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8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致吳大羽書信
款識:
11 Juin 72(右上)
無極ZAO(右下)
一九七二年作
水墨紙本
25 x 17 cm; 9 ⅞ x 6 ⅝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吳大羽舊藏

相關資料

師道函恩:吳大羽舊藏趙無極來信

吳大羽在國立藝專備受尊崇,在執教的十年之間,一直擔當現代主義引進者和傳播者;1941年,他在上海創建「勢象」(Dynamic Expressionism)理論,是為中國抽象油畫之起點,時值抗日戰爭,吳大羽雖然未隨藝專撤退至後方,卻藉著書信向學生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謝景蘭等闡述勢象之道;日後他們蜚聲國際之時,依然不忘感激羽師啟導。本次日拍的旅法大師作品,歷史性由吳大羽舊藏的趙無極書信領銜。兩封信件分別寫於1972及1973年,趙無極因愛妻美琴逝世而進入人生低潮,在旅法二十多年後首次回到中國,拜訪離別多年的恩師吳大羽。在第一封書信拍品編號738當中,可見趙無極因為吳大羽的勉勵而逐漸恢復,及至翌年寄來的第二封書信拍品編號739,即已經走出陰霾,積極在工作和生活中重拾熱情,可見吳大羽對於趙無極為等戰後華人大師,不僅有著藝術上的啟蒙之恩,更有著中國傳統亦師亦父的深厚感情。考吳大羽生平,七〇年代正是其身心最受煎熬之時刻,卻依然表現出為師為父之大愛,讓人為之動容,正如他此時創作的蠟彩作品《無題II-593》(拍品編號740)、《無題 I-405》(拍品編號741)、《無題 II-505》(拍品編號742),無不藉著繽紛蠟彩消融世間黑暗,建構獨具詩性的浪漫空間,《無題II-593》以嫣紅線條勾勒雉鳥形象,好似出殼雛鳥,初展翅膀,與趙無極《無題》(拍品編號743)的歸鳥可謂妙相呼應;《無題 I-405》、《無題 II-505》則以風景為靈感,為尋常生活賦予歡樂氣息;緊接其後即是吳氏高足趙無極、謝景蘭、朱德群之精品佳作,在廿一世紀重現勢象畫派之美。

《致吳大羽書信》(拍品編號738)釋文:

1972年6月11日

大羽吾師:五月廿八日回到巴黎後即收到您的來信,給我許多快樂。回來近半個月,除了常到美琴墳上去獻花沉思外,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致,巴黎的房子有300公尺平方,一個人在裡面轉,真是空得可怕,每天雖然自己勉強到畫室里坐下來,但是總是沒有辦法開始工作。美琴過世(昨天)剛剛是三個月,她的影像一直在我身邊,希望時間能幫助我再找到我工作的能力。

二十四年來第一次回到國內,我們已近廿八年沒有見面,雖然我們只見過兩次面,但對我友誼和心情上得到許多熱情和安慰,希望您能多多予我指教和鼓勵,一班在國外工作的畫家,多有國家在後面支持和鼓勵,只有中國畫家從未得到任何支持,所以我在國外的工作更加辛苦和吃力。

不多寫了,即請藝安。

吳師母和崇力同此,

有風眠師消息時請示知。

生 無極上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