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馬克・格羅亞恩
生於1968年
無題(疊綠的薰衣草色蝴蝶)
2004年作
油畫亞麻布
70.2 x 63.4 公分,27⅝ x 25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格拉斯頓畫廊
美國,私人收藏
紐約,佳士得,2014年11月13日,拍品編號175
Marc Jacobs 購自上述拍賣

相關資料

「這是一種不一樣的自由、不一樣的表達。這是私人的,但又不會過份私密。」

馬克・格羅亞恩


《無題(疊綠的薰衣草色蝴蝶)》是馬克・格羅亞恩著名《蝴蝶》系列的優秀典例,集圖像表達、抽象幾何及錯視空間於一身,呈現出一幅扣人心弦、神秘玄妙的視覺圖景。畫幅中軸的垂直條紋為蝴蝶的「脊椎」,中軸兩邊各有兩組放射性線條對外擴散,塑造出「蝶翼」富有動感的拍打痕跡。畫面中心可見兩個稍微不對稱的消失點,點出蝴蝶的「腹腔」,從中噴射出大範圍的密集直線筆觸,營造出一個色彩微妙漸變、變化萬千的錯視空間;蝶翼輕顫,教人想起蝴蝶翩飛時輕盈優雅之姿。格羅亞恩在畫作中召喚自然生靈,同時力探抽象基本原理,成品幽美迷人而不失嚴謹運算,成功創造出一個圖像與概念共冶、幾何抽象繪畫及傳統具象繪畫互相激盪的平行宇宙。享譽藝壇的《蝴蝶》系列極具代表性,令人一眼可辨,同系列數件作品現屬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及紐約所羅門・R・古根海姆美術館收藏。

馬克・格羅亞恩在過去十年積極探索這個神妙莫測的蝴蝶主題。他對這個主題情有獨鍾,使他能以純粹、毫無攙雜的眼光,潛心鑽研顏色、形態和比例。格羅亞恩的《蝴蝶》系列由早期「多層透視畫作」演變而成,畫面令人聯想起萊昂・巴蒂斯塔・阿爾伯蒂文藝復興時期的單點透視畫論文。這些作品由兩至三組疊加的透視消失點構成,「每一點均投射出一組色彩繽紛的幾何垂直線條,分別落在相對的地平線上」。(格拉斯・福格撰,〈巨石與蝴蝶〉,《馬克・格羅亞恩:蝶畫》,Blum and Poe畫廊 ,2014年,頁38)格羅亞恩憶述:「我對線條和顏色總是十分感興趣,希望可以找到一個讓我鑽研良久的繪畫主題。我花了六至十二個月來繪畫,挑選出一幅類似『三層透視』的畫,最後決定選擇它。」(阿西・道格拉斯與馬克・格羅亞恩對談,《波特蘭藝術》,2010年10月6日,網上版本)其後,格羅亞恩在《蝴蝶》系列中將中軸傾斜了九十度,錘煉出一個消失點與動態放射水平線的固定組合,從此成為格羅亞恩最長久的探索主題。


格羅亞恩的《蝴蝶》系列是他現時卓絕技藝的精華;正如麥克・奈德・霍爾特所見:「這隻蝴蝶是馬克・格羅亞恩的,主題是肯尼斯・諾蘭的,拉鍊是巴奈特・紐曼的,而白色則是羅伯特・賴曼的。」(麥克・奈德・霍爾特撰,〈馬克・格羅亞恩〉,《藝術論壇》,2005年11月,頁259)格羅亞恩的《蝴蝶》系列規範嚴謹,同時強烈而富有表現力,集透視、形式、幾何與對稱的傳統概念之大乘,結合了歐普藝術的錯視空間、建構主義的烏托邦社會概念以及分析型立體主義的前衛思想,同時引用了傳統表現形式。就如福格概括:「此作深受現代幾何主義歷史啟發,畫中可見瓦西里・康丁斯基、卡茲米爾・馬列維奇與皮耶・蒙德里安等藝術家的手筆,以及音樂與電影的構圖及排版設計;格羅亞恩的蝴蝶調皮地模糊了藝術創作上具象與抽象、表面與深度、概念與具體之間曾經牢不可破的界限。」(福格,2014年,頁37)另一邊廂,福格觀察道:「格羅亞恩的蝴蝶突然趨近抽象幾何與錯視空間的區界,呈現出一種圖像潛意識,對理性秩序構成了對立及有組織的破壞。」(格拉斯・福格撰,〈在無限的中心〉,《地板 80》,2007年,頁117)


在2001至2008年間,隨著《蝴蝶》系列逐漸繪成,格羅亞恩的筆觸越見緊密。《無題(疊綠的薰衣草色蝴蝶)》上的放射線條經過精心編排,彼此緊湊、一氣呵成,與早前作品中如圓形統計圖的部分扇面般的圖案大相徑庭。本作筆觸顏料濃厚,淡紫色的條紋散發出一股恬靜誘人、神秘優雅的內在力量,吸引觀者全心投入畫內的森羅萬象。在畫作的邊沿上,格羅亞恩故意讓裡層的顏色透現出來。本作採用的綠色基底,在畫幅中央兩個消失點的孔隙,即蝴蝶的「腹腔」上同樣可見。如福格觀察道,這樣的手法揭示了「一種考古深度(畫作自身建構的歷史),以及對作品穩定性的質疑(畫面並非統一閉合的)」。(福格,2014年,頁38)如是者,格羅亞恩的《蝴蝶》系列為他的另一里程碑鉅作《面》系列奠定基礎,作品裡的人體五官圖像,從一些看似抽象結構的漩渦中浮現出來。巴瑞・史瓦斯基明言,格羅亞恩的《蝴蝶》系列與後來的《面》系列一樣,均「以強力的實體及視覺表現,宣告自己的存在 […] 但更為強大的,是一些未能目見、未能察覺,仍能讓人隱約感受到的存在,一直在畫面後方的某處,盤旋不休。」(B・史瓦斯基撰,〈想像之驅〉,《馬克・格羅亞恩》展覽圖錄,阿斯彭美術館,阿斯彭,2012年,頁62)


《無題(疊綠的薰衣草色蝴蝶)》畫面線條精緻緊密,體現了格羅亞恩獨一無二的抽象計算工學。羅伯特・施托爾觀察道:「格羅亞恩不是一位喜歡倡導全新藝術『概念』的藝術家;反之,他著重梳理現有概念,從而汲取經驗、得其精髓,或從一個獨一無二、精心策劃的構思中取材並構建。他並不迷信於艾茲拉・龐德的『創新』教條,反而想令事物生機盎然,並傾注所有精湛技藝去達成這個目標。」(R・斯托爾撰,〈LA Push-Pull/Po-Mo-Stop-Go〉,《馬克・格羅亞恩》,展覽圖錄,高古軒畫廊,紐約,2009年,頁6)格羅亞恩筆下抽象語彙的精妙運算,在作品所創出的迷人視覺體驗上可見一斑。加利・加雷斯如是解釋:「觀賞一幅抽象畫作的體驗,與媒材及作畫形式息息相關。這種體驗是緩慢的,撇除了當代生活的營營役役。這種體驗對很多人來說仍然遙不可及,因為它並非那些生活中習以為常的事……馬克・格羅亞恩的近作不但保留了抽象繪畫的傳統,亦刷新了它的潛力。」(加利・加雷斯撰,〈藍色之內〉,《同上》,頁127)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