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

|
香港

劉野
愛是浪漫的
二〇〇一年作
款識
Liu Ye,2001,野
壓克力畫布
150 x 150 公分 ,59 x 59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展覽

倫敦,中國當代畫廊〈劉野:費里尼、衛兵、蒙特瑞安,教皇和我的女友〉二〇〇一年,7及25頁,彩色圖版
北京,亞洲藝術中心〈天行健——中國當代藝術前沿展〉二〇〇七年,141至142頁,彩色圖版

出版

〈後娘主義:近觀中國當代文化與美術〉(北京,二〇〇二年),76頁,彩色圖版
〈劉野與作品〉(藝術家周刊,二〇〇三年二月期),74頁,彩色圖版
〈劉野:紅、黃、藍〉(香港,少勵畫廊,二〇〇三年),10及74頁
〈劉野和他的仙境〉(現代周刊282版,二〇〇四年五月期),42頁
〈蘇富比香港中國當代藝術品拍賣會〉(Art Magazine,二〇〇八年三月期),94至95頁,彩色圖版
〈別慌!〉(Hi藝術,二〇〇八年五月期),59頁,彩色圖版
〈劉野与他的輕柔富童真『卡通』画〉(北京娛樂信報,二〇〇九年九月期),5頁(局部),彩色圖版
〈劉野作品全集1991-2015〉(Hatje Cantz出版社,德國,二〇一五年),300頁,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在充滿戲劇效果的深紅色日落背景襯托下,一對優雅的芭蕾舞者以勝利者的姿態站立在高聳入雲的山嶺之巔。二〇〇一年作品《愛是浪漫的》畫面引人注目,劉野豐富的創作元素,皆匯集於此畫。亞洲與歐洲藝術的影響,連同藝術家自身的生活經歷,一併定格在這幅美麗醉人的構圖中。

劉野與許多同輩中國藝術家不一樣,他的創作發展獨立於任何一個主要流派之外,例如九〇年代發展起來的「玩世現實主義」和「政治波普」。在這個中國當代歷史發展的關鍵時期,劉野正在德國完成學業。他的作品卓然獨立,在個人的視野中巧妙地嵌入其成長歷程中的政治環境。

從《愛是浪漫的》可見,西方藝術史及在中國的成長背景,對劉野的創作有同等程度的啓發——後者體現在作品中的自然風景上,它帶著傳統中國山水畫的痕跡;而柴可夫斯基在一八九一至一八九二年創作的芭蕾舞劇《胡桃夾子》很可能是作品前景的靈感來源。劇中克拉拉和王子從現實世界來到糖梅仙子的國度,這與劉野作品中身處童話仙境的舞者異曲同工。同樣需要注意的是,作品中的鮮艷紅色占據大幅畫面,這種構圖形式是劉野不少作品的一個重要特點。除了象徵愛情,紅色還象徵著共產中國,讓人聯想到憤怒、危險和鮮血——但它又是好運和成功的象徵。對於劉野來説,這個顔色極富政治內涵,因爲紅色充斥著他在中國的青春記憶:「我在一個紅色的世界成長:紅太陽、紅旗、紅領巾,綠色的松樹和向日葵常常襯托這些紅色符號」(安娜·桑塞姆在<美麗的與違禁的>中引用的藝術家的話,《Whitewall》,2006年秋季刊,66頁)。

《愛是浪漫的》完成於二〇〇一年,見證藝術家創作力的巔峰。那一年,劉野首次挑戰巨幅尺寸,製作寬度超過兩米的畫,這正是他充滿自信的證明。經過十年的探索和藝術語言的提煉,他的畫已經脫胎成爲富有感染力的巨幅構圖,能夠瞬間把觀眾吸引住。正如藝術家所言:「我想盡可能地去除感覺、敘述和情節,回歸到繪畫的基本元素,比如尺寸、配色和構圖」(<劉野與田霏宇對話>,摘自克里斯多夫·諾編,《劉野:1991-2015年專題目錄》,奧斯特菲爾德爾恩,50頁)。

這幅作品集合劉野在美學和主題方面的獨特藝術語言——它描繪一個充滿浪漫愛意的場景,壯麗日落的佈景映襯著動人的中國風光。深紅色是劉野作品的特色元素,而巨幅尺寸則展現他在掌控媒材方面的自信——《愛是浪漫的》是劉野的成功藝術生涯當中的典範例作。

當代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