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關良
廣元夕照
款識:
藝術家鈐印(右下)
一九四五年作
水彩紙本
36.5 x 27.3 cm; 14 ⅜ x 10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藝術家兒子關漢興親簽之作品保證書

來源

關漢興舊藏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出版

〈關良 1900 – 1986〉CANS藝術新聞編輯團隊編(台灣,台北,華藝文化出版,二〇一二年),164頁

相關資料

民國先驅之探索

關良一生行跡廣闊,不僅早年留學日本,民國年間足跡亦遍佈大江南北,而《江北望重慶(一)》(拍品編號784)、《高山雲清》(拍品編號785)、《廣元夕照》(拍品編號786)、《陝西張良廟》(拍品編號787)均創作於四〇年代初年。此時,關良跋涉西北地區採風考察,留下此系列珍貴的寫生風景,上述作品即可見他以稀釋的水彩,營造近於設色山水的效果,《大足石刻》(拍品編號796)則是此次壯遊罕有的油畫,呈現重慶大足區的唐宋時期摩崖石刻,大足石刻於1961年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 1996年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良公在此即以國畫寫意之筆,揮灑厚重的黃褐油彩,摻以蒼綠、赭紅、青灰諸色,重現中古時期的中華文化遺產;隨著新中國成立,神州大地自五〇年代開始換上了截然不同的新面貌,《北京故宮》(拍品編號794)與《黃浦江渡口》(拍品編號795)即分別呈現北京和上海兩個全國最重要的大城市,《新安江大壩》(拍品編號797)則反映了五、六〇年代建於杭州西南部的重要水利工程(今千島湖),藝術家極力強調崛起於大自然之間的現代工程,為中國山水加入科技元素,銜接五〇年代以來中國大陸的「紅色主題」。

與關良同代而兼擅國畫與西畫的,尚有丁衍庸與王濟遠。丁公與良公乃多年摯友,彼此交流極為深入。在《山水樓閣》(拍品編號788)中,可見他以洋彩結合水墨,將傳統的國畫山水重新演繹,呈現寫意愉快的明媚風光,盡顯藝術家幽默開朗的個性;在二、三〇年代上海畫壇甚為活躍的王濟遠,自四〇年代起旅居紐約,並在當地建立「華美畫學院」,使他創作上一方面注重西方技法,另一方面又強調中華文化,譬如《水果靜物》(拍品編號810)即可見他從塞尚的靜物作品出發,透過水彩融入書畫「歲朝清供圖」之精神,蘋果與案桌取「平安」諧音,葡萄與梨取「多子有利」之意,《瓶中寒梅》(拍品編號811)雖為油畫,卻洋溢國畫氣息,畫中的青花釉裡紅龍紋天球瓶在王氏作品甚為經典,民族意識不言而喻;作為戰後華人藝術代表,席德進以水彩風景見稱,其《風景》(拍品編號824)以淡紫色水彩暈染層巒疊翠的空間,即兼取國畫水墨分色與印象派的光線與色彩理論,形成個性化的藝術語言。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