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0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王音
生日2
二〇一〇年作
款識
王音,10
油畫畫布
230 x 180 公分,90½ x 70⅞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私人收藏(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亞洲,私人收藏(購自上述來源)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成都,成都當代美術館〈新資本論——黃予收藏展(2007——2016)〉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至六月二十二日,88頁(彩色圖版)

出版

〈王音〉王貝莉編(當代唐人藝術中心,二〇一四年)84至85頁(彩色圖版)
「邁向質樸繪畫」秦思源撰,載於〈LEAP藝術界〉,2015年6月刊,第158期,162頁(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一個讓人捉摸不透的場景在王音筆下展開,這是《生日2 》──在一家西洋餐廳裡,兩名身穿少數民族服飾的少女親密地靠在一起,燭光掩映之下的餐桌空無一物,她們身後的另一張餐桌上擺著一個生日蛋糕,素無裝飾,似是已經被人遺忘。其中一名少女袒露前胸,而她們都裹著與周圍格格不入的少數民族頭巾,兩人對著觀眾左方的照相機綻露笑容,光源卻不是來自面前的蠟燭。作品用色內斂克制,但仍無損場景的戲劇張力,同時,畫面的不完整性也是營造氣氛的關鍵因素。若與同年作品《生日1 》一併欣賞,《生日2》裡的謎團自然明瞭可解。在較早創作的《生日1》裡,兩張餐桌都擺好了餐具,後面一席甚至擺滿食物,背後的牆壁掛著徐悲鴻和李鐵夫的傑作。在《生日2》裡,畫面變得空曠,兩名少數民族少女的身份錯置顯得更加突出,藝術家不同的作品之間因此產生呼應,也能讓觀眾與作品展開對話。如此一來,王音為本作注入了極其重要的時間性;正如藝評家秦思源(Colin Siyuan Chinnery)所言:「在與時間與意識形態遊戲的過程中,[王音]迫使觀眾慢下來去體會自己對時間的感知。時間從畫布中傾瀉而出,流向展覽空間,流入觀眾與作品的關係。這或許是我們能最近距離地與王音接觸、交談、並去理解他的方法」(秦思源,〈王音:邁向質樸繪畫〉,《藝術界》33期,2015年6月號) 。

本作作於二〇〇八年,當時王音在取材上發生轉變,開始專注創作以少數民族為題的作品。縱觀中國藝術史,少數民族是文革後的重要題材,人文主義藝術家如艾軒、陳丹青、袁運生,乃至後來的張曉剛及毛旭輝多次實地采風,以尋找鄉土的真實。同時少數民族亦被用為政治範式,以宣傳民族統一,故此王音以少數民族為題,除了是對過往風格的延續,亦是對社會意識形態的思考與回應。他從前人身上借鑑藝術表現手法和氣氛渲染方式,將中國少數民族女性放入西方場景──令她們離開原有的生活環境,被迫置身全然陌生的世界。他摒棄宏大的歷史敘事,轉而集中探討少數族群自身的聲音,令經常孤掌難鳴、遭人忽略的議題引起世人關注。

根據王音的意思,本作題目《生日》暗示了對小型文藝復興式的油畫風格重新進行探索,彷如再生;時至今日,他只創作過兩幅以此為題的作品。王音一九六四年生於油畫世家,長於青島,自幼就開始接受美術教育。對王音影響至深的是他的父親,王父擁護「蘇派繪畫」的標準,成為他最早期的藝術啟蒙,加上文革時期的工農兵形象,構成了他的早期繪畫經驗。後來他在父親的畫冊中,接觸到民國時期(1911-1949)受西方及日本影響的中國油畫家作品。在新中國,「蘇派繪畫」下的民國油畫被視為「土油畫」,但王音卻對這些「土油畫」進行研究,並有意以之作為繪畫風格。王音表示︰「二〇〇〇年以後,我階段性地把學院的蘇派繪畫、民國的繪畫和我創作的關係提到檯面上,比如徐悲鴻的繪畫和我的繪畫之間的關係,包括少數民族題材和我的作品之間的關係。我把它們拆解和分解,但實際上形成的結果是在討論油畫和我之間的關係,以及我為什麼畫油畫這個簡單的問題」(王音與田霏宇對談,〈禮物,或所謂油畫與我們建立聯繫的途徑〉 )。《生日2》正是上述風格對藝術家影響的佐證,同時出於王音對劇場創作的濃厚興趣,本作還帶有獨特的「舞台」燈光和戲劇效果,不愧是一幅充滿象徵意義的優秀畫作。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