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6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村上隆
思念體(赤)
二〇一六年作
款識
Takashi,2016(作品背面)
壓克力及銀箔畫布裱於木板
150 公分 ,59 英寸(直徑)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貝浩登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 2016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相關資料

「我所有的作品都是由特效構成的…… 我創作這些效果的靈感來自日本藝術史和超現實主義風格。」

村上隆

《思念體(赤)》由萬花筒般絢爛的笑臉花簇擁而成,它體現了村上隆最高的藝術造詣。這件作品以濃烈的紫紅色調為主,表面光潔無瑕,呈現了一種對空間維度的視覺遊戲:鮮紅的花朵似乎都在向圓形畫面的深處收攏,乍一看還以為作品是一個凸起的球體。村上隆稱,他處理這些獨特的圓形畫面時沒有按照傳統透視法的步驟:「所以,你看到的是一種『虛假的透視』……這種效果製造出了一種空間或者體積錯覺。我就是想在這些作品中象徵式地表現這種錯覺。總的來說,我想創造一種不同於以往西方繪畫的錯視形式,以此作為我的一個貢獻」(倫敦蛇形畫廊〈村上隆〉展覽圖錄,2002-2003:85)。因此,《思念體(赤)》展示了一項精湛的技藝,它將村上隆劃時代的「超扁平」藝術宣言濃縮在色彩斑斕、充滿活力的表面之上,同時映照出村上隆豐富的藝術世界的全貌。這件作品將東西方的藝術傳統合二為一,既深植于歷史悠久的東方裝飾花卉畫(如傳統漆畫或金屬版畫),又紮根在西方的圓形畫藝術之中。村上隆是當代的重要藝術家,他的創作具有多重歷史維度,而且指涉扁平快的消費主義現實,這件標誌性作品正是這一藝術觀念的詮釋。

村上隆無疑是當代最流行的享譽國際的藝術家之一,他執掌的藝術帝國廣為人知,這個帝國在大眾市場、流行文化、當代藝術市場和日本藝術傳統的複合交叉地帶上運作。他的作品具備深刻而又敏銳的觀念,精密地將過去與現在、東方與西方、高雅文化與大眾消費主義共冶一爐,同時又保持了尖銳而微妙的政治傾向。村上隆最初接受的是高度講究技法的傳統日本畫的訓練,他井井有條的製作方式與安迪·沃霍爾的工廠類似,都是在複製各種現代商業模式的同時還能苛刻地在形式上追求爐火純青的境界。村上隆這樣描述圓形花球畫的複雜製作過程:「我本來想使用三維電腦繪圖程式製圖,但那時我的工作室沒有那個東西,所以我就開始將花卉圖案一個一個地貼在三維模型上,然後把結果掃描出來,之後我再重新把圖案畫出來,但不使用傳統透視法。因此,你看到的是一種『虛假的透視』……人們會以為我的畫是凸的,是三維的,但它是平的,我在絕不使用陰影的情況下,實現了這種效果」(同上)。

在傳統意義上,布面繪畫通常與營造整體視錯覺相關。而在村上隆的作品中,幼稚可愛或卡哇伊的花朵在平面上緊湊地重複增殖,形成一道屏風一樣的屏障,阻斷了進入傳統視錯覺的通道。在村上隆雄心勃勃的海量作品中,笑臉花已經成了極具個人印記的標誌性圖案;用藝術家自己的話來說,將花朵當作一個無限重複的圖案來運用,這種創作思路可以追溯到一段對花本身進行密集的日常研究的時期:「我在一所預科學校教學生畫花,一教就教了九年……坦白說,一開始我並不喜歡花,但是當我繼續往下教時,我的感受就發生了變化:它們的香氣、形狀,一切的一切都幾乎讓我感到身體不適,但同時我發現它們非常『可愛』。每一朵花似乎都有自己的情緒和個性。我當時最強烈的感覺還是那種不適感,但我喜歡這種感覺。而現在,當我頻繁地畫花的時候,那種感覺又活回來了。我發現它們還是那麼漂亮,那麼令人不安……所以我就想如果有機會的話,我非常想做一件和花朵有關的作品,我會把它們再現得好像在一種「擁擠的場景」中一樣……我真的想傳達那種不安感,就是接近人群時會產生的那種逼迫感」(同上:84)。

