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7
1137
前往
1137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喬納斯・伍德
生於1977年
黃色插枝2
2017年作
款識
《Yellow Clipping 2》,JBRW,2017(作品背面)
油畫壓克力亞麻布
165.3 x 101.7 公分,65⅛ x 40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洛杉磯,私人收藏(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在我可以繪畫的一切事物之中,最令我感興趣的,是那些能讓我近距離觀察並如實描繪的東西。對我而言,最有意義的創作,就是畫家筆下的事物本身。不論是他們的愛人,或是家中的大小事物,我總留意這些極為切身的事物。

喬納斯・伍德


《黃色插枝2》是喬納斯・伍德著名創作中的精湛作例,畫面生動活潑、引人入勝。喬納斯・伍德以經典的傾斜及扁平角度,刻畫作品中矚目不群、精心裁剪的蘭花,呈現出伍德的著名創作風格——他將周遭世界轉化成平面色彩與線條,混淆了觀者對尺寸及視角觀點的既有概念。伍德筆下的日常環境畫作,如室內景緻及風景作品均廣受好評;他以多種形態手法,在畫幅上創造出與觀者既有概念不一致的獨特視角。以植物為主題的靜物畫可謂伍德創作語彙中的典範;本質上,這些作品既是擁有抽象形態的具象畫,亦是擁有具象外形的抽象畫,足證喬納斯・伍德作為現今藝壇傑出人物的地位。藝術史學家肯・D・艾倫將伍德的獨特創作與亨利・馬蒂斯的作品媲美,寫道:「亨利・馬蒂斯曾在1908年解釋道:『我的作品整幅構圖都充滿表現力……構圖就是畫家根據個人意向,將不同元素裝飾排列,以表達個人感受的藝術。』伍德以他的作品重新探討這個議題,讓我們明白到畫作所呈現的視覺美感其來有自,而他的作品正是這種美感的傳承。」(藝術家與漢斯・烏爾里希・奧布里斯特對談,《喬納斯・伍德》展覽圖錄,達拉斯藝術博物館,達拉斯,2019年,頁22-23)

伍德於波士頓土生土長,在紐約北部取得心理學學士學位,並副修藝術。在過去十五年來,伍德開創出一種獨一無二、備受稱譽的美學,為它賦予了豐富的藝術史脈絡。他的繪畫風格趣意盎然,又不失縝密細緻,探詢一直以來在平面空間上繪畫立體圖像的形象問題。透過將圖案壓扁及誇大形態,伍德創造出懸然不定、卻又激動人心的畫作。他的作品匯合不同的透視角度,從中可見立體主義的啟發。與此同時,伍德著重描繪日常事物,他那明亮活躍的用色與普普藝術互相呼應,令人聯想到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日常風景及園林畫作。伍德曾表示:「霍克尼對我的影響非常深遠。他擁有文藝復興時代的創作才能,能夠充分演繹生活的真髓,同時亦善於開發創新。我也喜愛畢加索、布拉克、馬蒂斯與維亞爾……那些我非常喜歡的藝術家如霍克尼、亞歷克斯・卡茨或盧西安・弗洛伊德等,本身也對這些現代大師深感興趣。因此,我在他們的作品中漸漸發現馬蒂斯或畢加索的影子。」(引自梅雷迪思・門德爾松,《喬納斯・伍德──壁畫》,高古軒,2017年5月22日,無頁數)

本作特別令人聯想起馬蒂斯的剪紙拼貼作品,不論其圖案特徵,還是畫中喚起的零散感官體驗,均可見相似之處。在馬蒂斯最後十年的作品中,他開始將水粉畫紙裁剪成各式各樣的形狀,並將它們重新組合成嶄新的構圖。伍德的創作方式非常相似,他採用個人相集以及現成圖片,為作品描畫初稿及習作,再以剪貼方式拼出原模。然後,他在畫作上重複描摹,逐步篩選畫作圖像,直至完成最終構圖。馬蒂斯釋述:「我會為畫作拍攝照片,用繪圖紙打印出來,然後以彩色鉛筆勾勒圖像。我的風格不太像德庫寧,反而傾向於李奇登斯坦,是一個組合而成的創作方式。(引述自比爾・鮑爾斯撰,〈與喬納斯·伍德對談〉,《藝術新聞》,2015年1月)這種零碎的創作手法,充分體現了時間與空間的融合概念,令成品洋溢生動節奏,流露出充滿奇思妙想的諧協之美。

如羅伯塔・史密斯所述:「他的作品比以往更能協調抽象、具象以及逼真之間的膠著狀態……每幅畫作均展現出一個深具個人特色、卻又抽離客觀的現實。」(《同上》)本作遊走於具象靜物寫生與抽象之間,將圖像解構成純粹的形態與色彩,平衡兩者微妙細緻的變化界限,充分彰顯伍德的創作精髓。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