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7
1037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藤田嗣治

前往
1037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藤田嗣治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藤田嗣治

一九三五年作
油畫畫布
151.5 x 136.5 cm; 59 ⅝ x 53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東京美術俱樂部鑑定委員會開立之鑑定證書

來源

大阪,心齋橋崇光百貨收藏
村野藤吾舊藏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大阪,心齋橋崇光百貨六樓特別餐廳,一九三五至一九三九年
東京,新高輪王子大飯店Asama主酒吧,一九八二年至二〇一六年
神戶,Tor畫廊〈單一作品展覽:藤田嗣治《春》〉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八日至六月二日

出版

〈現代心齋橋收藏:大都會的時代與記憶〉橋爪節也(日本,東京,國書刊行會出版,二〇〇五年),112頁
〈藤田嗣治展:幻之壁畫復活〉石尾乃里子等人著(日本,札幌市,北海道新聞社出版,二〇〇九年),16頁
〈藤田嗣治:幻之壁畫〉木田智佳子著,載於〈每日新聞:2016年5月24日〉(日本,大阪,株式會社每日新聞社出版,二〇一六年)
〈幻之壁畫「春」在神戶公開展覽〉堀井正純著,載於〈神戶新聞:2016年5月28日〉(日本,神戶,株式會社神戶新聞社出版,二〇一六年)

相關資料

壁畫運動中的溫柔革命

三〇年代之始,標記著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好年代的結束,大環境經歷滄桑巨變,早年抵達巴黎追夢的藝術家們因經濟蕭條而前景未明;面對創作上的種種限制,藤田嗣治這位曾被視為象徵二十世紀初蒙帕納斯藝術圈的東洋畫家,於此時毅然決定離開已旅居十餘載的法國,另覓地方繼續追尋創作之靈感泉源。1931年,藤田在女伴瑪德蓮的陪同下周遊列國,先後造訪了美國、夏威夷、中國以及拉丁美洲各國,並於1933年抵達中南美洲的最後一站墨西哥,逗留七個月之久。在此期間,他親臨觀摹墨西哥壁畫運動發起人遍佈城市各個角落的創作,其中以迪亞高.里維拉(1886-1957)及何塞.克萊門特.奧羅斯科(1883-1949)的作品最讓藤田感到震撼。二十世紀初,墨西哥壁畫藝術大方異彩,藝術家以圖像敘述國家歷史、以色彩喚醒本土意識,一件件斑斕又澎湃的巨作除了點綴公共空間,更重要的是傳遞歷史、政治與民族議題,從而提升人民對自身文化的反思能力,以及凝聚社群的民族認同感。壁畫中鮮明、大膽的藝術語言席捲拉丁美洲,熱潮甚至於一定的程度上影響了美國主流藝壇,在現代藝術史寫下輝煌的一頁。連日以來,藤田飽覽壁畫藝術,不單讓他捨棄了為他迎來極大榮耀的巴黎學院派裸體畫,調色板亦從只圍繞著乳白和墨色變得更為明豔豐富,成就一眾生動而且帶有敘述性的彩色構圖,更因此奠定藤田於接下來幾年的創作方向。南美之旅,可謂藤田於三〇年代所創作包括本拍品《春》(拍品編號1037)在內的一系列壁畫作品概念萌芽之始源。

藤田嗣治終於在1934年完滿結束長達三年的世界旅居生活,親歷異國風土人情,為其累積不少創作靈感。在二戰的前夕(約1934至1937年間),藤田難得地接受日本民間大企業的委託,創作了極為珍貴少數的大型壁畫創作,其宏偉壯闊、明朗如史詩般的構圖表現,更將他的創作帶入另一個高峰。據了解,藤田總共接受了三項大型壁畫計畫,目的是希望將他所看到的世界,帶回到日本,讓日本民眾能領會壁畫之美。1935年,藤田嗣治接受當時新開幕的大阪崇光百貨心齋橋店的委託,為位於六樓的餐廳繪製巨幅壁畫《春》,作品迅速成為地點有名的標誌。不幸地,崇光在四年之後遭受火災,而這幅牆上鉅作亦難避一劫,部分畫布在事件中被燒毀,幸虧大火肆虐並未將藤田的精心製作完全破壞,而僥倖得以保存的部分(本拍品),則進入設計崇光百貨的著名建築師村野藤吾(1891-1984)的珍藏。經歷過火災一役,作品的歷史價值更顯得尤為珍貴。本拍品曾於八〇年代借展於東京新高輪王子大飯店內的主酒吧Asama,該建築同樣是由村野藤吾所設計,但當時並未有明確表示作品的背景;直到2016年,在神戶舉行的一次展覽中,《春》才得以在完全公開的狀態下展出,讓觀眾重新認識這件自火災意外後消失了整整七十七年的重要壁畫代表作。藤田嗣治三〇年代的壁畫作品,大多已由公共或私人機構所永久收藏;如此的市場孤品首度被釋出拍場,誠為難得可珍藏擁有博物館質量之作品的機遇。

故名思義,壁畫因建築空間和環境而存在,為創作《春》,藤田卻未有直接於牆面塗抹,而是因應地點預定特製的大尺寸畫布,在壁畫的形式上作出富有彈性和現代感的突破。藤田這時候的野心,在於壁畫構圖上達致與環境的緊密結合,創造一種畫面的無限延續性,激活所在空間的氛圍。《春》原本設於有名連鎖百貨店內的西式餐廳,畫中描繪「陽春白日風在香」的一片美好光景,在豐盛草原上演一幕天倫之樂,同隨還有天使的護蔭,盡帶歡樂美滿之感,讓用餐的人都能感受到滿滿祝福的訊息。在巴黎藝圈工作逾二十載的藤田,對於描繪國外女性與孩童之優雅媚態可謂游刃有餘。三〇年代的藤田積極地發掘有別於二〇年代所發展的近代歐洲都會題材與風格;從前他着重於人物輪廓線條的細緻、色調的純粹,但在創作《春》之時,藤田的繪畫風格已逐漸蛻變,特別於充裕光線的營造以及洋溢絢麗色彩的構圖之上,越見藝術家的心思。畫中穿著寶石紅色大長裙的紅鬈髮女郎,與身後頂著草帽並穿上綠松石色褶裙的女子,大紅大綠相互呼應,大膽的色調對比,是一種未曾於過往作品出現過的強烈色彩表現。在此以外,畫中人物均以一比一的比例描畫,空間上巧妙的安排使前景中的角色猶如躍於觀者眼前,而相較簡單的背景則鞏固此作的大眾關聯性,令觀者盡情投入於虛構的意境中,感受春色蕩樣的最美季節。畫布面積雖尤為寬闊,但筆觸卻不失細膩,足見藤田在駕馭畫面之上有著過人的技法,達致構圖中每個部分皆同具平衡與和諧之感。有別於墨西哥充滿政治色彩的壁畫,藤田的畫風趨向於優雅的裝飾性,題材上更可視為日本繪畫之遺韻,尤其是呼應了以狩野派為最高成就的日本室內屏風畫。《春》是藤田嗣治於三〇年代結束第一段巴黎時期後,為求風格上的突破,綜合自身對古今中外美學的深刻研究,而作出的最溫柔革命。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