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1
1141
盧齊歐‧封塔納
空間概念,等待
前往
1141
盧齊歐‧封塔納
空間概念,等待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盧齊歐‧封塔納
1899-1968年
空間概念,等待
一九六五年作
款識
L. Fontana,《Concetto Spaziale, Attese》,Ho un mal di reni che non ne posso più(作品背面)
水漆畫布
38 x 45 公分,15 x 17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日本,瀧口修造收藏(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日本,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本作為米蘭盧齊歐‧封塔納基金會之註冊作品,註冊編號為4248/1,並附設由基金會所簽發之載圖作品保證書

相關資料

最重要的是,我的割痕是哲學宣言,是信奉無限的表現,也是對靈性力量的肯定。當我坐下來凝視一道道割痕時,我頓然感悟心靈之壯大,感覺自己解脫物質束縛,與現在乃至未來的無限世界融為一體。

──盧齊歐·封塔納

《空間概念,等待》詩情盎然,畫意動人,乃盧齊歐·封塔納經典系列《割破》的典範之作,以最受世人追捧的色彩完成──紅色作品佔據了本系列作品拍賣紀錄前三位。貫穿平滑的畫面,四道乾淨俐落的割痕為畫布注入封塔納革命性創作中永恆不朽的強大力量──每道刀痕均展示藝術家對時間、空間及無限性的革新探究,將他的空間主義哲學實體化,從而挑戰傳統的繪畫概念。透過切割畫布,封塔納的手法表現看似在破壞,但實質上蘊含無窮創造力;如埃麗卡·比勒特寫道:「他大膽地劃破畫布[…]此舉意味著西方繪畫五百年發展的終結,破舊立新,重新開始。」(引自埃麗卡·比勒特,〈盧齊歐·封塔納:威尼斯/紐約〉展覽圖錄,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二〇〇六至〇七年,21頁)《空間概念,等待》揉合豔麗色彩和豪邁手法,將科學與藝術、繪畫與雕塑、古老與前衛、概念與現實融為一體,象徵著封塔納探索「無限、超乎想像的混沌、具象的終結、空無一物」的劃時代概念。(引自藝術家,〈盧西奧·封塔納〉展覽圖錄,倫敦,Hayward Gallery,一九九九至二〇〇〇年,198頁)

封塔納創造出革命性的《割破》系列和較早期的「穿洞」作品,背後的藝術理論在他於一九四六年出版的首篇藝術宣言〈白色宣言〉裡自白闡述。一九四七年,他創立影響深遠的「空間主義」藝術運動,提倡以現象意識空間作為視覺藝術表現新形式的破格理念。空間主義呈現一種別開生面的藝術精神,與戰後時代相契合,當時為了迎合藝術與科學之間的融合,油畫傳統的錯覺技法已成遺風。封塔納不但將立體元素帶進傳統的平面畫布,而且透過切割畫面,顯露畫後的一片黑色虛無,從而探求與第四維度的形而上對話以及時空交融的奧秘空間。如〈白色宣言〉所述,封塔納指明需要在「真實」的空間和時間內創造物象、色彩與聲音:「色彩是空間元素;聲音是時間元素;以及隨著時空發展的變化;這些都是新式藝術的基本形態,包含世界存在的四維因素。」(盧齊歐·封塔納,〈白色宣言〉,一九四六年,載於吉多·巴拉,《盧西奧·封塔納》,紐約,一九七一年,189頁)這個理論邏輯為他往後二十年的創作奠下基礎,成就其創作生涯中最備受稱頌的重要作品。

封塔納渴求在視覺上創造空間,與其雕塑家背景大有關聯;不過,這種突破平面界限的野心同樣植根於人類發展科學與科技的共同追求。比方說,愛因斯坦將時空融合為一個連續體,與封塔納將多重維度整合為一的意念相呼應。看似深邃的割痕穿透畫布,藉此封塔納以象徵形式來暗示平面畫布與雕塑似的立體空間以外的維度。要了解這種對於未知空間的臆想,就必須代入當時正值太空探索時代的創作背景;在封塔納開始創作《割破》系列的年代,有關「太空競賽」的新聞報導風靡全球。那個時代被鋪天蓋地的太空探索和宇宙發現相關新聞主導,而實質上封塔納的空間主義理論與當時風氣產生共鳴。一九五七年,蘇聯發射全世界第一枚進入行星軌道的人造衛星「史普尼克」;一九五九年,蘇聯探測器「月球2號」登陸月球;而在一九六一年,尤里·加加林完成史上首次進入外太空飛行的壯舉。國際間的政治言論皆圍繞太空競賽,將月球視為人類探索的新領域。透過在畫面上穿洞劃破,封塔納構築並進入深渺虛無的第四維空間,假設推翻世人公認的笛卡爾三維空間規範。因此他曾表示:「發現宇宙就是發現一個全新維度,那裡無窮無限:因此我劃破畫布這一記錄所有藝術的載體,創造出一個無限的維度,一個對我來說是所有當代藝術奠基石的X維度。」(引自盧齊歐·封塔納,〈盧齊歐·封塔納:威尼斯/紐約〉展覽圖錄,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二〇〇六年,19頁)

封塔納開創了一場前所未有的藝術對話,與邁向未來主義烏托邦理念的科技進步及太空探索發展相呼應,而另一方面其創作亦追溯至西方藝術史上最傳統的權力體系,即作為奠基者的天主教會。本作中,扣人心弦的黑色割痕切入深紅畫面,引發對西方藝術史的深入剖析。激情洋溢的紅色顏料填滿畫布,平滑亮麗,猶如傷口滲出的鮮血。因此《空間概念,等待》是被「刺傷」,以現代主義風格描繪基督被釘十字架後的傷口。就像過往以傳播救贖福音為題的藝術作品,封塔納作品的顯著之處在於透過在毫無瑕疵的表面上製造暴力,並摒棄具象錯覺的表現手法,從而暗示一個未知領域的存在。在其作品中,他獨一無二的創作手法──破壞畫像的割痕──延續了塑造西方藝術史發展的傳統:經歷暴力與苦難後而得救重生的基督教信念。《空間概念,等待》以與眾不同的形式結合傳統與革新,每道細長的割痕深處匯聚過去、現在與未來。本作強而有力地展現封塔納的創新概念,渴望突破人類的現象意識界限,並體現藝術家獨創先河的空間理論,同時在色彩和形態的象徵力量之間開展一場獨特對話。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