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3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KAWS
1974年生
無題(MBFR7)
2015年作
款識
KAWS,15(作品背面)
壓克力畫布
183.5 x 305 公分 ,72¼ x 120⅛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瑞士,More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作為藝術家、企業代表與潮流指標,我對舒爾茨深深著迷。我之所以對他的創作深感興趣,全因我喜愛他筆下的輕柔線條,若將之帶進我的畫作,想必是一件樂事。

KAWS


本作《無題(MBFR7)》取材自其中一個KAWS最愛的角色——查爾斯・舒爾茨《花生漫畫》裡的史諾比,並以招牌交叉眼將之改頭換面。驟看之下,三隻史諾比在巨型畫布上飛奔而過,三隻交叉眼睛清晰可辨,目光掃過重重疊疊的抽象構圖,彷彿看見更多史諾比奔馳而至。作品把家喻戶曉的漫畫角色史諾比放大、倍增和拆碎,並以卡通立體主義的形式呈現出來,顛覆最初的圖像語彙,再通過觀眾目光,將碎片迅速重組加固,因此即使擁有交叉眼睛的史諾比變得抽象和不完整,其輪廓依然熟悉可辨。本作將卡通和抽象巧妙地融合一體,展現KAWS橫跨高低藝術、卡通和設計、當代藝術和流行文化的卓絕本領。如藝術家所說:「九十年代,人們總說作為藝術家,商業與美術只能二擇其一。為了成為其中一類藝術家,[他們]所選的路向、所走的軌道迥然不同。然而到了現在,我認為兩者之間的壁壘已被——打破。」(引自藝術家,〈 KAWS:尋找抽象中的話語〉,《COBO SOCIAL》,2018年4月9日)

早在普普藝術成為主流之前,美國卡通文化和高雅藝術之間已經互生轇轕。根據邁克爾・奧平(Michael Auping)觀察,四、五十年代很多美國抽象藝術先驅在創作上的突破要歸功於卡通。他寫道:「對那一代人而言,最快學會作畫和透過身體動作營造戲劇效果的方法之一,就是畫插圖和漫畫。威廉・德庫寧曾經修讀『應用藝術』[……]弗朗茲・克萊恩和大衛・史密夫在青少年時曾經繪畫卡通,訓練繪圖和構圖技巧[……]巴奈特・紐曼對有如色彩大匯演的迪士尼《幻想曲》嘖嘖稱奇。」(邁克爾・奧平撰,〈美國卡通思維〉,載於《KAWS:始於終點》展覽圖錄,沃思堡現代藝術博物館,沃思堡,頁65)邁克爾・奧平亦指出,「卡通是最接近抽象的具象表達」,「觀看 KAWS 的畫作,就如看到一位對卡通與抽象揮灑自如的創作者,以此作為視覺比喻的共生語彙。」(同上 ,頁71)

KAWS說過:「我對抽象總是很感興趣,因為它在基礎層面與動畫相關。在所畫之物可供辨認之前,繪畫本身就是一個抽象的過程。」KAWS 曾經談及他對查爾斯・M・舒爾茨卡通創作的興趣:「作為藝術家、企業代表與潮流指標,我對舒爾茨深深著迷。我之所以對他的創作深感興趣,全因我喜愛他筆下的輕柔線條,若將之帶進我的畫作,想必是一件樂事。」(KAWS,引自史德菲・尤卡,〈與藝術家走進 KAWS 的工作室——以及他為 Uniqlo 創作的史諾比玩具〉,《Vogue》,2017年4月27日,網上文章)KAWS強調舒爾茨的描線,可見他重視速寫和素描技巧、以及藝術和設計的抽象線條。本作是對舒爾茨著名卡通的挪用和重新演繹,展示KAWS妙筆生花,對線條和運動這兩個抽象基本元素掌控自如;他同時透過裁剪和單色效果,為作品帶來極簡主義和抽離意味。

六十年代中至後期,《花生漫畫》正值巔峰時期,讀者多達三億五千五百萬人,遍及七十五個國家,譯成二十一種語言。史諾比與一眾同伴的形象深入民心,超越語言和文化界限,由此吸引 KAWS 的關注。藝術家曾經釋述:「一部卡通能令人如痴如醉,對人們生活帶來深刻影響,令我深感不可思議。」(默里・希利撰,〈KAWS:從塗鴉藝術家轉為畫廊藝術家再轉為藝術玩具製作人〉,《Pop》,2007年2月,頁260-265)時至今日,KAWS是毋庸置疑的國際大藝術家,不但在藝術圈中地位斐然,亦風靡全球民眾;在這個影像充斥的世界裡,他對藝術和視覺文化的影響依然無處不在。這幅極具代表意義的《無題(MBFR7)》輕鬆地將卡通、高雅和低俗藝術、繪圖工藝、設計和流行文化元素共冶一爐,是體現KAWS風格的上乘之作。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