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5
1165
達米恩·赫斯特
乙種北美黃連鹼
前往
1165
達米恩·赫斯特
乙種北美黃連鹼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達米恩·赫斯特
生於1965年
乙種北美黃連鹼
二〇〇七年作


款識
Damien Hirst,《Hydrastinine》,2007(作品背面)
DHirst,DHirst,蓋藝術家工作室印章(作品背面畫架)
光澤塗料畫布
254 x 294.6 公分,100 x 116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倫敦,白立方
私人收藏(購自上述來源)
倫敦,富藝斯,2016年2月9日,拍品編號34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比華利山,高古軒畫廊〈達米恩·赫斯特:圓點畫全集1986-2011〉二〇一二年一月十二至二月十日

出版

〈達米恩·赫斯特:圓點畫全集1986-2011〉達米恩·赫斯特著(倫敦,二〇一三年)438頁(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藝術並不自稱為所有問題的答案;製藥公司才是。因此我為這系列作品起名為《醫藥繪畫》,每幅作品的畫題也與此有關。藝術與藥物一樣,都能治愈人類。」

——達米恩·赫斯特

《乙種北美黃連鹼》一作遍布色彩明亮的圓點,如萬花筒一般的畫面展示出達米恩·赫斯特的經典《醫藥繪畫》系列精髓。畫面中共有十三排、十五列共一百九十五個圓點,每一個均由光澤塗料精心完成,色調各不相同,散發出扣人心弦的絢爛色彩。此作作於二〇〇七年,於二〇一二年在高古軒十一間畫廊舉辦的展覽〈圓點畫全集:1986-2011年〉中展出,赫斯特長期以來一直希望盡可能搜羅圓點畫進行展覽,是次終於得償所願。藝術家憑藉圓點畫系列在藝壇嶄露頭角,此作便是當中的成熟佳作,一九八八年赫斯特親自策劃了傳奇展覽〈凍結〉,開始創作這一重要系列作品,二零一二年,藝術家在泰特英國美術館舉行了首個大型英國回顧展,標誌著這一系列的完結。首幅圓點畫問世二十年後,《乙種北美黃連鹼》以科學醫療進步帶來的緩和慰藉,強調展現出藝術家獨一無二的詩意美學。

赫斯特認為,科學是當代最關鍵的信仰體系,其重要程度可與宗教一較高下。他在倫敦大學金匠學院就讀時創造出知名的《醫藥櫃》系列作品,同時亦構思出具有醫學和科學意義的《醫藥繪畫》,與藥店櫥窗一樣充滿理性秩序和正式懇切感——那是對現代科學救死扶傷高尚承諾的現代讚歌。赫斯特為藝術作品注入冷靜客觀的無瑕感,並用符號肯定醫藥效用,他以自信的美學主張和藥物的安撫效果取代宗教對抗死亡的力量。「我開始(圓點畫)時,就知道這是一個無窮無盡的系列,」赫斯特解釋道,「我創作的這一獨特方式類似製藥公司以科學對待生命的方式。藝術並不自稱為所有問題的答案;製藥公司才是。因此我為這系列作品起名為《醫藥繪畫》,每幅作品的畫題也與此有關。藝術與藥物一樣,都能治癒人類。」(達米恩·赫斯特,〈我想在所有地方與所有人共度餘生,一對一,一直,永遠,此時此刻〉,倫敦,一九九七年,246頁)

首幅圓點畫來自一九八六年,是藝術家親手以「濕嗒嗒的顏料繪下,一點都不簡潔」(達米恩·赫斯特,引自〈全新的達米恩·赫斯特展覽——以更多圓點畫來告別其著名圓點畫〉,《It’s Nice That》,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一九八八年,<凍結>展覽舉辦當年,赫斯特在展覽所在的倉庫牆上繪下兩幅幾乎雷同的彩色圓點畫,此後不斷精煉自己的創作過程。他開始僱用助手創作畫作,並逐漸從作品中移除所有人為干擾的物理痕跡;譬如說,每個點中央的圓心痕跡都被去掉,直到作品變得更加完美無瑕,看上去彷彿是由「一個試圖以機器的方式作畫的人」所完成(達米恩·赫斯特,〈去工作〉,Faber and Faber,二〇〇一年,90頁)。自一九九〇年代初起,赫斯特開始從西格瑪化學公司目錄《研究及診斷試劑的生物化學有機化合物》中挑選化學物質,為畫作命名,因此將系列作品直接與無所不在的藥物聯繫起來。從產前鎮靜劑,到瀕死興奮劑,藥物是一種扭轉自然軌跡的強大力量,由靜脈注入人類身體,不斷在現代科學輔助下提高當代人類生存可能。

儘管藥物能夠令人起死回生,但這種化學物質常常攜帶致死因素,甚至在藥用時都不例外,它們劇毒並可能導致死亡。赫斯特以複雜辯證方式看待死亡並因此蜚聲藝壇,圓點畫正是這樣捕捉到赫斯特的創作精髓。這系列作品首次面世時,藝評家傑瑞·薩爾茨評論道:「這些藥名便喚起人類的痛苦和恐懼。每一種藥物都對應一種疾病,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系列副作用……這些藥物令人類身體和其複雜的閉合系統間形成了對等。」(傑瑞·薩爾茨,〈美國藝術〉,一九九五年六月,引自同上,173頁)赫斯特以強大自控力完成的圓點布陣畫作色彩明快,遵循簡單的幾何邏輯,不含任何情感, 掩飾了令人不安的觀賞體驗:「如果你靠近細看這系列任何一幅畫作,會發生一件奇怪的事;因為圓點色彩互不重複,因此沒有和諧可言……每一幅畫作中都有一種下意識的焦慮不安感;然而畫面色彩是如此明亮歡快,這種不安難以覺察卻就在身邊。」(藝術家於達米恩·赫斯特《我想在所有地方與所有人共度餘生,一對一,一直,永遠,此時此刻》,見前,246頁)

圓點畫系列作品以神秘莫測的方式喚起健康與疾病、生命與死亡的迷惑聯想,畫中燦爛歡快的簡單色彩是當中重要原因。赫斯特近期為自己一幅全新圓點畫揭幕時解釋道:「最簡潔乾淨的事物能夠得到人們的情感回應(……)儘管圓點遵循嚴格排列方式,它們看上去卻很歡快,但你下意識希望顏色重複時它們卻並不如你所願,因此存在焦慮不安。」(引自藝術家<全新的達米恩·赫斯特展覽——以更多圓點畫來告別其著名圓點畫>,《It’s Nice That》,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隨心所欲而變幻無限的色彩對作品而言至關重要;赫斯特表示:「從數學意義上說,我可能從圓點畫中找到了所有藝術形式中最重要基本的一點。那就是色彩能夠獨立存在,並以完美形式和其他色彩互動,和諧就存在於其中。」(達米恩·赫斯特,〈去工作〉,見前,120頁)。後來他又宣布:「我愛色彩。我感到它存於我胸中。它令我充滿活力。」(達米恩·赫斯特,〈我想在所有地方與所有人共度餘生,一對一,一直,永遠,此時此刻〉,見前,246頁)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