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328
明永樂 銅鎏金蓮華手觀音坐像 《大明永樂年施》款
前往
328
明永樂 銅鎏金蓮華手觀音坐像 《大明永樂年施》款
前往

拍品詳情

光明無量・應身度世:特別呈獻鴻禧美術館舊藏銅鎏金佛造像

|
紐約

明永樂 銅鎏金蓮華手觀音坐像 《大明永樂年施》款

來源

紐約佳士得1999年3月23日,編號126

相關資料

十五世紀初期的宮廷銅鎏金造像可謂是中國佛像鑄造工藝之巔峰。究其淵源,可追溯至元代。時宮庭大力推崇藏傳佛教,促使中國佛教藝術發展出新的風格,可見十四世紀初刻劃杭州寺廟的木刻版畫,以為佐證,見Heather Karmay,《Early Sino-Tibetan Art》,沃明斯特,1975年,頁47-50,圖版26、29及30。版畫中所繪佛像面相豐滿端正,略含笑意,下承多層寶座,反映了當時西藏地區深受喜愛的紐瓦爾藝術風格——此風格由著名工匠阿尼哥(1244-1306年)引入中國。永樂時期幾乎皆用此類圖像為藍本,例見史博曼舊藏釋迦牟尼佛坐像,售於香港蘇富比2006年10月7日,編號808,以及大英博物館所藏近例,圖載於柯律格及霍吉淑,《Ming: 50 Years that changed China》,西雅圖,2014年,圖195。

此類永樂宮廷造像製工精佳,標準統一,但亦不乏多樣性及原創性。參考一尊永樂款蓮華手觀音像,源於比利時J.P.H.Y.收藏,錄Jan Van Alphen,《Cast for Eternity》,安特衛普,2004年,編號78,相比之下,本像面相更為漢化。細觀比利時作例,身旁兩側飾蓮花作直莖,面容為紐瓦爾風格,蓮座花瓣更為細長,David Weldon指出,此尊觀音像頭髮殘留藍色顏料,表示曾用於當地祭祀儀式中,錄Jan Van Alphen,同上出處,頁222。另有一尊永樂年款觀音像底座蓮瓣寬厚,售於紐約佳士得2004年3月24日,編號82,面相比本品則更為漢化。見史博曼舊藏永樂款例,造型風格不同,售於香港蘇富比2006年10月7日,編號807,此菩薩手結不同印相,多層蓮花瓣座。儘管上述例風格各有不同,但鑄造及鎏金工藝皆盡完美,均帶永樂年款,且體態優美,裝飾繁縟。

本品蓮座蓮花瓣較寬厚,可見於其它永樂年款尺寸較大例,如史博曼及大英博物館例。佛像尺寸較小,所配蓮座的花瓣則也較細長,比一相似例為Soame Jenyns舊藏,後售於倫敦佳士得2018年11月6日,編號26。也有一例售於香港蘇富比2002年5月7日,編號647。另有一尊為鴻禧美術館舊藏,錄《金銅佛造像圖錄》,台北,1993年,圖版50。

光明無量・應身度世:特別呈獻鴻禧美術館舊藏銅鎏金佛造像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