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136
  • 1136

KAWS | 無題(KIMPSONS #1)

估價
48,000,000 - 68,000,000 HKD
已售出
57,877,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Kaws
  • 無題(KIMPSONS #1)
  • 壓克力畫布
  • 274.5 x 244 公分,107⅞ x 96 英寸
2004年作

來源

NIGO® 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賓夕法尼亞,賓夕法尼亞美術學院,「KAWS@PAFA」,2013年10月至2014年1月

出版

Monica Ramirez-Montagut 著,《KAWS: 1993-2010》 (紐約,2010年),頁206,載彩圖
沃思堡,沃思堡現代藝術博物館,《KAWS:始於終點》展覽圖錄(沃思堡,2016年),頁62,載彩圖

拍品資料及來源

KAWS筆下的偽偶像是揭曉真相的一刻,並超越了他們的根本。

莫妮卡·拉米雷斯·蒙塔古特


《無題(KIMPSONS #1)》是NIGO®在2004年委託的作品,也是KAWS(原名布賴恩・唐納利)《Kimpsons》系列裡尺幅最大的作品,堪稱其顛覆制式及挪用創作的精彩典範。本作出自千禧年代中期,當時KAWS的藝術生涯正面臨重大轉變,而這是他開始正式用畫布創作後,所畫的第一幅大型作品。KAWS和日本文化企業家兼街頭時尚達人NIGO®曾經在不少設計項目上聯手合作,本作就是誕生自這段合作關係,而且見證其個人造詣臻至巔峰——他的創作語彙前所未見,不僅超越美術、街頭藝術和塗鴉領域,亦橫跨卡通和廣告界別,涵蓋平面、工業、服裝和產品設計範疇。畫中的Kimpsons全家飛彈而起,來到最高處時驟然停在半空,拼命亂劃的四肢展現滑稽的無助感,令招牌的交叉眼睛再添幾分徬徨。是什麼造成了這次衝擊波?是爆炸、地震,還是太空侵略戰?沒人知道,也毋須知道。沒有人說過任何話,也沒有任何背景故事,除了在《辛普森一家》裡隨處可見的沙發——不過KAWS對卡通語言理解透徹、運用自如,他所構建的場景讓不同國籍的觀眾都能立刻產生共鳴。簡單而言,這個被捲入危難風眼的一家人,其輪廓和鮮黃色皮膚的形象家傳互曉,他們代表美國中產階級生活裡辛酸的荒唐事和可笑的日常悲劇。KAWS利用卡通片裡的辛普森造型為基礎,再用自己標誌性的交叉眼睛遮蓋原本的臉龐,不但徹底摧毀高雅藝術和卡通之間的界線,還通過當代視覺文化元素,將這兩個類別提升至全新境界。

KAWS的畫布作品只是他創意海洋裡的冰山一角——而本作可謂冰山的最耀眼之處——然而這些畫布作品卻集合了他目前為止的創作基本元素。KAWS在1993年以塗鴉藝術家的身份展開創作生涯,並迅速在紐約的「graff」塗鴉圈子裡打響名堂。1996年,他在三藩市認識了北加州的次文化圈,及另一位塗鴉藝術家Barry McGee(即TWIST),並從McGee那裡得到能夠打開巴士站廣告箱的工具。即使事業仍處於萌芽階段,這把扳手的確幫助KAWS順利創作早期的塗鴉系列,並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豐富了塗鴉和繪畫的可能性。首先,KAWS不像一般塗鴉者那樣即場在牆壁或廣告牌上噴漆,他將海報從玻璃廣告箱裡取出,帶回自己的工作室加以塗改。傑爾馬諾・切蘭特認為KAWS的創作過程顯示他的手法「冷靜且考慮周詳」,「精心的安排更像是出自藝術家之手」。(傑爾馬諾・切蘭特著,《KAWS: 1993-2010》,2010年,頁47)其次,他不會對已有的圖像進行負面或破壞性的惡意污損,相反,他為原作錦上添花,不但使原有的圖像耳目一新,更關鍵的是他添加的部分其實是與原作的對話。他的塗改是一種回應和溝通,例如他在GUESS和Calvin Klein的性感女模特兒身上纏上一條蛇,將廣告變成一幅全新的畫作,並賦予它全新的涵義。切蘭特認為,通過這種方式,KAWS「毋須大聲反對,就對廣告的性感色彩提出質疑 [……] 這樣能夠避免在畫面上層層疊加,而很多塗鴉作品都傾向用這種方式,覆蓋並消除企業廣告宣揚的信息,他的塗鴉反而考慮了原有的廣告,並將兩者聯繫起來。」(同上,頁49)

因此,從KAWS的藝術生涯一開始,其作品首要建基於嚴謹的創作觀念──題材內容幽默破格、構圖形態謹慎、落筆一絲不苟。如藝術家本人所言:「我的畫沒有筆觸,俐落而不突兀,就像是廣告的一部分。我希望令人覺得我的創作其實就是廣告的一部分。」(引述藝術家本人,同上) 其次,KAWS的創作野心──尤其是他筆下的卡通人物──是由一種融和、聯繫和互相利用的純粹理念驅使,不批判也不評論消費主義意象的膨脹蔓延,反而積極宣揚其傳播手法。引述切蘭特的話:「[克莉絲蒂・杜靈頓]的胴體被精子形圖像環抱並不是一種攻擊,而是一種慾望的表達,渴求藝術與商品之間的『曖昧纏綿』。」(同上)邁克爾・奧平則評道:「他賦予廣告想達致的效果;活潑生動的小蛇,或者卡通角色的手,穿過模特兒身上的上衣或褲子,模特兒面帶微笑,彷彿故作姿態裝作無視或心中暗喜。KAWS的卡通人物由此誕生──破格、有趣、帶點詭異。」(邁克爾・奧平撰,〈美國卡通思維〉,《KAWS:終點之始》展覽圖錄,沃思堡現代藝術博物館,2016年,頁 66)KAWS早期的塗鴉哲學進一步表明他憧憬打破繪畫與藝術的曲高和寡;對他而言,最重要是雅俗共賞──讓藝術面向大眾。當支持者開始偷走他塗鴉的公車站廣告牌時,KAWS感到氣餒:每一幅廣告被偷,就代表少了一個渠道在公眾層面流傳、詮釋、引用和再流傳其創作。

