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8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關良
孫悟空
款識:
關良 藝術家鈐印(右方)
彩墨紙本
21 x 30.3 cm; 8 ¼ x 1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藝術家兒子關漢興親簽之作品保證書

來源

關漢興舊藏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出版

〈關良 1900 – 1986〉CANS藝術新聞編輯團隊編(台灣,台北,華藝文化出版,二〇一二年),82頁

相關資料

京韻傳神:關良

緊接著廣東畫派同樣饒富戲劇意味的作品,良公六項人物相關之畫作聯袂亮相;承接晚拍的部分,本季全景式的良公專題,論媒材之多、主題之廣,皆亞洲市場中之冠。關良自幼對京劇情有獨鍾,經常進出戲院,後來更親自拜師學藝,粉墨登場;良公喜以戲入畫,在當時的藝壇可謂大膽創新,令京劇此一本來只屬民間技藝的題材,躍登至現代藝術的大雅之堂。中國戲曲的一代宗師梅蘭芳亦曾於撰文《漫談戲曲畫》裡盛讚關良的人物畫「繼承了國畫的優良傳統而自成一派,重神似而不求形似」,充分表達良公以傳神之筆達致氣韻生動的高妙境界。

無論是《孫悟空》(拍品編號758)、《仕女》(拍品編號759)、《中朝友誼》(拍品編號760)、《韓國婦女》(拍品編號761)、 《老朋友》(拍品編號762),還是《民兵/青年/聽書》(拍品編號763),無一不反映良公塑造舞台、融入舞台的佈局能力。經歷時代巨變,關良始終以純如赤子之童心卓立中國藝壇,游弋於現代主義和民族藝術之間,追求稚拙率真的創作表現,樂此不彼。

「在這小小的、不到四十平方米的小天地裡,讓我漫遊了花果山、南天門、水晶宮、森羅殿……它還常常會帶領我闖進古老奇妙的神話世界裡去,給我幼稚、天真的想象力插上彩色的翅膀,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馳騁、翱翔在美麗的幻想世界裡。」

《關良回憶錄 (一)》節錄

赤子

關良的藝術熱情,源於他幼年跟隨父親看戲、並收集畫有戲劇人物的香煙畫片的美好回憶。在六十多年的創作生命裡,良公始終初心不渝,有如赤子一般放飛想象,抒寫一幅幅毫無煙火氣息的淨麗畫面,為紛擾不休的二十世紀,闢出一方存美揚善的藝術樂土。關良的創作風貌,既脫胎於傳統又食洋而化之,其京劇題材固是膾炙人口,然而京劇以外,不論風景、人物抑或靜物,凡是良公筆力到處,亦無一不是舞台物象之延伸,正如新文化運動巨擘郭沫若於1941年曾經評論:

「良公畫舞台人物,可謂維妙維肖。然人生一大舞台也……吾國畫藝,多避現實,良公盍亦寫人生舞台面乎!」

本次秋拍,蘇富比現代亞洲藝術部有幸徵得二十項來自單一重要私人收藏的良公拍品,媒材包攬油彩、彩墨、水彩以至素描,主題涵蓋京劇、人物、風景、靜物,作品時期更從極為罕見的二〇年代一直伸展至改革開放之後,實乃亞洲拍賣市場難得一見的全景式關良作品專題。

戲說任平生

關良的京劇作品,是其人物繪畫之昇華,既從精神上反映他揚善鋤惡的個性,更從藝術上代表他結合油畫、水墨之成就。良公原藉廣東番禺,自小因父親經商的關係而客居南京兩廣會館,會館旁邊的小舞台經常演出傳統劇目,加上父親陪伴引導,養成他對戲劇的嗜愛,亦培養出他判斷是非善惡的標準;1935年,良公正式師從北京富連成戲班名角,即使在抗戰期間的國立藝專,關良依然不忘以京劇排解師生轉移後方期間的恐慌和枯寂;及至光復以後回歸杭州,藝術家更結交了京劇名伶蓋叫天,自此經常以京劇大師為模特,誕生一幅幅忠於舞台演出、曲盡京劇精華的作品。

國畫名宿朱屺瞻曾經讚嘆:「在求稚拙的領域上,我與關良有同好,但在實踐上自愧不如關良。」(見莫一點《腕底粉墨-談關良的繪畫藝術》)「稚拙味」乃良公繪畫的重要特徵,此點尤其突顯於他的京劇人物,譬如其彩墨作品《孫悟空》(拍品編號758),精靈可愛的美猴王寫意橫躺在庶幾留白的畫面,一片天真爛漫,在這看似簡約的構圖,卻已見藝術家盡用「焦、濃、重、淡、清」五色墨:其以清墨點綴背景,任憑觀眾釋放想像,構建心目中的花果山;以淡墨濕筆暈染,塑造孫悟空作為猴子的毛茸茸的雙腿,再以重墨勾勒輪廓分明的帽子與金剛棒、以重墨拉出帶穗,而最關鍵的眼神,則是焦墨一點、神氣十足,這「點睛」之絕技,正是良公最爐火純青之處。

除了京劇題材,良公的人物作品其實無不處處透現戲劇張力。關良的水彩素描過去較少在學術及市場上被重點提及,然而從藝術家自述當中,這誠然是其創作之基礎:「最初的嘗試,多偏重於速寫和素材方面,這是創作上的原始依據」,充份顯示關良在創作方法論上,始終以西式訓練為本。《中朝友誼》(拍品編號760)是藝術家極為罕見之作,從其主題可以確定,本作的創作年代處於中國與朝鮮(北韓)關係最為緊密的五〇年代,而藝術家在此運用的水彩濃稠如重彩,有別於其他水彩作品的淡雅,呈現中國人民志願軍與朝鮮少女在黑夜之中打燈尋路,反映中國在抗美援朝當中之歷史片段;與此題材相關的,尚有作朝鮮傳統民族服裝打扮的《韓國婦女》(拍品編號761),展現關良在中國民族題材以外的多方面嘗試;而《老朋友》(拍品編號762)與一組三幅的《民兵;青年;聽書》(拍品編號763)則反映了藝術家自二〇年代以來從未丟失的優秀寫生素描功底。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