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2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關良
老朋友
款識:
藝術家鈐印(左下)
一九四〇年代作
水彩紙本
27 x 19.5 cm; 10 ⅝ x 7 ⅝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藝術家兒子關漢興親簽之作品保證書

來源

關漢興舊藏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出版

〈關良 1900 – 1986〉CANS藝術新聞編輯團隊編(台灣,台北,華藝文化出版,二〇一二年),182頁

相關資料

戲說任平生

關良的京劇作品,是其人物繪畫之昇華,既從精神上反映他揚善鋤惡的個性,更從藝術上代表他結合油畫、水墨之成就。良公原藉廣東番禺,自小因父親經商的關係而客居南京兩廣會館,會館旁邊的小舞台經常演出傳統劇目,加上父親陪伴引導,養成他對戲劇的嗜愛,亦培養出他判斷是非善惡的標準;1935年,良公正式師從北京富連成戲班名角,即使在抗戰期間的國立藝專,關良依然不忘以京劇排解師生轉移後方期間的恐慌和枯寂;及至光復以後回歸杭州,藝術家更結交了京劇名伶蓋叫天,自此經常以京劇大師為模特,誕生一幅幅忠於舞台演出、曲盡京劇精華的作品。

國畫名宿朱屺瞻曾經讚嘆:「在求稚拙的領域上,我與關良有同好,但在實踐上自愧不如關良。」(見莫一點《腕底粉墨-談關良的繪畫藝術》)「稚拙味」乃良公繪畫的重要特徵,此點尤其突顯於他的京劇人物,譬如其彩墨作品《孫悟空》(拍品編號758),精靈可愛的美猴王寫意橫躺在庶幾留白的畫面,一片天真爛漫,在這看似簡約的構圖,卻已見藝術家盡用「焦、濃、重、淡、清」五色墨:其以清墨點綴背景,任憑觀眾釋放想像,構建心目中的花果山;以淡墨濕筆暈染,塑造孫悟空作為猴子的毛茸茸的雙腿,再以重墨勾勒輪廓分明的帽子與金剛棒、以重墨拉出帶穗,而最關鍵的眼神,則是焦墨一點、神氣十足,這「點睛」之絕技,正是良公最爐火純青之處。

除了京劇題材,良公的人物作品其實無不處處透現戲劇張力。關良的水彩素描過去較少在學術及市場上被重點提及,然而從藝術家自述當中,這誠然是其創作之基礎:「最初的嘗試,多偏重於速寫和素材方面,這是創作上的原始依據」,充份顯示關良在創作方法論上,始終以西式訓練為本。《中朝友誼》(拍品編號760)是藝術家極為罕見之作,從其主題可以確定,本作的創作年代處於中國與朝鮮(北韓)關係最為緊密的五〇年代,而藝術家在此運用的水彩濃稠如重彩,有別於其他水彩作品的淡雅,呈現中國人民志願軍與朝鮮少女在黑夜之中打燈尋路,反映中國在抗美援朝當中之歷史片段;與此題材相關的,尚有作朝鮮傳統民族服裝打扮的《韓國婦女》(拍品編號761),展現關良在中國民族題材以外的多方面嘗試;而《老朋友》(拍品編號762)與一組三幅的《民兵;青年;聽書》(拍品編號763)則反映了藝術家自二〇年代以來從未丟失的優秀寫生素描功底。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