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
1027

歐洲私人收藏

阮潘正
玩家
前往
1027

歐洲私人收藏

阮潘正
玩家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阮潘正
玩家
款識
藝術家以中文簽名、題款並鈐印两方
水墨水粉絹本
64 x 43 公分; 25 1/4 x 17 英寸
1931年作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阮氏於知名的法屬印度支那國立藝術學院畢業一年後創下《洗衣女》與《玩家》,展現其筆下越南人物謙遜高貴的優雅特質。畫家通常以橫幅構圖描繪這些人物,然而這兩幅作品採用直幅創作,更是獨特鮮見,尤見重要不凡。阮氏以越南為創作重心,他發展出一套超卓美學,精通絹本繪畫,散發真正的文人氣息。這些描繪越南農村生活細節的畫作充滿詩意,吸引一批最早期的藏家支持,當中包括委託此兩作的法國外交官。

阮氏生於河靜省純樸小村,長於儒學世家,自幼時隨父學習書法。他是越南中部唯一一位獲國立藝術學院取錄的學生,師承學院創辦人、法國藝術家維克多·塔迪歐。不少較年輕的藝術同儕終赴巴黎發展,當中包括黎譜、梅忠恕及武元談,而阮氏畢業時已年屆四十,因此留在越南創作。

阮氏最終取「鴻南」為其筆名,意指鴻嶺之南,常循文人畫傳統。《洗衣女》與《玩家》中的題款清麗雅逸,可追溯其習藝根源,縱然他接受法國藝術教育,他依然秉持經典筆法。阮氏深受水墨畫啟發,他早年喜以絹本為創作媒介。他運用較深沉暗淡的色調復興傳統畫法,記錄越南的日常情景。畫家的創作類型與其時同儕大相逕庭,他們大多以明亮粉色與印象派風格描繪越南的精英階層,阮氏則拒絕美化筆下的人物,偏好精準描繪與簡約形式。

在《洗衣女》與《玩家》中,阮氏以西方藝術的深度與空間感,糅合錯綜複雜的墨彩與水粉技法,充分反映其成熟風格。兩幅作品可見淡雅樸素的色調與構圖,著重簡潔俐落的線條、均勻一致的色彩。然而,他的作品仍以其零星點綴的細節捕捉深刻情感。這些特質為兩作帶來和諧氛圍。兩幅作品完美捕捉主角日常生活的安穩沉靜,他們專注自己手上的事物,而不是以「被觀看者」的身分入畫。由此,觀者的角度看來如窺探他人,由外向內注視他們的生活。阮氏筆下的人物姿勢更與觀者保持距離,他們的視線往下或往內朝向自己,自然地把觀者排除在外,對外界的存在毫不在意。

藝術史學家諾拉·A·泰勒說道:「他到郊外[為工人]素描,創作時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非依賴常規。透過這種創作模式,他代表著越南繪畫轉變的初始階段。」(諾拉·A·泰勒,《河內的畫家:越南藝術民族志》,二〇〇九年,37頁)

《洗衣女》體現阮氏創作的魅力與優雅,展示他向越南淳樸生活的致敬。畫中女子在簡約室景中端坐,注視著指尖輕取的粉紅布絮。洗衣女的面容細緻平和。從淡筆描繪的輕皺眉頭呈現她的專注,右臂環抱撐起的膝蓋以及彎曲的手肘引領觀者的視線移向房間角落。籃中的淺粉紅布料與人物的雙手,襯托大地色系為主的構圖顯得生氣盎然,更令人物唇上的一抹微紅更為亮麗。畫中的洗衣女泰然自若,細心縫補,簡單卻端雅的舉手投足吸引觀者。

《玩家》中的三位人物同時面向下方,全神貫注於越南民間播棋遊戲。孩童們逗玩手中小石,畫面平靜安寧,遊戲看來是平凡無奇,卻又是消磨時間不可或缺的活動。他們被簡單遊戲深深吸引,身穿寬鬆衣服,髮型未經梳整,展現出的個性各有不同。畫作整體看來素淡,阮氏卻刻意謹慎地運用少量明亮色彩。在白衣人物的背後,畫家運用淺藍暈染,在單調背景中呈現開放空間或窗口。同樣地,最左方角落的粉紅色腰帶或襯衣,亦為身型輪廓加上細節,為特寫構圖添上稜角曲線。整體而言,孩童們象徵著以家庭為中心的社會,彰顯阮氏精湛傑作中扣人心弦的人文情懷。

《洗衣女》與《玩家》作為阮氏創作的重要典例,展示他真摰描繪越南鄉村生活,實屬不可多得的優秀瑰寶。畫家於創作事業初期創下兩幅作品,不單代表其創作的關鍵時期,更見證越南的藝術史發展。阮氏在透視畫法的取向展現他在藝術學院的訓練,而大地色系的柔和色調、清麗雅逸的書法,足證他對絹本藝術的理解鞭闢入裡。

《洗衣女》與《玩家》溫婉雅致,卻不失抱誠守真,作為阮氏的典範傑作,足顯其為專心致志的學者及藝術家,矢志展現越南民族的深摯之美。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