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雙福
款識
無極ZAO 1953(右下)
一九五三年作
水彩紙本
39.4 x 56 cm; 15 ½ x 2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美國私人收藏
香港,蘇富比,2011年10月3日,拍品編號750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相關資料

《雙福》與《花瓶與杯》:寫在抽象以前

五〇年代初抵巴黎的趙無極,試圖撇除中國繪畫所給予他舒泰卻過於圓熟、重複的創作狀態,並嘗試在西方現代藝術的薰陶下自創風格。在1950年以前,藝術家自言其繪畫仍在醞釀當中,終於在1951年,偶然間在瑞士美術館接觸到保羅.克利的抽象畫作,才迎來繪畫生涯第一個重要的風格轉折,是為展開「克利時期」的歷史契機。

克利的繪畫是表達想象的符號、看破物象的純粹。他在平面、尺幅有限的畫布上藏著觸發奇妙幻想的遼闊空間,竟也營造出接近中國繪畫裡獨有的意境,當中強烈的東方氣息引起趙無極的共鳴,而克利亦確實曾從中國書畫中汲取靈感;如此梳理出的藝術脈絡,與趙無極深厚的東方底蘊本來如一。此時他選擇回歸線條,更坦率地在畫作之上繼承和拓展中國傳統文化中符號與線條的運用,並以此逐步建立往後創作的主軸。

五〇年代,雕塑大師賈克梅蒂與趙無極毗鄰而居,更曾向其表示欣賞他畫中具象的細節,尤其是筆觸間所流露「潦草顫動」的意趣。作於1953年《雙福》(拍品編號1018)與《花瓶與杯》(拍品編號1019),均可見證大師所言:趙無極以幼細的墨黑線條勾勒物象的輪廓,使畫中器皿的形象僅以符號化的方式敘述,再輔以澄明輕快的水彩點綴,展現猶如反引力般的輕盈浮動之態,更排除了在一般靜物圖中常見的沉實、死寂的氣氛。《花瓶與杯》尚有桌面邊緣的描寫,揭示構圖的三維空間,而《雙福》中的茶壺與瓷碟則彷如漂浮於一個半具象的橘色場景中,在視覺上產生的無窮張力和韻律感。物品聚散疏密的鋪陳,將遠景和近景的關係瓦解,如此的空間佈局充滿了詩性與童趣,與靜物畫中蘊藉的高雅氣質形成有趣的對比。

趙無極的詩人摯友亨利.米修曾在展覽畫冊的序言中,對克利時期的畫作有過細膩的解讀:「欲露還掩、似斷還連,線條隨興遊走,描繪出遐思的脈動,這是趙無極喜歡的。驀然間,畫面躍動著一片中國城鎮鄉村特有的喜氣,又是歡騰愉悅,又是滑稽突梯,在一團符號中。」自宋元起,歲朝圖、清供圖已是畫家創作鼎盛的表現形式,寄語民俗吉祥寓意,另外又有崇尚儒雅的博古圖,作為文人生活時尚的寫照;以上兩者皆引證靜物畫並非只是西方專屬,在中國美術史上亦有相當龐大和獨特的存在感。米修所指向的中式喜慶氣息,是異於西方的靜物畫題的視覺感受,更是《雙福》與《花瓶與杯》的昇華之處。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