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8
1248

泰國私人珍藏近現代精品(編號1247-1253)

張大千 清溪釣舸圖
設色髮箋 立軸 一九五○年作
前往
1248

泰國私人珍藏近現代精品(編號1247-1253)

張大千 清溪釣舸圖
設色髮箋 立軸 一九五○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清溪釣舸圖
(1899-1983)
設色髮箋 立軸 一九五○年作
款識:
漏新青林返照初,持竿不釣意何如;
故人音問看二絕,可有加餐尺半魚。
庚寅冬日。大吉嶺寫,蜀人張大千爰。

鈐印:「張爰長壽」、「張大千長年大吉又日利」。


132 by 50 cm. 52 by 19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大千在一九四六年有另本〈松溪釣艇〉,與本幅構圖相近,應乃同稿異本。該本上題七絶,謂取自「葵丘道人畫並詩」,可知乃取法自明初畫家謝縉。謝縉(1355-1430),號葵丘,吳縣人,山水師王蒙、趙原,多作峰巒層疊之景。永樂元年(1403)以繪工貢京師,僑居金陵廿餘年,以目眚放歸。著有詩集,傳世畫作極稀。若觀道光年間收藏大家戴植舊藏之謝縉〈清溪漁艇圖〉,可見與大千此兩幅構圖甚類,兼題上述七絶,可見乃淵源所自。

四十年代中至五十年代初期間,大千先生潛心鑽研畫學宗風,上窺董巨,旁獵倪黃,所遇者,「莫不心摹手追,思通冥合」,反復探究,「竊欲揭古人面目之真,以示來學途徑之正」。步武對象自宗師,引伸以至師承畫風之同期畫人,範圍深廣,即使非主流畫家如謝縉,亦在涉獵之列 。在「四六年本」上,畫家題曰「謝葵丘蓋師盛子昭,子昭師趙漚波,漚波師法董巨,其源流授受固可見也」,可見取此入畫,亦其抽絲剝繭、追溯源流之過程。

事實上,畫家筆下不時出現一臨再臨之作,隨經驗積累,筆底往往見模移轉化。若與謝縉原迹相比,「四六年本」同取法王蒙、趙漚波,佈局較近,設色趨淡,筆墨則更繁密。本幅與「四六年本」相隔四年,構圖循原畫「一河兩岸」式佈局,河道波平如鏡,孤篷緩泛,釣翁閒坐舟中,手執釣竿卻未垂綸,對應詩中「持竿不釣」,有別於原畫,不少細節上已自出新意。近渚巨松數株挺立,林木蓊然,對岸繁樹蔭護,房屋聚結,舍內婦孺窗邊賞景,一改原迹空室無人,益顯生機洋溢。背倚山巒綿延,樹木、房舍、奔流佈列其中,環環相扣,層次井然。畫家以設色為之,前景色調鮮麗,後景雅淡,營造遠近空間之層次感,推展了畫面的景深。

大千寫來,筆墨已不囿於原畫,參合己意,捨山樵之蒼鬱渾厚,更著重長披麻之運用,技巧嫻熟,見山巒岩塊輪廓質感,且設色温潤蘊藉,畫面氣息明澈清秀,盡顯江南秀逸之韻致。畫家取微黃髮箋寫之,對應詩中「返照初」,全畫薄染淡彩,營造黃昏將致,斜陽餘暉映照呈現之流光溢彩,極見心思。寫畢,未重錄原畫題詩,另書七絶,蓋筆下所寫,與前畫面貌縱有相似,意境已截然不同!

本幅寫於「庚寅冬日」,即一九五○年底,時大千夫人徐雯波臨盤在即,因在大吉嶺領藥不便,故回香港待產。是年十二月,九子心印在港出生。本幅題「大吉嶺寫」,乃仍未動身之時,且當創作環境較佳,心情舒暢,下筆暢達,為傳統山水筆墨之成熟期。寫畢,隨本輯之〈老樹清猿〉(編號1247)、〈天竺女郎〉(編號1249),帶返港裝裱,故裱工統一,至今仍保留原貌。

參考資料:
一九四六年〈松溪釣艇〉可參見〈二十世紀京津繪畫〉(上海書畫出版社,二○一○年一月),頁175

泰國私人珍藏近現代精品(編號1247-1253)

本輯出自許璧松舊藏。許氏(1908-1978),廣東潮安人。家族經商,祖輩世紀初已涉足南洋。他中歲移居暹羅,協助拓展家族業務。他嗜文藝,熱心支持藝術活動,與文化界交往甚切,部份藏品購自畫家赴當地之展覽,無分南北,如廣東鄉梓書畫家、南洋畫家等;抗戰時期得徐悲鴻寫贈於星洲。一九六四年九月,張大千在曼谷介壽堂舉行畫展,他即贊助人之一;所藏張大千畫作三幅,皆出諸畫家傳統工筆畫風發揮淋漓極致之「大吉嶺時期」,廣涉人物、走獸、山水,題材多元化,亟見畫家造詣之精。其收藏一直留置家中,未有示人,今方首度面世。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