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6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艾軒
B. 1947
藏女與藏獒
款識:
艾軒 貳零壹叁年 藝術家鈐印(右下)
藝術家鈐印(左方)
二〇一三年作
彩墨紙本
97 x 91 cm; 38 ¼ x 35 ⅞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民族縮影:艾軒、王沂東、陳逸飛

二十世紀,東西方畫家在不斷的交流與拉鋸之中,提煉出具象藝術的當代性,有的循東方寫意之道表達具象的存在,有的則從西方科學的基礎上發展寫實表現。九〇年代以後的中國藝術界普遍崇尚前衛觀念藝術,有見及此,艾軒、王沂東和楊飛雲等北京畫家為重振重視基本功的寫實油畫而成立團體,其後有陳逸飛等人的加入並正式確立「中國寫實畫派」的名稱,宣揚對理性精神與人文內涵的推崇。

中國寫實繪畫的特性在於東方底蘊和油畫媒介的融合,幾位畫家們均善以栩栩如真的創作方式表現少數民族的氣質與精神面貌:艾軒的彩墨作品《西藏女孩與狗》(拍品編號776)和油畫作品《那歌聲帶著我的心》(拍品編號777)取材自西藏、王沂東的《碧桃圖》(拍品編號778)畫的是新疆女孩,而陳逸飛的《執扇仕女》(拍品編號779)則描繪藝術家心中新古典仕女的標準形象;精細的描畫除了重塑國內外對於中國多元文化的印象,更是蘊含著一塵不染的愛國情懷。

中國寫實油畫名家芸芸,當中不乏關注少數民族的作品,如陳逸飛、陳丹青等,在八、九〇年代都一度發展出自己的「西藏系列」,唯獨艾軒一人近四十年來矢志不渝,始終專注西藏題材。憑藉卓絕的寫實技巧,艾軒所刻畫的西藏女孩,總散發著一種孤寂空靈的攝人力量。西藏高原所啟發畫家的,是藏民多年來與大自然的和諧共存,以及背後所不能忽視的一種人與自然的對立面。面對險峻嚴寒的自然環景,藏民畢生配合、抵抗,臉上流露的盡是風霜;此般感悟埋在艾軒極為精緻的表現方式底下,含蓄婉轉,同時予人無限細想的空間。從東、西方藝術靈感溯源,艾軒的雪地荒原在八〇年代受到美國鄉土主義大師懷斯(Andrew Wyeth)影響,成為改革開放之後盛極一時的「傷痕藝術」(Scar Art)之代表;隨著對於古代書畫的深入研究,元代倪瓚的「一河兩岸」經典構圖與意境,進一步深化艾軒的作品意境,傳遞出浪漫淒美、深沉蘊藉的情感訊息。

《藏女與藏獒》(拍品編號776)和 《那歌聲帶著我的心》(拍品編號777)呈現的同樣是孤身隻影的藏族女孩和身後的一頭藏獒,在靜謐荒蕪的雪景之地上,前者的女孩含羞卻炙熱地直視著觀者,而後者的少女則略帶憂鬱的眼神遙望遠方;畫裡題材相若,除了媒材不一以外,更散發著截然不同的韻味和意境。《那歌聲帶著我的心》的色調是艾軒油畫具標誌性的風格,他曾言:「我基本上使用藍灰調子,以便傳達一種淒婉的情緒。」於此,艾軒所表達的已非單純的寫實肖像處理,或表象式地紀錄風俗面貌,而是深入地映現畫中人的思想與精神狀態,顯示藝術家的人文關懷。《那歌聲帶著我的心》由蘇齋珍藏逾二十載,蘇齋主人自八、九〇年代開始致力收藏,在艾軒、王沂東等實寫實名家事業方興之時,已經獨具慧眼,不僅多次收藏其精品,更傾力襄助聯繫各方,協助藝術家在各地舉行展覽,如《那歌聲帶著我的心》擔當封面的1997年於澳門市政廳畫廊舉行之「鄉土情懷-王沂東.艾軒油畫選」展覽,即由蘇齋主人大力支持,足見藏家與藝術家之間的深厚情誼。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