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3
1163
前往
1163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草間彌生
無限網(MTTI)
二〇一〇年作
款識
《INFINITY-NETS (MTTI)》,YAYOI KUSAMA,2010(作品背面)
壓克力畫布
130.3 x 130.3 公分;51⅜ x 51⅜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Rosenfeld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此作品附設藝術家工作室所發之藝術品註冊卡

相關資料

「她是一位神聖的天使,天真之餘智力超群,也擁有鋼鐵般的意志,魔鬼和她成為朋友卻無法壓制她。草間的世界簡單而又複雜,無窮盡的謎題永遠讓我無法全然理解。」

羅伯特·尼卡斯

迷人莫測的《無限網(MTTI)》屬於草間彌生最知名的作品系列之一,以黑灰色調構成精美畫幅。正方形的畫布泛起黑暗的光澤,第一眼望去,瀰漫一種草間標誌性的靜止氣氛;走近細賞時,每一筆顏料都由變幻的四周反射出光芒,組成動感發光而流淌韻律的畫面。草間彌生一生創作頗多,其中《無限網》系列在視覺和概念上的複雜程度無出其右者:每幅畫作都隱含一個哲學悖論:二維畫布上能夠體現並限制「無限」的概念——草間彌生自一九五九年首創《網》系列後,便不斷在畫中無限重申這一悖論。一九五九年,唐納德·賈德在回顧草間首次紐約個展中的黑白網作品時,將其描述為「概念上十分先進」,並試圖將草間的創作方法總結為「基本上是由兩塊相近而又大抵平行的平面互動而成… 在於那些溶於平面的點,也在於稍微偏離但效果强烈的點(……),每一筆都果斷有力,就算是一小塊畫面也能傳遞出整體氣氛。畫面整體彷彿一塊巨大、脆弱但雕工精美的格子,或是一大塊堅固的蕾絲。」(唐納德·賈德,〈藝術新聞〉,一九五九年十月)。此作中,質樸的單色顏料與柔和精美的蕾絲圖案形成對比,以優雅方式精準捕捉草間的藝術精髓,乃藝術家的代表鉅作。

草間與一九五十年代在紐約完成首批《無限網》系列作品,當時抽象表現主義正盛極一時,代表藝術家如傑克森·波拉克和威廉·德庫寧等以淋漓磅礴的氣勢繪下作品,草間則不然,她以自己細膩簡潔、安靜含蓄的方式不斷在畫布上重複落筆,形成了一種完全不同的巨大力量。縱然草間彌生當時只是初試油畫,她已充分掌握壓克力顏料,更以大膽挑戰的姿態抽象風格重新定義油畫媒材,為剛勁的動勢注入纖巧美感,以迷戀與重複塑造細膩的女性美學。她以無止境的筆觸取代活潑豐富的表現手法,透過細緻入微的密集繪畫,將油畫創作推向極限。她的作品引起紐約藝壇的注意,藝評家更以浩瀚大海形容其作:尺幅「壯闊宏大」,更包涵「數之不盡的小圓弧」,如同滾滾波浪。(米尼翁·尼克遜,〈無限政治〉,載於《草間彌生》,Tate Publishing,倫敦,二〇一二年,179頁 )

草間彌生曾說:「這是我的史詩,總括我的一切。圓點的咒語與結網將我包裹於神秘無形力量的魔幻簾幕之中。」(草間彌生,《無限網》,倫敦,二〇一一年,23頁)藝術家被診斷為強迫症患者,她不由自主地反覆描繪圓點及弧形,以藝術「自我隱沒」幻覺幻象。她的作品展現史詩式的壯麗盛景,流露出無限自我延續的力量,既像深陷旋渦,同時迷醉出神。她在一九六四年與戈登·布朗的對談中表示:「我的網不斷生長,走出我的身體,溢出我的畫布,蔓延至牆壁、天花板,最後覆蓋整個宇宙。在我內心對不斷增生和重複,我就是處於這種迷戀的中心。」(草間彌生一九六四年與戈登·布朗的對談,載於:蘿拉·霍普特曼,〈草間彌生〉,二〇〇〇年,103頁)草間彌生的強迫性創作往往持續數天,當中極度密集的過程結集其著名《網》系列的重要意義:每一圓點、圓圈與弧形均代表她的生命。草間最終與她的圓點「世界」妥協,形成了自己的「圓點哲學」:「我希望透過網和點的積聚,來預言並估量我們浩瀚天地的無窮無盡。宇宙洪荒中的神秘無限是多麼深奧。我想要透過這一感知來看到自己的人生。我的人生是億萬粒子中的一個圓點。一九五九年時,我發布宣言,(我的藝術)將無數累積的圓點織進虛空的無線網中,沖刷掉自我與他人。」(弗朗西斯·莫里斯,〈草間彌生:「我的生活,一個圓點」〉,《草間彌生無盡痴迷》展覽圖錄,馬爾巴貢斯坦蒂尼基金會,布宜諾斯艾利斯,二〇一三年,193頁)

《無限網(MTTI)》作於二〇一〇年,是藝術家的成熟之作,她以壓克力彩代替油彩──作為七十年代後期回國後的關鍵轉變,重新以水性顏料創作,回溯最初以傳統水彩顏料創作日本畫的時刻。迅速快乾的壓克力顏料不但見證草間彌生日漸崇高的藝術抱負,更體現她數十年來不斷創作的技巧、毅力與耐性。每一個圓點和弧形筆觸都捕捉時間流逝的當下一刻,她的繁複技巧「釋放演示動作的瞬間」,使時間與空間不斷擴展。《無限網(MTTI)》一作成熟精美,重現藝術家的經典《網》系列精髓,匯集其宇宙抽象與飄渺無盡的獨有特質。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