郎入畫,亦間有為異國女子造象,如日本、尼泊爾、印度等。本幅取天竺女郎入畫,署年「庚寅五月朔」,即公曆一九五○年七月中前後,寫於「大吉嶺」。是年,畫家偕夫人徐雯波首度前往印度,暫棲當地,舉行畫展,參觀石窟,四出觀光。五月,往北部喜馬拉雅山南麓之風景勝地大吉嶺(Darjeeling)暫居。當地環境幽靜,風景宜人,讓畫家即使在去國離家之時,心神稍感舒懷,且門人親友皆不在身傍,熱鬧景象不再,遂終日寄情筆硯,佳作迭出。

畫家是時朝夕與當地人民接觸,在此歷史悠久的佛教發源地中,各種文化傳統、藝術思想,為其創作煥發新的靈感,尤於仕女畫中,注入種種前所未見之素材。同出諸「大吉嶺」時期者,如描繪波羅索城歌姬之〈天竺歌姬〉、繪尼泊爾婦女日常勞動之〈少女汲水圖〉、記印籍女子善言開朗之〈辨才女郎〉等,皆題材嶄新,且乃特定時間、環境下之產物,數量極稀,彌足珍貴,亦可引証畫家對新事物之敏鋭觸覺及探索精神。

畫中天竺女郎側身而立,面取五分,只見半面,似以「猶抱琵琶半遮面」之態,為此異域女子增添神秘色彩。她身穿當地婦女傳統服飾紗麗,以披裹方式,纏繞身上,展現優美體態,「頗愛彼邦閨秀所服紗麗,蓋即佛所謂天衣無縫者」;額中朱紅一點,為吉祥、喜慶之象徵,「印度教無論男女,於眉間點朱,曰:吉祥紅。女子尤增嫵媚,正如我國壽陽粧也」;手掌心略施赭紅,「手足心皆敷殷紅,則緣如來八十種隨好,手足赤銅色也。觀莫高窟北魏人畫佛,猶時有亦現此相者」。畫中之細節處理,復對証畫家同期作品題跋,處處流露畫家對當地文化傳統之深入瞭解,對周邊事物觀察之微。

女郎之開臉,與畫家筆下印度女郎同樣較「中國化」。其表情優悠閒適,朱唇微啓,娥眉細彎,杏眼靈動,雲鬢捲曲,氣質溫婉動人。全畫以工筆細繪,綫條簡練灑脫,尤在描寫紗麗隨身披裹之摺紋,自然俐落,女郎修長苗條之身姿,若隱若現,盡顯媚態,反映畫家對工筆仕女技法已充份掌握,收放自如。全畫色調偏淡,僅露一角朱紅上衣、紅唇一點聚焦,清雅而不俗。背景留白,紗麗上厚敷白粉,反襯在淡米黃色紙上,特顯其質感效果。

寫畢,與本輯中之〈老樹清猿〉(編號1247)、〈清溪釣舸圖〉(編號1248),同在翌年帶赴香港裝池,至今仍保持裱工原貌。

參考資料:
一九五○年作〈辨才女郎〉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二○○○年十月,張徐雯波女士藏大千書畫專拍,編號178
一九五○年作〈天竺吉祥紅〉可參見〈張大千畫集〉,高嶺梅編(香港,東方學會,一九六七年),圖版35
一九五○年作〈天竺女郎〉可參見〈張大千書畫集〉第三集( 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一九八二年二月),頁55
一九五一年〈天竺歌姬〉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二○○一年四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117
〈少女汲水圖〉可參見〈梅雲堂藏張大千畫〉目錄,高美慶編(香港,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一九九三年),圖版18

泰國私人珍藏近現代精品(編號1247-1253)

本輯出自許璧松舊藏。許氏(1908-1978),廣東潮安人。家族經商,祖輩世紀初已涉足南洋。他中歲移居暹羅,協助拓展家族業務。他嗜文藝,熱心支持藝術活動,與文化界交往甚切,部份藏品購自畫家赴當地之展覽,無分南北,如廣東鄉梓書畫家、南洋畫家等;抗戰時期得徐悲鴻寫贈於星洲。一九六四年九月,張大千在曼谷介壽堂舉行畫展,他即贊助人之一;所藏張大千畫作三幅,皆出諸畫家傳統工筆畫風發揮淋漓極致之「大吉嶺時期」,廣涉人物、走獸、山水,題材多元化,亟見畫家造詣之精。其收藏一直留置家中,未有示人,今方首度面世。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