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
1012

亞洲私人收藏

威廉·傑拉德·賀夫卡
烏布草寮
前往
1012

亞洲私人收藏

威廉·傑拉德·賀夫卡
烏布草寮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威廉·傑拉德·賀夫卡
1902 - 1981年
烏布草寮
款識
畫家簽名兩次、題款並紀年41,再次紀年 Sept 1941; 畫家簽名, 題款並紀年1941 (背面)
油畫畫布
57 x 32 公分;22 1/2 x 12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藝術家私人收藏, 1941-1947
直接購自藝術家
荷蘭私人收藏, 此後家族傳承
新加坡佳士得,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拍品編號 32
私人收藏, 新加坡

出版

瑟琳·賀夫卡及簡尼·奧斯尼,《威廉·傑拉德·賀夫卡(1902-1981年)》,藝術出版社,二〇一三年,阿姆斯特丹,237頁

相關資料

威廉·傑拉德·賀夫卡四處遊歷,與其他先後來到峇里的藝術家一樣為之情迷。從鬱鬱蔥蔥的熱帶原生景觀,到當地居民的文化風俗和處世態度,他被這個小島所帶來的豐沛靈感深深吸引。賀夫卡在一九三八年首次抵達峇里,直至一九四六年才離開,期間全心全力用畫布記錄峇里的魅力。他在這段時期的多件作品集中描繪廣闊的地景和花木,以及原住民的生活。《烏布草寮》(一九四一年作)正正包含了這些元素,延續賀夫卡一貫的抒情寫實風格。這幅油彩畫布作品極為珍貴,賀夫卡在這段時期偏好水彩或油彩紙本,此作的媒材組合與眾不同,已甚為難得。加上曾經囚禁其妻瑪麗亞·賀夫卡的堪皮利女子監獄遭到炸毀,上百幅賀夫卡的重要作品也因此煙消雲散1。《烏布草寮》的特別之處還在於它的浪漫氣息,畫作以典型的烏布風光為背景,描繪一對男女對坐的閒情逸致,有別於其他以寺廟為背景的單人畫。本拍品之前從未見諸市場,技藝精湛,是賀夫卡對摯愛峇里的優美描畫,象徵其豐盛創作生涯的又一高峰。

賀夫卡一九〇二年生於阿姆斯特丹,曾在荷蘭國家美術學院受訓。即使他身兼多長,包括創作建築和地景畫,大家對他的第一印象是優秀的肖像畫家,也是這方面的才華讓他有機會首次踏足印尼。賀夫卡受荷蘭政府委託,為威廉明娜女王在巴達維亞(今雅加達)的殖民地總部立像。這樁委託最終成為其藝術生涯的轉捩點,他畢生都對印尼著迷不已,尤其鍾情峇里,以致返回荷蘭多年後,依然繼續繪畫這個遠東小島上婀娜多姿的風土人情。

《烏布草寮》畫中的兩名島民閒坐在茅草搭成的蔭涼處,遠眺峇里鄉村的開闊景致,別具隱世之美。有別於沃爾特·史畢斯、米高·柯瓦盧畢亞斯、勒邁耶等同時代畫家的風格,賀夫卡將優美的西方現實主義融入創作,務求將眼前所見忠實還原。畫面上的草木茂密,草叢樹葉互相交疊,從鮮豔到沉鬱,組成深淺各異的綠色和棕色。無論是樹枝還是草葉,每個物體都沒有清晰的輪廓,它們的顏色因此與周邊環境自然地融為一體。這一切最終昇華至純粹的視覺協奏曲,觀眾的目光可以一眼望盡無際的風景,大自然在畫家筆下真實再現。一棵樹婷婷立於正中,使畫面看起來更加寬廣,與背景參照之下尤顯深邃。

畫中男女安坐在大自然的懷抱裡,一派身處家中的閒逸,神情放鬆。男子頭戴農夫草帽,伸展右臂,擱在立起的膝蓋上;女子姿態慵懶,用左臂支起身子。兩人都放眼烏布遠處地平線上的碧綠稻田,身體靠得很近,可見他們關係親密。這對男女靜止不動,頭頂的遮蔭使這一幕更顯清幽。賀夫卡筆下的峇里島民卸下勞務,忙裡偷閒,享受與大自然的天人交流。

此作展示了賀夫卡對光影透視的自如掌控,連微小的細節都處理得精湛巧妙。草棚在畫面前景投下陰影,籠罩著安坐的男女和他們身邊的植物。畫家使用溫和的淺棕色,為兩人鮮豔的綠色和紅色紗籠添上一分沉實。而冷色陰影營造的氛圍,則與遠處風景的斑斕明淨形成對比。

賀夫卡對細節的執著亦體現在光線的使用上,強調畫面焦點,凸顯右方峇里女子的明艷動人。她身旁的男子背對觀眾,頭上的闊邊草帽把臉龐遮去了大半;少女的側臉和精緻的五官卻在光線勾勒下,更顯柔美。略帶粉紅的橙色豔陽傾瀉而下,鋪滿畫面右方的地面。陽光照在女子的左臂上,黝黑的肌膚柔柔泛光,顯出稍有差異的色調和顏色。草棚以外,烏布的風景暖意洋洋。賀夫卡重現了梯田稻農默默承受的酷熱和日照。愈趨近地平線,景物就愈發模糊,最終褪成朦朧的藍,畫家用扁平看似遙遠的色塊,真實地還原了遠方的景致。這種由近到遠的漸變天衣無縫,賀夫卡用繁複細膩的調色創造出光影幻象,將之演繹得出神入化。然而,他的自然主義並不刻板拘泥,反而處處透出浪漫主義色彩,同時保留賀夫卡個人的風格。

二十世紀的峇里在賀夫卡勤奮筆耕不輟下留下倩影,小島不受時間侵蝕消磨的純美在《烏布草寮》裡展示得淋漓盡致。這幅迷人傑作是他優美寫實的典例,畫家駕馭油彩得心應手,媲美創作紙本作品時的行雲流水,匯成一曲歌頌峇里自然風光的真摯詩篇。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