村上隆花卉畫面乾淨俐落,這種高亮度上光的風格來源於Byōbu,也就是日本的裝飾性屏風漆畫,這是一種高雅的傳統工藝,更具體地來說,他的作品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紀末至十九世紀中期的桃山和江戶時代的經典屏風畫風格。在製作方面,《思念體(赤)》嚴格執行村上隆的工廠式工作室所設置的標準,作品裡的每一朵花都是手繪的,卻呈現出了電腦合成畫面般完美無暇的精準度。這種機械般的精密度受到日本無處不在的漫畫文化和御宅亞文化的啟發,它並不僅僅是一種審美選擇或偏好,更是村上隆直面日本文化現實的體現。從二十世紀下半葉開始,也就是在1945年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轟炸之後,日本的文化從內到外都變得越來越「扁平化」,在西方的強力監控和影響,這種文化趨勢一直延續至今。村上隆的作品都被歸結到「超扁平」這個特殊詞彙的麾下,它們是多元藝術融合的結晶,既影射了日本文化受到深刻損害的現實,也表達了村上隆對此狀況的擔憂。正如藝術家在他的超扁平宣言中斷言的那樣:「超扁平是一個概念,形容被全盤西化的日本人」(東京「超扁平三步曲」展覽圖錄,2000: 155)。《思念體(赤)》融入了大量的指稱物,在村上隆的相關系列作品中,這是極具標誌性的一件作品。通過這個非凡的系列,他獨力揭開了一個新的批判視角,並為日本藝術建立了一個獨具一格的原創藝術類別。

村上隆於二〇一六年創作的《思念體(赤)》生動活潑,構圖令人眼花繚亂,精彩演繹藝術家著名的「超扁平」美學。藝術家以鮮豔壓克力油彩描繪其經典的歡笑花兒,以鮮見的紫紅色調呈現著名的花球圖案。村上的不少花朵畫作運用寬廣的長方形畫布創作,《思念體(赤) 》則巧妙施展維度空間的視覺效果:乍看之下,畫面看似球形,鮮紅花朵看來下陷於圓形畫布之中。村上標誌性的歡笑花兒可見於近期的著名個展,當中包括波士頓美術館的〈村上隆:怪異的傳承〉(二〇一七至二〇一八年),以及別開生面的凡爾賽宮回顧展(二〇一〇年),本作實是藝術家生動創作的典範。

村上於東京藝術大學取得藝術學士、藝術碩士及博士學位,他曾修習日本畫,畫風以吸收傳統日本技法與媒材見稱。一九九六年,他對傳統教育的約束有感不滿,並渴望探索當代風格及藝術方針,由此推動他開辦 Hiropon 工廠,創作備受動漫影響的作品。他於二〇〇一年成立 Kaikai Kiki 公司,逐步發展成國際知名的藝術製作及管理集團,代理村上本人在內等眾多世界級藝術家。村上放眼世界,致力建立西方取向與日本「御宅」次文化之間的橋樑,透過與奢侈品牌(馬克·雅可布主理的路易威登、維吉爾·阿布洛主理的 OFF--WHITE)、音樂人(菲瑞·威廉斯、肯伊·威斯特)、運動員及名人(萊昂內爾·美斯、克爾斯滕·鄧斯特)合作,將美術與大眾傳播媒體結合得天衣無縫。

村上的花朵圖案首見於二〇〇〇年,他於同年發表革新的《超扁平日本藝術論》。村上傳承江戶時代浮世繪名家葛飾北齋,並啟發自七十年代動畫大師金田伊功的重要作品,他以扁平形象比喻為日本戰後社會及文化的平面狀態,藝術家曾說:「『超扁平』……是關於日本人被完全西化的根本概念。」(引述藝術家,載於展覽圖錄,〈村上隆凡爾賽宮展〉,162頁)村上渴望以日本藝術史根基建構全新視覺語彙,並旨於反思日本當代文化,因此他特別選擇以花表達超扁平理論。誠然,如此表達方式源自其個人經歷,村上在修讀博士時期曾研習及教授傳統花卉繪畫,他曾說道:「我曾在預科學校工作九年,一直教導學生繪畫花卉……坦白說,我一開始時不太喜歡花,但是當我在同一所學校持續任教多年,我的感覺便改變了……每一朵花都好像各有情感、各有性格。焦慮不安成為我的主旋律,然而我喜歡那種感覺。這些日子裡,我頻繁地繪畫花朵,那種感覺又再生動浮現。在我看來,它們可愛動人,同時又令人煩擾不安……因此若有機會,我便很想在創作中以『成群擁擠的場面』呈現花朵……我很希望能表達出紛亂不安、被花朵成群迫在眉睫的威脅感。」(引述藝術家,載於展覽圖錄,倫敦,蛇形畫廊,〈村上隆〉,二〇〇二年,84-85頁)

《思念體(赤)》描繪四處擴散、活潑多彩的笑臉,帶來迷幻的體驗。人類般的眼睛同時產生不可思議的錯覺,觀者如被畫中眾目注視。談及畫中眼睛的構置,村上曾表示:「在我的創作中,這些眼睛從不同角度觀察他們[觀者],拒絕限於一個焦點(引述藝術家,同上,27頁),由此反映他對其經典花朵圖案來源的迥異情感。本作以村上廣泛深入的超扁平美學穩紮根基,熱情奔放,眩目迷人,簡明展示其創作理論的嚴謹特質。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