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五木田智央
1969年生
虛榮仨
二〇一五年作
款識
藝術家簽名,《VANITY 3》,2015(作品背面)
壓克力及水粉亞麻布
194 x 259 公分,76 x 10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邁阿密,Bill Brady 畫廊
現藏者於二〇一五年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邁阿密,Bill Brady畫廊〈損毀控制〉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

相關資料

「五木田先生的視覺語言橫跨插畫、情色、抽象、兒童畫、書法以及廣告牌等領域,完美的畫面控制、光滑如絨的質感以及色調運用,為黑與白賦予了鮮活生命。」

羅伯塔・史密斯

《虛榮仨》驟眼看去優雅奇譎、瑰麗誘人,卻帶有一種難以排遣的不安感,是五木田智央漸獲佳評的作品中尺幅宏大的鉅作。本作以藝術家的代表性灰色調繪成,是一幅混合抽象與具象風格的群像畫,三位衣冠時尚的派對常客散發出一種居高臨下的威嚴、猶如黑白電影的氛圍——本作神秘莫測,在黑色中綻放出燦爛,遊刃有餘地融合了波普藝術、超現實主義、立體主義、新表現主義及當代日式平面設計風格,叫人心醉神迷。本作創於二零一五年,時值五木田從平面設計師轉型為藝術家十載過後,意義重大;《虛榮仨》可見成熟卓越的明暗掌控,展示出五木田在多種繪畫方式上質樸而精確的技巧,如交錯的線條、銳利的漸變、精彩的光影用色,以及大膽的顏料塗抹、擦刮和挖除。畫作效果璀璨奪目、紛華靡麗,卻弔詭地令人忐忑不安,教人聯想起多種視覺元素,包括平面設計、書法,以及復古明信片及雜誌剪紙,成就出一幅深具代表性的卓殊美學大作。據羅伯塔・史密斯所言:「五木田先生的語言橫跨插畫、色情情色、抽象、兒童畫、書法以及廣告牌等領域,完美的畫面控制、光滑如絨的質感以及色調運用,為黑與白賦予了鮮活生命」(羅伯塔・史密斯,〈陌生市鎮:入侵藝術突破藝術世界的多孔邊界〉,《紐約時報》,2005年3月9日)。

五木田早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已經是享負盛名的插畫師及平面設計師,後來回歸繪畫及油畫行列。於早年藝術家時期,囿於拮据,他的畫面用色非常單一。二零零零年,日本出版商Little More 為他發行了三千本《內衣摔角》並迅速斷市,此書後來更成為藝術家書籍經典,為五木田帶來突破。二零零五年,紐約藝術家泰勒・麥基曼斯無意中讀到一本《內衣摔角》,並邀請五木田往切爾西參與聯展;藝術家的作品大獲好評,引領他進入紐約藝壇。受先前時尚及音樂行業的平面設計師生涯啟發,五木田的藝術美學取材自七十年代著名雜誌《花花公子》、流行海報、復古明信片、唱片套、經典電影劇照,更在日本與西方流行文化、非主流反傳統文化產物上汲取靈感。藝術家的許多畫作均出自他的鉛筆及墨水掃描,因為藝術家「仍然喜歡繪畫,這讓他感到『放鬆』[…] 但隨著時間過去,五木田 […] 顛覆了他的創作過程,捨棄參考任何先前草稿,開始自由繪畫」(吳燕玲,〈一千種灰調子:五木田智央〉,《ArtAsiaPacific》,2015年7-8月)。

五木田所運用的重大構圖手法,就是通過刻意添加不同程度的污跡、亂塗及旋紋,將畫中人物的面目模糊,去除人體形態。這種手法早於二零零八年可見踪影,五木田透過將面部五官劃去、模糊及斷裁,混淆觀眾目光,在受窺視的主體與客體間拉開批判距離。雖然畫面及畫中人形叫人想入非非、吸引觀者視線,五木田對顏料、形狀及光暗的熟練操縱卻杜絕了交流及深入接觸,將觀眾拒諸門外,同時讓畫面充滿張力、暴力及神秘氣息。這種手法令人聯想起格哈德・里希特在六十年代末所創的模糊照相現實主義作,作品同樣將圖像模糊、把控有度。五木田在本作的審美亦與弗朗西斯・培根充滿心理張力的作品互相呼應;培根從五十年代起創作其代表性《尖叫的教皇》系列時,只參考了維拉斯蓋茲的教宗依諾增爵十世肖像畫相片,而五木田在創作時亦以圖像作為基礎,再蓄意加以扭曲。引用培根的話,將教皇畫得面目全非能讓他「更為暴力及一針見血地攻擊神經系統」,從而窺探圖像背後的現實;同樣地,五木田的畫作亦顛覆了大腦的識別能力,引發視覺及思維激盪。

《虛榮仨》一作洋溢大師級技巧、風範與自信,是五木田的卓絕佳作之一。在一個漆黑的無名空間之上,兩名衣冠楚楚的男性人像,站於一名體態豐腴、身穿雞尾酒禮服的女性人像左右,彼此缺乏五官的面容與身上的錦衣華服,擦出極致的不和諧火花。本作取名《虛榮仨》,可謂對受日新月異的社交媒體逐漸支配、越來越視覺及物質導向的現今世界的一記嘲諷。每天受各種圖像、刻板印象轟炸,我們漸漸視而不見、看而不明;藝術家們探索現實與抽象之間變化不斷的邊界已有悠長歷史,《虛榮仨》承上啟下,以機敏的當代觸覺探索有關表現形式、觀看現象及觀者角度在二十一世紀所面臨的種種難題。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