踏入千禧年之際,KAWS畢業於設計學院,並在Jumbo Pictures動畫工作室自由兼職一段時間之後,不再創作街頭藝術。那時他已發展出其他形式,繼續創作蔚為風潮的一系列卡通人物形象,包括以米奇老鼠為靈感的「同伴」,以及米其林輪胎先生的變體「Chum」,並全部畫上他的創作標誌「交叉眼」。1997年,KAWS踏足日本,這趟旅程為他帶來與街頭潮流品牌和設計師的合作企劃,令他收穫甚豐,更因此於1999年製作第一個3D立體「同伴」玩具版本。1990年代末,KAWS獲邀到巴黎參與不同的合作展覽項目,又在紐約新美術館展銷其藝術作品;KAWS的玩具作品在新美術館展覽上大受歡迎,促使他將創作拓展至絲網印刷。同年,KAWS首度與高級時裝品牌合作,為高橋盾旗下品牌Undercover設計一系列作品。2001年,KAWS為了東京首場個展,正式以畫布創作第一幅壓克力畫,結合不同卡通特徵的「Kimpsons」面世,靈感源自漫畫家馬特・格朗寧的美國處境喜劇《辛普森一家》。第一批壓克力彩畫布作品名為《包裝畫》系列,標誌著KAWS創作生涯的一個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因為這是他的首個繪畫系列,而是以玩具製造商所用的塑膠殼包裝作品的形式更是意味深長。故此,KAWS正式躋身「高雅」藝術領域的首批作品是一項精心策劃的創舉,可見他在繪畫與商品、藝術與商業之間穿梭自如。

在這個靈感豐沛、創作不輟的時期,KAWS與街頭潮流品牌A Bathing Ape®(BAPE)創辦人長尾智明(NIGO®)不僅成為合作夥伴,更發展出一段友誼。KAWS為《包裝畫》系列製作包裝時,曾徵詢NIGO® 的意見,而KAWS亦為這場展覽設計了一個小型 BAPE枕頭。不久後,NIGO® 買下了一幅KAWS的《Kimpsons》作品,更成為了第一位委託KAWS製作多幅大型壓克力彩畫的客戶——這些作品均以《辛普森一家》為藍本。這幅《無題(KIMPSONS #1)》是NIGO® 委託KAWS的第一幅作品,亦是全部委託作品中尺幅最大,可見它意義非凡,是KAWS的事業生涯中無比重要的里程碑。本作匯集KAWS的交叉眼、渾圓的骷髏頭及《辛普森一家》的經典角色;而且,它的委託人是當今世代極具前瞻目光的文化企業家,使這幅作品無論在多元性質、聯合協作和跨界交流方面都顯得更具說服力。NIGO® 是全球街頭文化及時尚名人,他開創了藝術家合作、聯乘系列及限量版商品等國際商業模範。縱觀KAWS的芸芸作品,只有少數作品擁有如此顯赫的來源,這幅《無題(KIMPSONS #1)》正是一個非同凡響的例子。

KAWS從一位圈外的街頭塗鴉藝術家,躍升成為藝術界殿堂級人物,絕非無前人先例。KAWS早已被視為與一眾普普藝術家如安迪・沃荷、羅伊・李奇登斯坦、凱斯・哈林和傑夫・昆斯等人,同屬一個譜系;各人都將流行文化或卡通圖像融入自己的藝術語彙中,但人們較少論及KAWS如何更進一步地發展這種創作手法。一如前輩般,KAWS不僅利用卡通的影響力,更揭示了它足以塑造、甚至決定身份和視覺文化的真正力量。KAWS賦予筆下所有人物一種前所未見的人性,以及一絲惹人憐愛的哀愁;他不僅延續上述傳統,更將威力昇華。奧平形容它為「越界擬人法」;歐登伯格的靜物作品以及昆斯的雕塑作品顯得缺乏動感、死氣沉沉;KAWS的人物卻充滿動感,顯得躁動不安、孤苦伶仃,甚至變得人性化,令觀者能夠身同感受、與之共鳴,這種效果在普普藝術之中仍屬空前。奧平認為,卡通是為了簡化人類情感,但「KAWS卻為它們賦予更深入和細膩的情感」。(邁克爾・奧平撰,〈美國卡通思維〉,《KAWS:終點之始》展覽圖錄,沃斯堡現代藝術博物館,2016年,頁68)這種做法反為卡通世界賦予了存在主義的色彩,同時保留了其滑稽外表,營造出幽默及輕快的譏諷感,無論從技藝和概念方面而言,皆甚為高明。這種擬人的表現手法使KAWS的作品在同儕中脫穎而出,令一眾藏家和普羅大眾紛紛迷上這些可愛的交叉眼小夥伴。本作集KAWS的敏才、高瞻遠矚、以及他對現今世代的關懷與叛逆之大成,構建出一道縱橫交錯、不斷延展的人性風景——從KAWS到NIGO®、馬特・格朗寧的辛普森一家以至美國大眾、從過往封閉的街頭藝術圈子和卡通文化蔓延到全世界;《無題(KIMPSONS #1)》正是這位當今藝壇巨匠發動的華麗起義的宏偉典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