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7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袁遠
藍調
二〇一〇年作
款識
《Blues》,y.yuan,袁遠,2010.1(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250 x 185 公分;98⅜ x 72⅞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現藏者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展覽

南京,江蘇省美術館〈2010南京雙年展:書寫〉二〇一〇年十月二十八日至十一月二十五日,190頁(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廢墟予我們安全感。它是一種沒有壓力的生活空間,讓你可以在內隨心所欲。廢棄的場所是公共的,即是說,你可以自由進出此地。這跟觀眾觀賞藝術品的過程十分相似。我正盡我所能地辨認那些遺下的殘餘痕跡——並非這個地方的當下存有,而是它長久以來的存在價值,這種價值無人能奪,無人可見。」

袁遠

《藍調》一作刻畫了伊斯蘭時代波斯清真寺的恢宏內景,畫中細節叫人嘆為觀止,是袁遠在二〇一〇年以代表性超現實表現主義及無可挑剔的繪畫技藝所創之典範。袁遠在畫幅上刻畫了一所廢棄的寺廟,與伊朗亞茲德聚禮清真寺的著名藍色內部設計如出一轍;他以筆觸點亮建築內部的精美雕刻拱頂、馬賽克拱形天花板以及大理石瓷磚地板,每個微小細節均刻畫得鉅細無遺、一絲不苟。袁遠刻苦勤勉的作畫過程,一如伊朗馬賽克彩瓷裝飾的艱苦興建步驟:將單色瓷磚切成小型碎塊,然後重新組裝,創造出精緻複雜的設計。《藍調》一作結合高深明暗技法及精密透視深度,帶領觀者進入一個空靈飄渺的迷人幻境,引導我們深思歷史的滄桑變遷,以及過去數個世紀的失落輝煌。袁遠在畫面上精心鋪陳具象細節,相反地,他卻用以表達抽象;以他的話說:「我想表達的無人可見之物,就是時間本身。」

談及二零一八年在貝爾加莫特爾茲宮舉辦、近日好評如潮的〈另類現實〉展覽,藝術家續說:「『替代時間』的概念以及了解永恆與當下的過程是我創作的核心」。在袁遠完美的筆觸中,我們得以竊聽過去與現在、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藝術與建築的多元對話。袁遠在杭州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畢業,受過嚴格的俄羅斯傳統現實主義訓練,對光與空間的浪漫主義戲劇性處理尤為重視。他對繪畫馬賽克的超卓準繩度及仔細入微的技巧,使他能夠在密閉空間中繪出成千上萬的獨立小型瓷磚,在明暗、色調及角度方面微細調度,創造出無限超現實及震撼視覺的效果。一如本作所示,他的作品時常散發一種壓抑局促、略帶幽閉潮濕的氛圍,令畫面充斥一股揮之不去的悵惘及憂鬱之情。畫面上的發亮效果以多層稀釋顏料疊加而成,借鑒了中國傳統繪畫技術。

袁遠的作品將空曠的廢棄空間以浪漫手法呈現,繼承了十七十八世紀歐洲藝術家對廢墟的盎然興致及潛心鑽研。畫家如此解釋:「廢墟予我們安全感。它是一種沒有壓力的生活空間,讓你可以在內隨心所欲。廢棄的場所是公共的,即是說,你可以自由進出此地。這跟觀眾觀賞藝術品的過程十分相似。我正盡我所能地辨認那些遺下的殘餘痕跡——並非這個地方的當下存有,而是它長久以來的存在價值,這種價值無人能奪,無人可見。」袁遠的所有創作均瀰漫著一種神秘莫測、超凡脫俗之感,在本作尤為明顯。根據伊朗文學評論家及作家博士伊斯拉米・諾多斯漢所述,在傳統伊朗建築中,天青與藍色代表天空和水,兩者均是神秘主義的重要符號,指向天堂及極樂世界。

袁遠經常從真實地點取材,亦會以虛構及逼真細節建構多層次構圖,拼湊出迷人至極的重建內景,閃耀出輝煌的歷史片段。引述藝術家的話:「我面對畫布時的心態,猶如一個裝置藝術家。或加、或減,或改變,或創造場景,我想直面的是不可改變的寂滅與消亡。」袁遠以此方式,成就了一幅具考古意義的拼貼鉅作,向整個人類藝術及建築成就歷史提出批判的評註。藉著窺探袁遠華美而荒涼的室內風光,我們被迫正視了人類自身的龐大野心與虛榮、對美的孜孜尋求、對聖靈的殷切仰望、有限生命的脆弱不堪,以及抵禦時間及衰亡的不懈抗爭。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