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岳敏君
無題
二〇〇三年作
款識
yue minjun,2003年作
岳敏君,2003年(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220 x 196 公分,86⅝ x 77⅛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現藏者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出版

〈今日中國畫家:岳敏君——迷失的自我〉 張群生編(河北教育出版社,二〇〇六年)58頁(倒象,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因為哪裡天使不敢踩,傻瓜便急著衝進來。」

亞歷山大·波普,《論批評》


在二〇〇三年作品《無題》中,三人咧嘴狂笑,呈現荒誕意境,引人注目。本作借鑒《美惠三女神》的構圖,透過這幅西方藝術史上最具代表性且歷久不衰的畫像,岳敏君肆無忌憚地挪用西方藝術圖像,以表達個人和社會關心的議題,而本作是體現其創作手法的典範傑作。在作品中,岳敏君顛覆美惠三女神的傳統藝術形象,以其標誌性的傻笑人像取代曼妙典雅的女神歐芙洛緒涅、阿格萊亞與塔利亞。三位美麗的宙斯女兒通常被描繪成裸體,僅以透明薄紗隱約地遮掩私處,而本作中的三個「傻瓜」則慣常赤裸半身,只剩內褲和襪子。多個世紀以來被反覆重塑的神聖主題被貶低俗化,藉此岳敏君並非著意挑戰西方藝術的主導地位,反而是要展示其作品獨有的奇幻怪誕及諷刺意味。《無題》呈現岳敏君的普世美學,尤重思想批判和象徵意義,同時突破文化、政治和地理隔閡並產生共鳴,是為玩世現實主義典範之作。

作為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藝術崛起的象徵,岳敏君筆下的複製笑臉是整個世代的共同肖像,而那一代人就是在理想主義幻滅以及消費主義盛行的環境下長大成年。九十年代初,藝術流派百花齊放,而中國藝壇正重整旗鼓,走出八十年代的概念性討論,進入嶄新的藝術創作發展。玩世現實主義是當中發展最蓬勃的流派,藝術家透過作品暗諷他們身處的社會。身為玩世現實主義的重要一員,岳敏君的藝術創作皆圍繞他那咧嘴大笑的自我肖像,反覆出現於其作品,當中包括繪畫和雕塑。作品中的人物皆以藝術家自畫像為基礎,面帶空洞的燦爛笑容──這是一張憤世嫉俗的臉孔,代表著藝術家鄙視缺乏精神內涵的中國當代文化,但卻只能無奈接受。如本作所示,這些複製笑臉通常閉合雙眼,暗喻國家倡導的集體主義和平等主義理念不合時宜,個人主義及藝術創意被抑制。藝評家兼策展人栗憲庭進一步闡述,岳敏君作品中的傻笑人被不斷複製,藉以嘲諷中國作為經濟機器,而當中愚昧無知的人則諷喻消費主義腐蝕社會主義理想的問題。

對岳敏君來說,面對現實世界充斥的荒唐之事,唯一的回應就是自嘲、歇斯底里和大笑。如他本人所言:「笑就是拒絕思考,就是頭腦對某些事物感到無從思考,或者難於思考,需要擺脫它。 」(引述藝術家,莫妮卡·德瑪黛,《岳敏君》)在一九九一年移居北京圓明園藝術家村之前,岳敏君一直在單位工作,裡面每個人都必須穿上標準制服,並遵守嚴格的專制管理。當時許多中國人也身處同樣窘境,所以「這正是為什麼用笑來掩飾無助的行為在我們這代人中間如此突出 」。(引述藝術家,〈藝術家自述〉,《複製的偶像:岳敏君作品2004-2006》展覽圖錄,深圳,何香凝美術館,二〇〇六年,18頁)對於岳敏君,笑是一種抵制政治的被動手段;他明言:「放棄一切是人生的境界,避免於社會的爭鬥,可保持內心的平和。放棄一切可使人滿不在乎,超然度外,任何問題都可一笑了之,不往心裡去,轉變成虛無。從而能夠達到超平靜的內心世界。 」(岳敏君,〈有關作品的幾句話〉,《麻將:烏利·希克中國當代藝術收藏展》展覽圖錄,二〇〇六年,138頁)

本作繪於二〇〇三年,來自岳敏君將藝術名作徹底改造的早期作品系列。岳敏君從中西文化中的經典作品取材,以戲謔手法顛覆畫像,變得格格不入,從而挑戰西方繪畫泰斗如戈雅、馬奈與畢加索。本作將岳敏君的天賦表露無遺,其獨特圖像取材自豐富的藝術史題材,透過西方藝術語彙來抒發己見。美惠三女神在傳統上被描繪成圍圈共舞,而在本作中,岳敏君將畫中人排成一行,模仿軍隊操演以及由國家發動的群眾集會。對他而言,將畫中人排列成行是相當重要的構圖元素,解釋道:「重要的轉折點是我的一張畫了一排人物的作品:排隊的形式在我們的社會生活中極為常見。表現得遵規守據,然而通常缺乏確信的目標。 」(引述藝術家,〈藝術家自述〉,《複製的偶像:岳敏君作品2004-2006》展覽圖錄,深圳,何香凝美術館,二〇〇六年,20頁)岳敏君以笑譏諷現實荒謬,同時利用西方古典藝術語彙,表達出一種無聲吶喊,充滿真實感與強烈情感,超越時空界限。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