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31
  • 1031

巴布羅 · 畢加索 | 勝利者

估價
50,000,000 - 70,000,000 HKD
已售出
61,029,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巴布羅·畢加索
  • 勝利者
  • 一九六九年作
  • 油畫畫布
  • 116 x 89 cm; 45 ⅝ x 35 in.
  • 款識 11.5.69(畫背)

來源

藝術家舊藏
巴黎,伯納德.魯伊茲.畢加索收藏
海因茨.貝格魯恩收藏
現歐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阿維尼翁,教皇宮殿〈巴布羅.畢加索:1969-1970〉一九七〇年,編號32,彩圖
紐約,佩斯畫廊〈畢加索:阿維尼翁畫作〉一九八一年,彩圖
巴塞爾,巴塞爾藝術博物館〈巴布羅 · 畢加索:遺作〉一九八一年,編號38,彩圖
吉索爾,吉索爾市政廳〈畢加索〉一九八三年
維也納,Kunstforum 和 Tubingen〈畢加索:人物與肖像,伯納德.畢加索重要收藏〉二〇〇二年,編號88,彩圖
南特,南特藝術博物館/帕多瓦,扎巴瑞拉皇宮〈畢加索:1961-1972〉二〇〇一至三年,編號30(南特)/編號31(帕多瓦),彩圖
哥本哈根,阿肯現代藝術博物館〈畢加索〉二〇〇四年,編號35,彩圖
馬拉加,畢加索博物館〈畢加索:選集1895-1971〉二〇〇四至五年,編號124,彩圖
伊斯坦布爾,SakıpSabancı博物館,薩班克大學〈畢加索於伊斯坦布爾〉二〇〇五至六年,編號128,彩圖

出版

〈畢加索繪畫重要一年:1969年〉Rafael Alberti(美國,紐約,H.N. Abrams出版,一九七一年),編號180,彩圖
〈畢加索:1969年作品〉Christian Zervos(法國,巴黎,Cahiers d'art出版,一九七六年),第31卷,編號194,63頁,彩圖
〈畢加索的繪畫,水彩,素描和雕塑,六十年代III,1968-1969〉The Picasso Project編(美國,三藩市,Alan Wofsy Fine Art出版,二〇〇三年),編號69-197,161頁,彩圖

拍品資料及來源

現代藝術大師輩出,畢加索可謂當之無愧的人生贏家。從二十世紀初年嶄露頭角開始,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無不牽動全球藝術脈搏,其七十多年的創作事業長盛不衰,在古今藝術史上堪稱絕無僅有;六、七〇年代,步入晚年的畢加索不僅未受年齡羈絆,反而因為廣泛的生活體驗而激起旺盛創意,成就他創作生涯的豐收季節,打破藝術家年老力衰的常態,再次創寫藝術史上的奇蹟,誕生於1969年的《勝利者》(拍品編號1031)即可視為畢加索晚年心態的最佳寫照:畫中劍客衣飾華麗、雙目烱烱,頭戴一頂由新鮮月桂花編織而成的冠冕,如此造型,在畢加索的畢生肖像作品極為罕見,在其晚年的同類作品中更堪稱孤品。從古希臘時代開始,桂冠即象徵著凱旋與成就,從古羅馬的凱撒大帝到法蘭西皇帝拿破崙,無不以頭頂桂冠作為畢生最為偉大崇高之形象,可見畢加索此時即使已屆八十八歲之高齡,依然燃燒著旺盛的火燄,其作為藝壇一代王者的風範,亦始終未嘗稍息,說他老當益壯、老驥伏櫪,恐怕仍未得當,在其內心深處,端的依然是那個年少氣盛、雄心萬丈的英銳青年,每天帶著無盡的好奇與精力,去創造嶄新的藝術可能。如此飽滿的造型與精神,使《勝利者》成為畢加索晚年肖像作品之代表,其自1970年即在藝術史學者、《畢加索全集》編者澤沃斯策展下,登場於法國亞維農教皇宮的藝術家重要個展,陳列於高聳巍峨的歌德式建築「教皇克勉四世殿」內;八〇年代又相繼展出於紐約佩斯畫廊、瑞士巴塞爾美術館、吉索爾市政廳;步入二十一世紀,更於維也納、南特、哥本哈根、馬拉加、伊斯坦堡等地的美術館展出,堪稱博物館級藏品,如今亮相香港蘇富比晚拍,與林飛龍、常玉、趙無極、朱德群、布菲等東西方大師共奏華章,寫下亞洲拍場的重要一頁。 致敬大師,超越大師

對於許多人而言,年紀增長代表著衰老,然而畢加索絕非凡夫,其自青年時期開始即敢於破格,而且年紀愈大,膽色愈增,敢於挑戰的不止是保守僵化的學院派、以及自己一手造就的前衛風格,及至後來,更包括自己一生推崇的古代大師、那些教人高山仰止的歷史標桿。為了與古代大師深入對話、進入他們的精神境界,以向他們致敬,甚至重新演繹他們的精華所在、挑戰他們的藝術高度,畢加索在六〇年代呈現無比勇氣,在擔當一輩子現代先鋒之後,毅然返身進入古代人物題材,在自身的西班牙根源裡面,追溯亙古不朽的精神面貌:在西班牙人引以自豪的黃金時代裡,劍客與騎士是他們國家民族之化身,代表他們仗劍歐陸、揚帆七海,創造光輝璀璨的歷史回憶;特別在二十世紀下半葉,面對西班牙在現代化發展的種種波折,更促使晚年的畢加索生起探古開今的激情,其經常作劍客的戲裝打扮,顯示他亟欲脫離時代制限,以更自由的抒發內心追求,這亦成為以《勝利者》為代表的劍客及騎士主題的創作背景。

巴黎龐比度中心助理總監萊爾對於畢加索研究甚深,在2000年曾經著作《終極畢加索》。該書當中,她分析了畢氏在二十世紀下半葉致力創作歷史人物的原因,認為這是源於劍客文化對他的重要性:「畢加索創作這些人物不無幽默色彩,當中飽含膾炙人口的歷險事蹟。試想像在1970年繪畫劍客人物!他們的服飾噴薄殷紅又金黃的火,展現再興的新生西班牙風度,直是鏤雕玉砌般的角色!」《勝利者》的經典造型,靈感源自於藝術家幼年的在西班牙成長之記憶,尤其是當地家喻戶曉的塞萬提斯名作《唐吉訶德》。劍客的形象體現了文藝復興時代知識份子的儒雅氣質,畢加索在此即為之貫注嶄新活力,並呈現於二十世紀的觀眾眼前。本作的人物形象,還隱含兩位藝術家平生至為推崇的大師身影:首先是委拉斯蓋茲,其著名的十七世紀西班牙貴族及宮廷人物肖象,可說為本作直接提供創作靈感,若以本作與維拉斯蓋茲的《自畫像》對比,即可發現本作人物的相貌雖然經過立體主義式改造,卻仍然可見是以維氏容貌為基礎;其次,則是荷蘭巨匠倫勃朗,畢加索晚年妻子洛克曾指出,藝術家此時的深受倫勃朗影響。倫氏以肖像與自畫像獨步古今,尤其擅長把握人物精神氣質;畢翁創作雖以變形著稱,卻依然氣韻生動,極能把握人物等徵,盡顯古今大師相通之妙。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