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2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湯姆·衛索曼
1931 - 2004年
偉大的美國裸體#79
一九六五年作
款識
Wesselmann 65
《GAN #79》, Wesselmann, 1965(作品畫架)
壓克力畫布
167 x 180 公分,65¾ x 70⅞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巴黎,Ilena Sonnabend 畫廊
私人收藏(於一九六六年年購自上述來源)
紐約,佳士得,2004年11月10日,拍品編號45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巴黎,Ilena Sonnabend畫廊,一九六六年
恩荷芬,凡艾伯當代美術館〈三隻瞎老鼠〉一九六八年四月六日至五月十九日,53頁,編號84(圖版)。此展覽於同年巡迴至根特,聖彼得修道院,六月十五日至八月十五日
明斯特, 威斯特伐利亞州藝術和文化歷史博物館〈眾所周知〉 一九七二年九月至十月,編號71(圖版)
明斯特, 威斯特伐利亞州藝術和文化歷史博物館〈湯姆·衛索曼〉一九八二年九月至十月
巴塞爾, 貝耶勒基金會美術館〈厄洛斯〉二〇〇六年十月八日至二〇〇七年二月十八日
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館〈靈感DIOR迪奧〉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至七月二十四日(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偉大的美國裸體#79》大膽流露情慾氣息,毫無羞怯之意——畫中女郎姿態慵懶,毫無疑問是招蜂引蝶的美人。這幅作品屬於湯姆·衛索曼個人極具代表性的《偉大的美國裸體》系列,同時呈現傳統藝術題材和美國普普藝術特色,充滿強烈的對比趣味。衛索曼在一九六一至一九七三年間創作的《偉大的美國裸體》系列,奠定他的普普藝術教父地位。此系列的作品獲多間頂尖博物館收藏,包括紐約現代藝術美術館、華盛頓赫希洪博物館及雕塑花園、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等等。早期作品《偉大的美國裸體#79》,自一九六六年完成以來,僅歷兩個私人收藏,狀況極佳;畫中主角尤其風姿綽約,媚態萬千,畫面充滿靜謐之美。金髮美人舒展斜躺,幾乎佔據整個畫面,她身邊有衛索曼作品中常見的靜物。

《偉大的美國裸體》系列融合古典油畫的宮女主題與當代美國視覺文化中的性感海報女郎。紐約學院派的威廉·德庫寧、傑克森·波洛克、馬克·羅斯科,皆以即興隨意和動勢抽象藝術,成為一代藝術潮流代表;但衛索曼的作風卻自成一家。他曾化名斯林·斯蒂林沃斯(Slim Stealingworth),從旁觀角度自撰自傳,在書中道:「藝術家的挑戰是尋找自己的路向。我最初開始畫畫時,我對德庫寧和其他畫家既嫉妒又欣賞,尤其是德庫寧……我的嫉妒是如此強烈,除非我找到完全不一樣的創作方法,否則我不能成為藝術家。我想像德庫寧一樣畫畫,但我做不到,首先是我不夠出色。那不是我的語言。但德庫寧的理念令我何等激動,我決心要用自己的方法達成它,而我認為他對畢加索也是如此。所以我要解決與德庫寧的關係,猶如他與畢加索一樣。」(斯林·斯蒂林沃斯, 即湯姆·衛索曼,紐約,1980年,頁25)

衛索曼脫離抽象表現主義,將注意力轉向「大美國夢」——一種國家民族精神和植根於美國文化的概念,《偉大的美國裸體》系列就是對它的諧仿。一九六零年代,大眾媒體興起,現代奇蹟和新發明誘使消費慾望急速膨脹。物質豐裕已不再只是成功與權力的象徵,更是「大美國夢」的同義詞。此外,在一九六零年代因口服避孕藥合法化、金賽博士發表的性行為研究報告、男士雜誌〈花花公子〉等海報女郎的出現而掀起的性解放,在消費文化和廣告裡不斷煽動傳播具挑逗性意味的圖像。衛索曼在這個系列的每幅作品中都嘗試營造如抽象表現主義鉅作般的真實戲劇性,但他的表現方式脫胎自美國文化和西方藝術傳統。

對於衛索曼而言,他可以藉情色描寫而獲得新的肯定,毋須模仿上一代畫家早已爛熟的描繪手法。「既然我已不能用抽象表現主義的畫法——我已經放棄了——我必須進取地找到其他方法去畫畫。」(馬克·李維斯東,〈湯姆·衛索曼:直言直說〉,載於展覽圖錄,東京,伊勢丹美術館,《湯姆·衛索曼回顧展1969-1992年》,頁23)。儘管衛索曼自言,《偉大的美國裸體》系列純粹是他對女友兼模特兒克萊兒的觀察,但放在一九六零年代初的文化大環境下,它所表達的內涵遠多於此。他的作品引起眾說紛紜,衛索曼否認他的裸女系列是刻意的色情描寫。雖然如此,觀者很難不察覺其作品的俏女郎形象是來自當代的廣告影像——而且通常是金髮女郎。然而,他筆下姿態單一、面目模糊的眾多裸女,確實又帶着一種無邪、無意侵犯任何人的特質。(山姆·亨特,〈湯姆·衛索曼〉,紐約,1994年,頁20)。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